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今生、来世

  一个黑雾缭绕的少年,眉心处的图腾,如同是深渊深处蛰伏的凶兽。

  他竟然服下了天元果,没人知道他要做什么。

  当他的气势,竟然攀升起来后,苏千羽反而摇头无奈笑了。

  “竟然,想通过服用灵药,短暂提升实力打败我,殊不知,这正好会把你自己毁掉。”

  不只是苏千羽这样想,恐怕人人都是这样想吧。

  确实有人在战斗当中,服用灵药提升实力,但第一,那并非是天元果这种类型,第二,战斗之后,副作用巨大。

  只有人在生死之战,会这样冒险,其他时候,可以说是相当愚蠢了。

  “没想到这姜自在,看起来聪明,竟然愚蠢到这种程度!”姜锍摆摆手,他悬着的心,彻底放下了。

  “千羽给他太多机会了。”

  姜熵有点不满,这时候,苏千羽和他对视了一眼,领会了他的意思。

  “这是送他下地狱最好的机会,就算有人追究,都能说是姜自在自己疯了。”

  苏千羽会意,再不多说,提起飞鹰剑,脚下轻点,神出鬼没,如离弦之箭飞刺而来。

  而那姜自在,低声咆哮一声,同样前冲而去,只有他出手的时候,人们才稍微震撼了一下。

  “天元果的药效,这么好!”

  看到他在速度和气势上的全面提升,人们颇为惊讶。

  当自己一剑,竟然被姜自在的炎龙重拳轰开,苏千羽也惊讶了一番,只是这更让他心里冷笑。

  “以这样的方式,付出未来的进步空间来对付我,最终也只能饮恨。可笑。”

  他的剑法更加凶猛,但是越是战斗,他就越是吃惊,怎么这家伙,成了怪物似的!

  “苏千羽!”

  姜自在低吼了一声,那漆黑的眼睛锁定了他。

  “我姓姜!”苏千羽努了。

  姜自在没有听他的言语。

  他一拳一拳打出,偶尔换成雷霆指,眼睛仍然森冷。

  “当年,我见你可怜,把你带回来。”

  “今日,你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我不怪你,我们这辈子,没有做兄弟的缘分,很可惜。”

  “也许,我真的有错。让你对我,如此不满,也许我这兄弟,做得不够好,让你如此恨我。这些,都是我的错!”

  “但是, 既然你今日,站在和我对立的阵容,既然你,也想杀我,走你的辉煌前程。”

  “那我也说过,早已断绝关系,而且,要亲自送你下地狱!”

  “这其中,没有善恶之分,没有谁的过错,只有,谁更强,对吧?”

  听完这么多,苏千羽鄙夷道:“都是废话,你这废物,有什么资格和我比!”

  “那就对了,送你下地狱,我没有心理负担了。”

  姜自在的声音,忽然冷到沙哑。

  一切,都说清楚了。

  他忽然门户大开,让那苏千羽一剑轻松刺进去,刺进小腹的位置,那飞鹰剑从姜自在的身体里穿出去!

  距离神阙穴,只有一寸距离。

  和之前他刺卢鼎星的一剑,差不多。

  众人一声惊呼,这下,姜自在完蛋了。

  可能苏千羽都没想到,姜自在这么快就泄气了,让他一剑直接穿过去。

  他放松了,现在再杀姜自在,易如反掌。

  就在放松的这一瞬间!

  他的衣领忽然被姜自在抓住!

  一剑穿过小腹,他距离姜自在的距离,当然很近。

  当衣领将姜自在拉住,再抬头看见他那漆黑如墨水的眼神时候,苏千羽惊慌失措,他知道糟糕了。

  下一步,姜自在做了两个动作。

  一拉,一拳!

  在被穿刺的下一瞬间,他将苏千羽的脑袋,拉到眼前,右手那炎龙重拳上的神龙,发出一声咆哮。

  轰!

  那一拳,重重的轰在苏千羽的太阳穴上。

  当!

  这一拳的力道,如此重大,以至于苏千羽的脑袋直接砸在地上。

  咔擦!

