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一秒落泪

  大家一个一个的把才艺展示之后,也没有给休息的时间,毕竟后面还排着很多人呢,第三轮的综合考评就是规定场景的自由发挥。

  这个组里有两个是艺校的学生,他们对于这种场景练习已经司空见惯了,在新生的时候解放天性没少做这种练习。

  光看她们脸上的笑容就知道已经胸有成竹了,慕相思从一开始就本着一条原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只要尽全力就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有眼,她们这一组的场景是医院。

  慕相思一听就笑了,她的脚踝虽然站着瞧不出来,但是走的多了还是会隐隐作疼,这是没好利索呢,而且她刚刚受过伤,对这个的把握应该很有心得。

  不知道“速度”是不是鼎盛的原则,台下的评委在说完场景后,连思考的时间都没给大家留,就喊了开始。

  慕相思一秒入戏,她已经准备好了当一个病人的角色,虽然她说自己是个群演,没什么演技,但是在剧组里面的呆过的人,尤其是群演,对于镜头的感觉是很敏锐的。

  怎样不会出画,怎样能够有镜头,那都是有学问的。

  各自都有了各自的角色,医生护士,各自都在挖空了心思的表现自己,之前那个唱英文歌的三号直接站在了舞台的最前面,想要抢风头,她给自己设计的角色是美丽的小护士,对着一旁喊疼的五号嘘寒问暖。

  不知道是不是第一印象不怎么好,总给人一种虚伪做作的感觉。

  慕相思单腿跳着,手里摆出拿着化验单的姿势,单腿跳着往前走,她想象着自己之前脚踝扭到时候的痛楚,每跳一步,就微微吸了一口气,秀眉清蹙,但又倔强的继续前行。

  她的表演没有太多的浮夸,就连那些痛苦的表情也只有仔细观察才能够看到,甚至没有说话,就一个人磨磨的跳着,然后时而低头看着化验单。

  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慕相思一个不稳,摔在了台子上,这是真摔,临时搭建的舞台地面凹凸不平,咯的她手疼,不过这也更让她的表演充满了代入感。

  本来她之是想要演一个普通去交费的病人的,但是刚刚那么一撞,她就改变了之前的想法,手心的疼痛让她眼睛酸涩,很快就流出了眼泪,到此,她任然一言不发,默默的看着化验单。

  比起挡在她前面的那些叽叽喳喳的女人,高亢的声音虽然能够吸引人的眼球,但那只是一瞬,随之而来的可能是因为刺耳所带来的厌恶。

  台下的评委将注意力转移在那个藏在纷乱的大腿后面的女孩,此时她已经把脸埋在了双腿间,再抬头,倔强全无,多的是让人心疼的酸楚。

  虽然没有真正的化验单,但是大家都在猜测着她的哭泣应该是跟那张化验单有关,怜悯只是一时的,但是好奇却吸引着人不住的往下看。

  慕相思无疑是聪明的,她羸弱无助的哭泣充满了感染力,而先前的五号何娇娇,同样也是聪明的,十个人之间,彼此是竞争对手,看前面那几个不断给自己加台词的人就知道了,他们从来没想过对手,也是合作伙伴。

  慕相思在这里摔倒了,哭的那么伤心,所谓的护士,所谓的医生,竟然没有一个人过来搀扶,这就是最大的败笔,他们的眼中只有自己,并没有融入这个场景。

  “小姐,您怎么了?”柔柔的声音充满了温暖,让她并不怎么出奇的脸蛋多了些亲和力,这一刻她仿佛真的化身为白衣天使,她慢慢的扶起坐在地上的慕相思,还刻意的避开了她伤着的腿。

  这一幕,也落入了评委的眼中。

  慕相思本来还想要编个亲人得癌的烂剧情的,只是她还没开口,何娇娇却也跟着她看向了手里的化验单,“小姐,我弟弟跟你一样,也得了这个病,不过他骨髓移植成功了,现在很健康,所以,你也不要放弃啊。”

  “我……”慕相思看着她充满善意的眼睛,甜甜的对自己笑着,“我一定会好的。”

  “停!”

