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七章 最便宜的瓷器

  龙少羽冷冷的和罗伊对视了一会,当发现这个金发男子依旧云淡风轻的样子时,他说道:“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不过决斗就算了,我不会和一个无名小卒动手的。”

  说罢龙少羽端着酒杯来到江宇面前,眼中闪过一丝嫉恨他说道:“江宇,我记得你是要开一家药业公司是吧,如果没有我妹妹的帮忙,没有我们龙家出资,你自己开得下去,哼哼,还不赶紧让你的朋友退下!“

  他说的自然是罗伊,想通过江宇,把这个金发男子踩在脚下,不过他的算盘实在打错了,如果换做其他仰仗龙家的人来说,他的威胁可能还有用,可江宇完全不是这样,就连他开公司这件事情,也不是完全为了赚钱而弄的。

  江宇不屑一笑,说道:“龙少羽,我觉得你似乎把问题搞反了,这家公司,可是龙小薇追着我开的,并不是我去找她要的投资,所以你以后,说后最好客气点,否则我出不出手,就看你的运气了。”

  听到江宇的话,一旁金老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没想到让自己等人敬畏有加的龙少,竟然在这两个人面前,丝毫便宜都没沾上不说,似乎还落了下风。

  金老想了想后,本来已经不打算插手,可转头却看到了一个身影,正朝这边走来,顿时他看向江宇的眼神又变得轻蔑起来,这个时候,他走上前一步,把拐棍在地上蹲了一下说道:“放肆,一个小辈也敢如此狂浪,是谁给你的勇气,挑战龙家的威严?”

  没想到金老这个时候竟然站出来为自己说后,龙少羽出于尊敬,也是向他点头示意了一下。

  而江宇这边,看向金老时,就是另一番场景了,其他人暂且不提,只是常轻舞就很是不开心的站了出来,挡在江宇身前,正要驳斥金老的无礼言辞时,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顿时赶了过来,挽着她的胳膊喊了一声姐姐。

  常轻舞一看,是龙小薇,两人之前就十分聊得来,虽然见面次数不多,可龙小薇已经把常轻舞叫姐姐叫的习惯了,此时的两人,打招呼的样子,看起来和亲姐妹也没什么分别。

  而龙少羽这个时候也看到了龙小薇,他还在和江宇对峙,没想到自己妹妹就一下子到了江宇未婚妻身边,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他喊了一声道:“小薇,快到哥这儿来。”

  不过他的一句话,龙小薇来理也没理,全当是没听见,只是和常轻舞说着话,这一幕让金老看了,顿时有些头脑打晕,怎么看起来龙家千金和江宇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此之好,那他出来出头,不是把头往石头上碰吗?

  正在这时,一个唐装练功服老者哈哈笑了起来,金老一看来人,立刻恭敬站在一边,他也是刚才看到了这个人,才主动站出来的。

  龙少羽一见老头立刻上前乖巧的叫了一声爷爷,丝毫已经没有了之前桀骜不驯的模样,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老头过来之后,一句话也没有和他说,而是看向龙小薇身边的江宇,不住的点头。

  “果然少年英才啊,想必这位小友就是江宇江院长吧,哈哈哈,你之前提出的一个想法,可是被老夫采纳了啊,说起来,老夫还是欠你一个人情的。”

  老者此话,听在周围众人耳中,无一不是震惊当场,来到这里都是有身份的人,谁不认识这个老头啊,他可是龙家当代的掌门人,龙应丘,是在南方跺一跺脚,就能引起地震的人。

  他说欠一个人情,这个分量有多大,众人已经无从想象,只是知道此时的江宇,已经是他们万万也惹不起的了。

  江宇急忙谦虚道:“不敢,不敢,老先生叫我小江就行,千万别提什么院长的称呼,晚辈当不起啊。”

  老头听闻哈哈一笑,指了指江宇继续道:“嗨,年轻人,让老夫怎么说你呢,俗话说人不轻狂枉少年,我看你就像一把归鞘利剑,锋芒藏的太深,也不是好事。”

  听此一句,江宇对这个老者的眼力,深深佩服,抱拳行了一礼之后,江宇就看到老者又看向罗伊,他说道:“原来是罗伊先生来了,你可是天蓝的重量级人物啊,我和你们天蓝总裁认识,他跟我说起过你。”

  老者知道罗伊,但罗伊却还不知道老者的身份,故而他转头问江宇说道:“江,这位先生是你的朋友吗,给我介绍一下吧。”