  在撞击的时候,甚至有碎裂的声音发出。

  这忽然发生的一切,如此迅猛,残暴。

  人们只呆呆的看着,那浑身染血的姜自在,将身上的飞鹰剑抽出来,握在了手中。

  “这一剑,算是我这当哥哥的,这些年对你不好,偿还给你的。”

  他搏命了,这一剑差一点就伤到要害了。

  换来的,是他正中要害的一拳。

  那苏千羽,趴在地上,只有手指还在动了。

  在一片死寂当中,姜自在将他身体翻过来,他眼睛里只有眼白了,但还没死。

  此刻,姜自在从衣兜里,忽然拿出了一张纸,手上的鲜血,完全沾染在上面了。

  “猴儿,这是环儿的遗书,她不敢留给你,只给我留了。”

  姜自在声音沙哑,虽然不大,但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这一切,早就不按照众人想的那样发展了。

  他将那书信展开。

  然后,苦笑着轻声念诵。

  “自在哥哥,我哥哥很可怜,又很有抱负,环儿不在了,你一定要照顾好他。”

  “如果他心浮气躁了,就给他唱唱环儿教你的歌曲吧。”

  “他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想做到最好,可是有时候,就不那么讨人喜欢。希望自在哥哥,能够包容他。”

  “这病没法医治了。曾经想报答你,为你做牛做马,什么都不要,只想侍奉你一辈子的。可惜,环儿命不好。”

  “再见了,希望来生,我能当个幸福的人。”

  念到最后,姜自在想起那个可怜的女孩,声音都哽咽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学不到你妹妹,哪怕是一点的善良?”

  那飞鹰剑,抵在苏千羽的咽喉上。

  他有点歇斯底里了。

  这浑身染血的少年,战斗的时候没有落泪,这时候却眼眶通红。

  男儿有泪不轻弹。

  如果可以,他一辈子都不想对自己的兄弟,刺出这一剑。

  “呃!”

  直到这时候,苏千羽的眼瞳才翻转了回来。

  “你知道什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苏千羽咳嗽着,死死的盯着他,他还要爬起来,继续战斗。

  “你不可能打败我,这是假的!”

  苏千羽挣扎着,可是他的头骨估计都碎了吧。

  “看到这些字了吗?”

  苏千羽,不知道这一份遗书的存在。

  当那些娟秀的文字,摆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才瞪大眼睛,软软的倒在地上。

  “环儿……”

  苏千羽抱头痛哭。

  “姜自在,这遗书做不得证据!环儿就是你害死的!你堂堂紫麟王的儿子,你连这么点小病都医治不好!一切都是你故意的!是你害死了她,我要为她报仇!”

  他在地上挣扎着,血红着眼睛看着姜自在,想要爬起来。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他如同野兽,只是因为脑袋损伤严重,连四肢的动作都没法协调了,有一条腿根本动不了。

  就算不死,在那么重的拳头上,武道生涯也废了。

  只是,姜自在当时中了一剑,如果不出重手,现在倒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下面还有一句话。”

  姜自在手指颤抖,指着信纸最下面。

  “如果我哥哥,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请求你留他一条生路。 环儿这辈子没法报答你了,只能允诺下辈子,一定当你的丫鬟。”

  姜自在笑了:“还是你妹妹了解你啊。”

  他们在一起时间更长,苏千环,总是能听到更多他的不满。

  他想杀他。

  从卢鼎星被伤开始,他就杀意重重,一直到最后一拳,干净利落。

  可是,这最后一句话,让姜自在挣扎。

  苏千羽已经输了,输得彻彻底底,失去了一切。

  而自己,怎么能不顾那个女孩的遗愿……

  到这里,一切都释然了。

  他觉得,应该翻篇了。

  哪怕苏千羽,再歇斯底里,他都无所谓了。

  “好好守着,你的宝贝。”

  他将飞鹰剑,丢在苏千羽眼前。

  想起自己辛苦三个月的礼物,竟然被丢弃了。

  他转身,返回若华那边。

  “姜自在!”忽然,他喊住了自己。

  姜自在回头。

  苏千羽拿起了那‘飞鹰剑’,骄傲的抬起头。

  “你记住,我并非是败给了你!你这废物,根本没有打败我的资格!”