  从开始到结束刷积分中的是时间,慕相思只说了一句话,但是她塑造的那个受伤还患了重病的无助女孩,倔强坚强的一面成功的展现在大家面前。

  而因为跟她搭戏,五号何娇娇也成功的进入了评委的视线,她所扮演的护士,温柔,善良,可比前面那些咋咋呼呼的护士像多了。

  因为两个人出彩演出,评委也难得的给出了夸奖,海选就是这样,走马观花一样的,快的让人还没来得紧张就结束了。

  下了舞台,何娇娇主动的上前,“慕小姐,您刚刚演的太好了,我差点儿都哭出来。”

  慕相思倒吸了一口冷气,可能因为刚刚她给人的感觉不错,并没有让人很反感,而且还帮着她把戏演完,“你要是摔倒了,你也能哭出来。”

  慕相思摊开手心,上面有一道被划破的口子,何娇娇惊呼了一声,“等等,我这里有创可贴。”

  随身带着创可贴的女孩,到底是个怎么细心地人呢?

  她动作轻柔的为慕相思贴上,然后笑着问她,“疼吗?”

  慕相思摇了摇头,本想道声谢的,却被守在下买的王雷给拉到了一边儿,慕相思便跟何娇娇挥手,“再见了。”

  “再见!”何娇娇很礼貌的回应。

  王雷刚刚一直守在台下面,也看到了慕相思的演出,前两轮平平无奇的人在第三轮终于爆发了,他以一个行外人的身份毫不吝啬的夸赞,“慕小姐,刚刚您演的太动人了,我都差点儿跟着哭了。”

  慕相思笑了笑,跟不熟悉的人,她也没有太多的话,因为脚上的伤,她走的并不快,王雷本来是来去如风的,可为了将就慕相思刻意的放缓了步子,不过走着走着,就又给忘了,一回头发现慕相思在人群里穿梭,他只能又掉转头回来护着她。

  采访的地点就在鼎盛大厦的门口,就像某某艺校新生开学时的采访一样,这些都是要放在娱乐新闻里为节目组造势的。

  慕相思前面有个人正在采访,王雷就叫她在后面边休息边等着。

  五分钟之后,轮到了慕相思。

  “慕小姐,听说您之前已经拍过几部电视剧了,为什么还要来当练习生,从头开始呢?”主持人低头看了一眼手卡,这些问题是一早就准备好的,慕相思无意见瞥了一眼,长长的一串,他们有这么多问题要问自己的吗?

  她淡淡一笑,“您太抬举我了,我之前只是群演,没什么演技的,所以想要来多学习学习。”

  “您的姐姐苏小姐也在娱乐圈,有没有想过让她拉您一把,帮您介绍些角色呢?”

  记者的问题有些尖锐,不过慕相思不是第一次面对媒体了,早就习惯了他们的毒舌。“一般我自己能做到的事儿,从来不靠别人,何况我相信人生没有捷径。”

  这话说的好,一旁的王雷都忍不住要给慕相思拍手叫好了。

  “第三个问题,以您的条件,我想进入前一百不是问题,但是之后的评委就是您的老相识韩尔了,”女记者暧昧的一笑,故意把“老相识”三个字咬重了一些,“有他给您保驾护航,是不是心里更有底了呢?”

  慕相思知道她在给自己挖什么坑,自然不会轻易的钻进去,“我的底气是我对演员的执着和我的才能。”

  女记者笑了笑,还想要继续问,“那您……”

  慕相思摇摇头,“我想您对我太过偏爱了,问了我很多问题了。”

  “呵呵,我是韩尔的粉丝,慕小姐能否帮我跟他……”

  “不能,恐怕您要的只能自己去拿了。”慕相思礼貌的婉拒。

  “慕小姐,我这里还有一个创可贴,一并给您吧!”何娇娇无意中闯进了画面,还好这些都是要后期剪辑的,并不是现场直播,她发现了这里正在采访。

  “对不起,对不起!”她红着脸窘迫的跟大家道歉,原本要安排采访的人还没来,女记者以为何娇娇跟慕相思认识,既然从慕相思身上挖不出什么料来,那就从她的朋友身上入手。

  “这位小姐,您跟慕小姐是朋友吗?”女记者直截了当的问道。

  何娇娇低着头,万分的娇羞,“我……我很欣赏慕小姐,如果她不介意的话,我自然愿意跟她成为朋友。”

  这些话是后面慕相思在电视上看到的,因为她接受采访之后就去等着桑晚晚了。

  海选一连进行到了几天,毕竟报名的有上千人,而从这些人里面选出一百个人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之后慕相思跟桑晚晚在家里等消息,偶尔她也会去做些促销的活儿。

  沈流年倒是安生了许多,她逃跑后也没有来打扰她,倒是韩尔最近好像在偏远山区拍戏,手机没有信号,在进山之前给她打了个电话,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就是闲谈,还说很期待她接下来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