第四十二章 僚机

  最后一张带着自拍照的朋友圈,是在前一年九月份发出来的,孙琦文配了一张自己半张脸的自拍特写照,表示人生不能甘于平凡,要趁着年轻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实现自己心中的梦想,所以他准备南下追梦去了。

  “这半年以来,你跟他还有打过电话,发过语音,或者是视频过么?”白雪看完之后,心里面默默记住了那几个时间点,然后把手机还给了任学。

  任学想了想,似乎也有些明白过来了:“没有,最近这半年他是申请提前离校走的,我是一直到期末才离开学校,下学期打算找个地方实习,或者干脆就找个过得去的工作,你要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自己都多长时间没有见到他本人了。我之前给他发微信,说问他在外面混得怎么样,是不是哪天就能突然从电视上看到他了,他也没搭理我,我还以为是人家混的更牛了,不稀罕搭理我了呢。听你们的意思……孙琦文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白雪对他点了点头:“我们怀疑他出事了,你跟他熟悉到什么程度?能联系到他的父母么?我们需要尽快和他的家人取得联系。”

  “他不会是被人给拐进了那种什么什么窝点给洗脑了吧?”任学一脸担忧。

  “比那可能更严重,你先回答我的问题。”白雪觉得这个男生有些聒噪。

  任学这才赶忙摇摇头:“我跟你们说实话啊,我跟孙琦文没熟到那种程度,就是在学校里头就是一起扎堆凑热闹玩一玩什么的,没有深交。一般他能想起我来,都是出去玩的时候,到酒吧夜店里面,我来给他充当僚机。”

  “僚机?什么意思?”白雪皱了皱眉头,并不是特别能理解任学的这个形容词。她知道僚机这个词本身的含义是什么,但是任学的前提是在酒吧夜店里面给孙琦文扮演僚机的角色,这就肯定不会是原意理解了。

  “咳咳,”任学略显尴尬的用手掩住自己的嘴巴,咳了几声,“其实就是英文讲的wing-man啦,说白了就是他想要搭讪哪个姑娘,我帮他做做铺垫,从旁配合,或者做做好的陪衬,好让他能够尽快把人给拿下。”

  “你……还真的是够哥们儿义气啊!”白雪有些不知道该作何评价,她觉得自己可能是社会阅历还是太少,过去的生活内容太简单,这种什么“僚机”什么“wing-man”,实在是太超出了她的理解和认知范围。

  “不是,我也不是什么哥们儿义气,没点好处谁愿意给别人面前当小弟啊。”任学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似的嘿嘿一笑,“我不就是觉得孙琦文在学校里面特别有人缘,特别受欢迎,所以跟着他可能也会比较吃得开一些。而且好多女孩子都喜欢他,他那个人虽然有点花心,但是再怎么花心也不可能那么多个女生他都占着吧?再说了,也不是所有女生都能入得了他的眼,孙琦文挑姑娘的眼光那可高着呢!所以这样一来,我们这些跟在他身边的人,哪怕是让人家姑娘退而求其次,至少异性缘也还挺好的。”

  白雪皱了皱眉头,任学这番话想也知道确实是说的很实在了,至少作为“姑娘”当中的一员,她可实在是不太喜欢那句所谓的“挑姑娘的眼光”。

  任学是个机灵的人,从白雪一皱眉头的动作就已经猜出了端倪,他连忙解释说:“我们不是说不把人家姑娘当回事儿,玩弄人家感情,真的。而且这里面也真没我们什么事儿,基本上都是冲着孙琦文去的,就我跟孙琦文认识,开始跟他玩在一起到现在,跟他好过的姑娘怎么也有十几个了,这还都是俩人至少在一起好了一个礼拜以上才掰的,那种俩人都是玩玩而已的,我都不计算在内了。

  我说句可能你不爱听的话,我承认孙琦文在这方面不算是什么好人,但是这种事情一个巴掌也拍不响,是不是?一开始要说他身边惦记着想要跟他好的那些姑娘不知道他这么不定性,所以上当了,那说的过去,可是到了后来呢?其实他身边谁不知道他是个什么德行,但是那些姑娘真的就跟不在乎似的。孙琦文也从来不去招惹那些他觉得老实巴交的姑娘,怕甩不掉麻烦,所以我觉得吧……孙琦文在这方面确实是不怎么样,但是他这也是被那些姑娘给惯坏了的!”

  这个说法倒也让白雪无言以对,的确就像是任学说的那样,孙琦文在感情方面的态度自然是不够端正的,但是那些不管不顾的想要征服浪子的姑娘,的确也是给孙琦文的放浪形骸提供了土壤,让他更加无所顾忌的去花心和滥情。

  既然什么是僚机,以及孙琦文和任学之间的交情程度这些都已经说的差不多清楚了,那接下来就是怎么才能联系到孙琦文父母的这个问题了。

  任学思来想去,说他知道有一个平时一起玩的哥们儿,和孙琦文似乎是高中时候的同学,所以平时关系就比他们其他人似乎都要更亲近和熟悉一点,于是任学自告奋勇的拨打了那个人的电话,并且非常机灵的没有提关于警察之类的事情,就只说学校这边有点急事,想要联系孙琦文本人,但是联系不上,所以想要询问一下谁能够有孙琦文父母的联系方式,可以帮助找到孙琦文的。

  这通电话的通话时间不算长,挂断电话之后,任学有些无奈的冲着白雪和肖戈言耸了耸肩:“他说孙琦文的父母一直也不太管他,他们两个人在他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孙琦文跟着他爸,他把做生意总也不在家,他妈好像是改嫁也嫁了一个挺有钱的人,反正就是他爸妈两个人早就各过个的,都没有什么往来了,就算找到孙琦文他爸,也不一定能联系到孙琦文。我跟他好一顿说,他现在帮忙去打听孙琦文他爸爸的联系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