  “我只是,败给了自己。”

  他忽然将长剑横在脖子上, 含着血泪大笑。

  “我只是,想念环儿了。我只是,想去陪她了……”

  噗嗤!

  瞬间,自刎,倒地。

  再也不动弹了。

  苏千羽,自杀了。

  姜自在颤抖了一下。

  喉咙里,仿佛梗着什么东西,卡得十分难受,却又吐不出来。

  全是酸水、苦水。

  今天,没有什么赢家吧。

  都伤心了。

  他颤颤巍巍,走上前去,将那飞鹰剑丢了,然后将苏千羽的尸体抱了起来。

  “娘,帮我准备棺木。”

  苏千羽,这可怜人,姜熵他们,又怎会给他安葬。

  他说想念环儿,就是请求姜自在,让他们兄妹,葬在一起。

  若华同样没有欢喜,她也不是赢家,她立马就吩咐别人去做了,很快棺木就送了上来。

  其实,早就没人,关注苏千羽了。

  死者,总会被遗忘。

  现在,人们只会敬畏的看着姜自在。

  如果说,他不是下一个姜君鉴,都没人相信了。

  哪怕他击败对手的方式再极端,他都赢了,且匪夷所思。

  现在,若华正紧急使用灵药为他疗伤,穿过身体的一剑,那也不是小事。

  “如果我猜测的不错,这那是‘黑蛇图腾’,而是玄级本命图腾‘黑龙图腾’!”

  “龙,那是炎龙皇族!”

  “也可能是传承变化,毕竟龙和麒麟,其实也比较相似。”

  “怪不得,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掌握游龙步和炎龙重拳。”

  “这姜自在,真是大器晚成了!十五岁才得到本命图腾,但是却如此凶猛。”

  人们,议论得沸沸扬扬。

  “那么,苏千羽之前说他妹妹的事情,应该是刻意抹黑了。”

  “从他们最后的对话,听出来了。”

  “这苏千羽,真的是可怕的白眼狼啊。最后,能羞愧自杀,说明更知道,自己多么险恶了。”

  “这么说来,这姜自在一开始不辩解,最后也不杀他,别看他看起来像纨绔子弟,其实也重情重义。”

  “而且,这隐忍的功夫,也太强了。”

  “今天,他怕是要名动大姜郡域了。”

  “天才崛起,偏偏是在紫麟王和姜君鉴出事之后,若不是他,今天紫麟府可惨了。”

  “这么说来,紫麟府保住五脉大会了?”

  “你看看姜熵他们的脸色就知道了。”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真相大白之后,一切谣言,不攻自破。

  姜自在终于明白,紫麟王所说的的‘时间会给出答案’,是什么意思。

  现在,时间给了答案。

  “我受伤太重,决战,我弃权!”

  他在疗伤的时候,已经宣布了。

  接下来,是卢鼎星对战若小玥。然后,胜者和姜自在争夺第一。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麒麟会第一,能直接进祭神殿。

  而第二第三,要通过考核。

  所以,他想让卢鼎星和若小玥直接进,至于他,有信心面对考核。

  “头儿,你不能这样,你这样,我也要让了。”

  卢鼎星都懵了,他还没反应过来。

  他太善良,其实也不忍心让苏千羽死。

  现在,他还守在那棺木旁边,欲言又止。

  “行,那让小玥第一,我们去参加考核。”这一点,姜自在也无所谓。

  现在,苏千羽战败了,他们已经可以自由决定一二三名了。

  接下来,卢鼎星装作不敌若小玥,再因为姜自在弃权,若小玥竟然莫名其妙,成了麒麟会第一。

  但是谁都知道,真正的第一,是谁。

  麒麟会,落幕。

  其实,从苏千羽战败的那个瞬间,三脉麒麟那边的脸色,就已经无比难看了。

  姜熵、姜锍、姜淩三人,如同木偶一样呆立。

  他们是彻底失败了。

  麒麟会,什么都没捞着,还让紫麟府,出了姜自在这样,未来前程无量的存在。

  真让姜自在修炼到‘圣体境’,直接加冕,成为新的紫麟王。

  那姜君铎和姜泠清都还没走呢,这时候,两人躺在一起,相互看了一眼,眼睛里都充满了恐惧和绝望。

  “为什么,不可能啊……”姜君铎气若游丝。

  “千羽哥哥,死了……”姜泠清更加不用说了,她一下就哭了。

  “哭什么!”姜淩骂了一句,她心情不好,道:“归根结底都是外人,死了就死了。没用了!”

