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

  家里老太爷子病重。陪他度过人生最后几天。

  昨天晚上六点开始,老人家意志清醒,但身体已到极限。

  胃癌。已几天不曾进食。只靠营养针维持。。

  都说老人临终前会细数往前诸多事情。确实如此。昨天老人也是,说了一些曾经的往事。都是家庭琐事。不细详举。

  我之前在外地工作,每逢回家都要他讲他年轻时的事情。很多都是我们这辈人不曾经历的。如今听来很有年代感的东西。家里有老人的不妨问问他们。他们年轻时候与我们现代有什么样的不同。

  老人家三七年生人。记忆最深的应该是当年日本鬼子进村,父母背着他往荒地里逃的场景。还有在姥爷家门口,一个日本兵刺刀上扎着一只鸡,经过时的样子。还有那村口豁子他父亲被日本鬼子枪毙的事情。

  此刻,我坐在椅子上。老哥在旁边。父亲身体也不好,昨天熬了一夜,腰疼得很,也没怎么吃。被劝去暂时休息。下半夜回来替我们。

  炕上的老人皱纹已经开了,印堂发白。是白,皱纹深处发白。眼眶塌陷了下去。今夜不知能否坚持过去。老实讲,家里人心里已经早有准备。

  毕竟,人都会走那一步的。

  老人的手表和收音机等等都会跟着他走。

  唯独留下了一个传家宝。那是他父亲传给他的,是用子弹壳做的墨斗。我见过,铜的,老实讲,很有年代感。但却看不出是子弹头,不知是为什么。

  我家是木匠手艺的人。老年间在村子里还算富裕。老人还给县里拉过大锯。只是,到我这辈儿算是失传了....

  没有太多话。心情说不上撕心裂肺的悲伤。毕竟老人家已经八十高寿。临了也没遭太大罪.......

  不说了!

  明天一切都还是未知。请假条就不发了。恢复更新要过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