  江宇点头,给两人之间做了一个介绍,当知道老者是龙家掌门时,罗伊也是十分恭敬的和老者握了握手,表示以后会有合作的可能。

  而这一幕,看在龙少羽的眼里,吓得他浑身冷汗都冒了出来,此时他想的是,幸亏之前没和这个罗伊单挑,不然的话,自己爷爷过来,还不扒了他的皮。

  而最为可怜的就是金老了,他站在一边,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本来以为趁着龙老过来的时候,出个头露个脸,没想到人家竟然认识,把他晾在中间,没人理会,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手上端着一杯酒,金老本想找个机会,和龙老攀谈几句,可这个时候,宴会主持,以及宣布宴会开始了。

  所有人开始找自己座位,而龙老和罗伊,自然是坐在了最前面的贵宾,江宇和常轻舞稍稍次之,金老看了一眼自己的座次,已经排的和大多数人在一起了,根本没有和龙老攀谈的机会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只能悻悻地走了,和陈清泉坐在一起,以及几个医学界的老学究们,几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桌子上的凉菜是已经提前放好的,宴会开始之后,主持人让大家一边品尝着美味佳肴,一边进行着慈善拍卖事项。

  一开场,主持人就保证道:“今天这个活动,大家完全可以放心,所有慈善拍品获得的收益,都会用在贫困山区的医疗保障当中,所以大家的没多捐十万元,就可以让多一个的山村,有自己的乡村医院。”

  天蓝基金也是国际上的知名基金会了,在捐助的保证上,是绝对有信誉的,这一点在场的人,都是深信不疑,而接下来,就是一件件拍品在台上开始拍卖了。

  这些拍品,有字画,有古董,大多都是慈善人士捐赠给天蓝基金的,拿出来拍卖的定价,虽然比本身的价值高一些,但对于慈善捐助来说,也是很有意义的。

  一开场的前五个拍品,无一例外,都被龙老举了牌子拍下,虽然没人和他竞价,但龙老做事也地道,每个拍品的举牌价格,都是天蓝起拍价的一倍。

  而五个之后,又是龙少羽和龙小薇分别拍下三个和两个,可以说,前十个拍品,全部龙家包圆了,这份霸气,可以视为他们初次在北方崭露头角所亮出的山门吧。

  十个藏品,总捐助在五千万左右,以龙家的这份实力,已经可以和国际大家族接轨了,十个拍品之后,便是平海本地各个豪门的你争我夺,有了龙家的带头,这些豪门已经这场拍卖会,看做是自己家族实力的比拼。

  场面一度热闹非凡,当慈善拍卖进行到一半时候,一个晚清的瓷器叫价五十万,算是拍品里面价格最低的了。

  但奇怪的是,这件拍品反而没有人拍了,那些豪门看不上这样的小虾米,而其他一些收藏爱好者,对这个瓷器也不感冒,所以价钱就在起拍价上,一直没人出价。

  看准了这是一个好时机,金老和陈清泉一合计,两人二一添作五,慢悠悠的举起了牌子。

  主持人看到终于有人出价,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如果有拍品没拍出去,她的业绩可是要扣分的,快速的问了一遍还有没有人出价,只等了一小会时间,便落锤成交了。

  两人看到这一幕,立刻高兴起来,之前每一个拍下物品的豪门代表,上去拿拍品的时候,都会在主桌上给龙老敬酒,顺便再攀谈几句,他们拍这件东西的时候,也是抱着这个想法而去的。

  端起酒杯,两人上去拿了已经装好的磁瓶,然后直接走到主桌之前,此时龙老已经准备好了,之前每一个过来的人,他都微笑致意,这次也不例外,笑笑向两人点点头。

  “不错,这二位想必就是医学界的鼎鼎有名的大专家了吧,哈哈哈,叫什么来着,老夫年纪大了,实在记不住,莫怪莫怪。“

  龙老说了一句,便站起身来,准备和两人碰一下,算是走个意思就行了,不料两人此时却开始长篇大论起来,义正言辞的说了一番慈善捐助的事情。

  而提到捐助时,金老似乎是有所指的说道:“哎,世道不古,人心都变了,想我们老一辈人,还知道独善其身,兼济天下的道理,可到了年轻一辈,哼哼,这些孔孟之道,在他们眼里,屁都不是。”

  他这话,明显是讥讽江宇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藏品都不拍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