  姜泠清哭得更厉害了。

  “可是,我们已经睡……”

  “你说什么!闭嘴!”姜淩真是气疯了。

  她叮嘱过,没成婚之前,不能乱来,这下好了,苏千羽死了,而她却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口,传出去,她的名声也毁了。

  以现在的社会风气,姜泠清以后就别想嫁人了。

  “我不知道啊,哇!”

  “淩妹,别骂她了,谁也想不到。今天,我们败得彻底。”姜熵面色冷淡道。

  其实,心里何曾不是在滴血,这可是最好的机会啊。

  现在,姜自在名气威震大姜郡域,就算没有姜云霆,没有姜君临,未来还有他。

  一旦让他成了圣体境,新王加冕,就更没他什么事情了。

  对他来说,姜自在的未来,比今天的失败,更加可怕。

  这让素来淡定的他,这时候都有些失神。

  至于姜锍,嘴里叫骂了半天,现在是见人都想杀了。

  “长老会,那些中立,这下就彻底倒向他了。”

  直接溃败,姜熵心里一肚子火气。

  身边的人,一个个都跟被吓破胆了似的,尤其是听到黑龙图腾。

  这时候,姜塬都宣布,本次麒麟会的前三。

  第四名苏千羽因为自杀,空缺。

  总共有十人,有资格前往炎龙墟,加入那边的学府。

  姜熵听到这宣布,更是握紧了双拳,他看了姜自在一眼,那少年盘坐在地上,闭目养神。

  他看出来了。

  “此人,竟然在战斗当中,开启灵窍!”

  “紫麟王之子,一旦觉醒,真要如此可怕么……”

  “我就不信了,没有父亲庇护,你能活到圣体境!”

  姜熵,眼睛里杀机四伏。

  但是,他又笑了,而且,在姜塬宣布麒麟会正式结束之后,他却哈哈大笑起来。

  “姜熵府主,可有什么喜讯?”姜塬淡淡问。

  姜熵点点头,道:“确实有大喜事,刚刚得到消息,有一来自‘炎龙墟’的贵客,已经到王城了,众位麒麟王族子弟,一起欢迎那位贵客的到来吧。”

  他忽然的言语,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但是,姜锍和姜淩一听,倒是十分惊喜,忍不住都流露出了笑容。

  他们朝着若华这边,投来挑衅的目光。

  若华峨眉微皱,到底是谁的到来,让他们如此有信心。

  这时候,姜熵对着远方高呼。

  “我等大姜郡域,麒麟王族,恭迎皇族使者,镇西大将军,南宫阙大人!”

  声音,穿透天地。

  南宫阙,身份是皇族使者, 也是赫赫有名的镇西大将军,官衔,在卢辕和姜君鉴之上。

  听到这个名字,若华峨眉皱得更深了。

  姜自在睁开眼睛,道:“此人,不就是年轻时候,和爹争锋,被爹揍得跪地求饶的那位吗?”

  镇西大将军,他当然认识,在炎龙皇朝也算权势滔天,但是和紫麟王,没得比。

  若华道:“是他,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我们只有孤儿寡母。而且,他还有皇族使者的身份,是炎龙皇派来的……”

  那,意义就不一样了。

  这样的人,显然会带来巨大的麻烦。

  果然,姜熵话音刚刚落下,远处就传来笑声 ,那笑声原本很远,但是眨眼而至。

  姜自在赫然看到,竟然有一个中年男子,背后生出了一双巨大的金色双翼!

