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我喜欢你

  香港迪士尼,在世界上也是数一数二的游乐园,陈潇知道顾清澄从小便没有一个完整的童年,自然想带她来回味一下,顺便释放下工作的压力。

  顾清澄站在迪士尼的门口,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前方巨大的城堡。

  陈潇看着她这般可爱的样子,嘴角微微上翘,打趣般的说到:“怎么,想要进去看看么?”

  “啊!”顾清澄小脸刷的一下红了,她的眼睛终于从城堡上移了下来,说到:“才没有啊……就是,就是这里真的很漂亮啊,我一直都想过来,所以才有点失态啊……”

  “哈哈,好了,咱们也抓紧排队吧!”陈潇说着,拉着一旁还有些发愣的顾清澄,向着迪士尼里面走去。

  猛然之间被陈潇拽住了胳膊,一阵火热的温度从胳膊上面传来,冲击的顾清澄小脑袋一阵发蒙,她脸上尚未褪去的羞红,顿时更加明显了。

  一直被陈潇拽到了项目门口排起了队,顾清澄脑袋都是有点发蒙的。

  队伍前面的人并不是很多,片刻就拍到了陈潇两人,顾清澄就这么一直被他拽了上去,然后工作人员走了过来,为两人系好了安全带之后,顾清澄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

  “嗯?这是什么项目……”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欢快的机械声音响了起来:“亲爱的旅客们,欢迎大家乘坐未来号,那么,接下来请随我一起翱翔蓝天吧!”

  “你还是害怕,就大喊你平日里不敢说的话,放心,没人听得见。”陈潇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给了顾清澄一个相信我的眼神。

  “什么?”顾清澄只来得及发出了一声疑问,然后,这个巨大的钢铁车辆就动了起来。说真的,如果不是面前就是没有阻拦的蓝天,如果不是他们即将离开大地母亲,如果此时她不是面临翱翔的体验,顾清澄肯定会非常开心的。

  下一刻,车子就脱离了铁轨,然后,冲着面前的蓝天飞了出去。当然,上面是连接着钢铁巨臂的,他们只是要在半空中转两圈而已。但是,顾清澄尖锐的大叫声还是出卖了她的情绪。

  “啊——”

  在尖叫的同时,顾清澄本能的抓住了身旁一切可以抓着的东西,那自然就是陈潇的胳膊了。

  “我去!轻点啊!”纵使陈潇修为再怎么高深,他也受不了女人五指的指甲啊,只是,他的声音此时全部都被淹没在了顾清澄的尖叫声中。

  几乎所有人都在尖叫,只有陈潇能这么平静的坐着,因为他根本不害怕,就算设备出了问题,他有自信带着顾清澄安全逃离。

  无奈的陈潇看了看旁边张大嘴巴的家伙,心里面苦兮兮的想着:“早知道反应这么强烈,说什么也不来坐了!”

  也不知道顾清澄是想起来了陈潇上来时候说过的话,还是她也想尽情的释放一下自我,她大声的喊了出来。

  “啊...陈潇!我喜欢你!”

  这一句话,可能边上的所有人都挺不清,但是陈潇是什么听力,这句话自然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陈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么长时间了,说他跟顾清澄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甚至他感觉自己的生活里,顾清澄已经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可是,想到小蛮,他又摇了摇头,因为他不知道顾清澄能不能接受。

  不过一分多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列车缓缓着陆,车上的众人打开了安全带,走了下来。

  陈潇扶着小脸发白的顾清澄,一步一步的往下面挪这,他的右胳膊有一个明显的五指印。

  走到了外面,顾清澄猛的扭过了头,就在陈潇以为她要埋怨自己的时候,他却突然说到:“太刺激了,咱们再来一次怎么样?”

  “啊?”这回换陈潇震惊了,他看了看顾清澄碎了有些发白的脸色,但是眼镜里面确实亮晶晶的,充满了激动,他知道这个小妮子啊真的想要再来一次了。陈潇的脸蛋立马垮了,说到:“还是不要了吧,再来一次的话,恐怕我耳朵就要震聋了呦!”

  “你!那你刚刚有没有听见我喊什么?”顾清澄立马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事情了,她举起来了小拳头,就打了两下。

  陈潇果断摇了摇头说道:“那么多尖叫声和风声,我怎么能听清你在喊什么,我是顺风耳啊?”

  “真的?”顾清澄将信将疑的看着陈潇。

  陈潇朝着顾清澄摊了摊手,示意他真的没有听到,顾清澄才安心的点了点头,但是脸上也流露出一丝落寞。

  接下来,陈潇可不敢再带她玩什么刺激的项目了,但是,顾清澄可不这么想,她拽着陈潇就来到了过山车的面前,二话不说的就过去排队了,无奈的陈潇只能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

  在两人排队的时候,前面一对年龄将近八十岁的老年夫妻转过了头,大爷虽然岁数不小了,可是却耳不聋,身体健壮,他十分健谈的对两人说到:“看到你们两个啊,就让我想起来年轻的时候跟老婆子的样子了,她那时候也是冒冒失失的,拽着我想要去上山坡,结果两人全翻进小河里面去了,晾衣服的时候就说我看了她身子,要我负责,这不,就负责到现在喽!”

  阿姨也不甘示弱,伸手轻轻拍了一下老头的脑袋,骂到:“你这老家伙,当初我要是不迈出那一步,等着你妞妞妮妮的跟我说?恐怕我早就嫁人了吧!”

  “哈哈,年轻人呀,你们两个真好呀!”老头打量着两人,笑嘻嘻的说着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

  “啊!”顾清澄见到被误会了,她也不知道怎么辩解。但是,这种误会的事情,不正是她所希望的么。

  因为她现在根本没有勇气说出那一句话,而陈潇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不知道。

  后面的陈潇倒是无所谓的微笑着,算是回应老人,而他的心里也是极其挣扎的。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气氛就在尴尬之中排到了两人,他们坐在了座位上,车子缓缓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