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意外发现

  天气阴沉,满天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黄色的浊云。

  东北风呜呜地吼叫,肆虐地在旷野地奔跑,它仿佛握着锐利的刀剑,能刺穿严严实实的皮袄,更别说那暴露在外面的脸皮,被它划了一刀又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