  那双翼乃是虚影,却能让他在空中飞驰,眨眼之间,他就到达众人头顶。

  此人,身穿墨绿色的甲胄,头发蓬乱,胡子邋遢,浑身上下让人感觉,像是街边的流氓,手上还提着巨大的酒壶,脸色通红,显然是个酒鬼。

  但是,那毛发旺盛的脸上,一双眼眸是金色的,如同苍鹰,不管是谁被盯上,都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便是镇西大将军,南宫阙,而且,他还来自‘天鹏族’。

  这次,他的身份是,皇族使者。

  “果然,还是南国美人多,南国之中,最美者,还是若华美人啊。”

  那中年男子南宫阙,刚刚到来,便以热辣的眼神,看着若华王妃。

  连姜熵他们的嬉皮笑脸,他都没有搭理。

  他,飞驰天下,有君临天下之感,他的神威,寻常人只能震颤。

  “紫麟王这蠢货,放着如此美人不要,竟然叛国,若华美人,最近可寂寞了?”

  这南宫阙的名声,在炎龙皇朝可算是差到极致,但是,他背后族群巨大,权势滔天,自身的实力也相当顶尖,无人能奈何。

  皇朝上下,被其侵犯的女子,被其杀害的人,可以说是不计其数了。

  把这样的人,派来大姜王城,炎龙皇,想干什么?

  若华自然也是对此人厌恶透顶。

  “南宫阙,无非就是趁着他不在,你才敢在这撒野,你若有本事,在他面前说这话?当年谁跪地求饶 ,喊他祖爷爷?”

  若华王妃,可不是好欺负的。

  但是,这南宫阙,同样不好对付。

  他竟然不怒,而是笑嘻嘻道:“那又如何?他敢回来么?如此抛弃妻儿的东西,人人得以唾弃啊。”

  他喝了一口酒,收起了笑容,忽然严肃起来,朗声道:“都听好了,鄙人,镇西大将军,皇族使者,南宫阙!此次,乃是奉圣旨,前来大姜王城调查‘荒天关’事件,揪出叛国害民的同伙!有先斩后奏的特权!”

  果然,背后是炎龙皇,那么这如此无耻的家伙,就难以对付了。

  他又笑了,热辣的眼神看着若华,道:“而你若华美人嘛,是我此行最大的嫌疑人!如果你能对我温柔一点呢,我就能,法外开恩一些。”

  此话一出,人们噤若寒蝉。

  炎龙皇,果然还是要来调查,而且,是派南宫阙。

  他,时刻都代表着炎龙皇,如果他针对紫麟府,那就难缠了。

  关键是,他怎么可能不对付紫麟府?当年的羞辱,他可不会忘记。

  “当然了,来日方长,我们慢慢玩。如果伺候得好了,那爷心情舒畅,就没心思找大家麻烦了,对不对?”

  说完,他一边喝酒,一边大笑。

  “兄弟们,上来。 ”

  起源神坛来,忽然传来地面震动的声音,竟然有一众人马,奔腾进来,有几人闪避不及,直接被撞死,血染当场。

  这是他的军队,都是‘镇西军 ’的精英,胯下骑的,都是源兽‘鬼火马’。

  那漆黑色的马匹,比寻常马匹高上一半,形体巨大,双目赤红,马蹄上的毛发,都在燃烧着血红色的火焰,此时刚刚进来,正喘着粗气,十分骇人。

  其上的士兵,个个都是玄脉境以上。

  姜自在万万没想到,在这队伍之中,他还看到了不少麒麟王族的人。

  比如说,姜塬的子女,在炎龙墟学府学习的姜君垣和姜妘星。

  比如说,火麟府姜熵真正的儿子,去年的麒麟会第一,十六岁的‘姜君燮’!

  这可是去年,麒麟会上,打败无敌手的顶级天才,当年直接觉醒‘玄级图腾’,但是同年,姜熵就为他得到了进化源,进化成‘地级图腾’,相当于起步,就是‘地级图腾’。

  算是很多年来,仅次于姜君鉴的存在了。

  当然,还有一位,是姜自在最关心的人儿。

  他的姐姐,被人冠以‘大姜郡域’第一美人的,姜妘甯。

  她在一众镇西军的包围下,我见犹怜。

  只有看到若华,她紧张的心,才稍微松懈一些。

  南宫阙看了看他们,大声道:“荒天关的事情,谁也逃脱不了干系!所以,我把炎龙墟的麒麟王族,都带回来了,接下来,一一接受‘调查’,谁有嫌疑,都要打入大牢!”

  很多人,在他的神威之下,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