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齐聚太原

  李建成一行人刚进晋阳,就看见李世民在门口迎接他们。李建成率先跳下马车,李世民上前道:“大哥、四弟,你们可算来了。”

  “不止我们,你还看还有谁?”李建成说罢,微微侧身,让李世民看到马车内的情节。

  李世民定眼一瞧,原来马车内不止李元吉一人,柴绍也在。李世民奇道:“你们怎么在一起?”

  “正巧在路上碰到,便结伴而行。”

  李世民又看了看车里,疑惑道:“三姐怎么没来?”

  柴绍解释道:“我夫妻二人同行,恐怕会引起他人怀疑。于是分开行动,我来太原,她去了鄠县。”

  “去鄠县干什么?”李世民担忧道,“时局纷乱,到时候父亲登高一呼,三姐怕会有生命危险。”

  柴绍叹道:“我劝过她,可是她不听,说鄠县李家有庄田,她卖了后分发给灾民,收买人心,或许可以征召几百兵马。”

  “我们已招募几十万兵马,兵力绰绰有余,三姐何必冒险呢?”

  李建成闻言大惊,“父亲竟然有如此兵力,王威和高雅君二人没有怀疑吗?”

  “他们当然起疑了,不过……”李世民微微一顿,得意地笑道,“前几天王、高二人已经被父亲斩首示众了。”

  “用何理由?”李建成追问道。

  “通敌叛国。”李世民说道。

  李建成和柴绍对视一眼,两人从对方的眼神中都看出了诧异之色。没想到李渊居然有如此雷厉手段,看来李建成在路上的担忧毫无必要,李渊和李世民早就将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李世民在前方带路,对他们三人说道:“父亲在正堂等候,随我来吧。”

  李建成、李元吉和柴绍见到李渊后,李渊和李世民问的话一样,也是很担心女儿的安危。李渊叹道:“秀娘从小胆子就大,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改。”

  “父亲放心,三妹胆大心细,不会出事的。”李建成说道。

  “你们舟车劳顿,先下去歇息吧。”李渊说道,“明日早上,你们兄弟几个再过来,商议要事。”

  “儿子告退。”李建成带着弟弟们和柴绍先下去了。途中李建成问李世民道:“父亲明日想要和我等商量何事?”

  “关于称帝之事。”李世民言简意赅的叙述了一下,“父亲欲和突厥联盟,然突厥的始毕可汗希望父亲称帝,可父亲碍于情面,不愿自立为王。”

  “父亲不想当皇帝,那他为何造反?”李元吉心直口快,直接发问道。

  李世民笑道:“父亲是不想失去民心,想找个正大光明的理由。”

  李建成问道:“父亲给突厥可汗的信,上面是如何写的?”

  “刘文静说,父亲信中写道:‘远迎主上还。’”李世民说道,“而始毕可汗则回复说,‘隋主为人,我所知悉,若迎来也,即忌唐公,于我旧怨,决相诛伐。唐公以此唤我,我不能去。唐公自作天子,我则从行。’”

  李建成细细琢磨着突厥可汗回复的话,始毕似乎只是不喜隋炀帝,觉得他锱铢必较,将来定会和突厥打仗。那么……李建成心中似乎有些想法,他看了看李世民,刚想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张了张口,最终却闭嘴了。

  毕竟李世民在晋阳帮李渊处理了很多事,而李建成身为长子,却在起义一事中毫无建树。李建成心道,明日议事,得好好表现才行。

  等到第二日,李渊召集儿子女婿和心腹谋士,说出了突厥可汗提到的要求。李渊道:“为父欲‘遵隋’,非‘反隋’。杨广无德,然先帝对我有恩。为父左右为难,不愿做出忘恩负义之事。”

  “父亲是为了天下万民,并非忘恩负义。”李世民劝道。

  李渊摇头道:“如今天下盗贼四起,都是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可在世人眼中,这些人皆为反贼。为父若学他们,岂不是和反贼同流合污?”

  李渊果然还是太重自己和李家的名声,不想担当恶名。而李世民则不太在乎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他更在意实际的东西。

  而李建成向来保守,很明白父亲的顾忌,他提议道:“请依伊尹放太甲,霍光废昌邑故事,废皇帝而立代王,兴义兵以檄郡县,改旗帜以示突厥,师出有名,以辑夷夏。”

  这一点是李世民没有想到的,代王杨侑不过是个孩子,不会产生任何威胁。而李渊,则可以名正言顺的举兵了。

  李建成的建议深得李渊心意,他心中早已认同,嘴上却说:“如此所作,可谓掩耳盗钟。事机相迫,不得不尔。虽失意于后主,幸未负于先帝。”

  李世民立刻附和道:“大哥此计甚妙,儿子认同。”

  李渊再环顾四周,裴寂、刘文静、柴绍、李元吉都无异议。李渊终于说道:“众议既同,孤何能易。所恨元首丛脞, 股肱堕哉。”

  裴寂安慰道:“文皇传嗣后主,假权杨素,亡国丧家, 其来渐矣。民怨神怒,降兹祸乱。致天之罚,理应其宜。”

  李渊点头道:“就按你们所言,传信于始毕可汗吧。”

  李渊在信中,谦逊的自称“臣”,但他们立代王为皇帝,李渊本为大隋臣子,现在向突厥称臣并无不妥,而他们拥立的皇帝杨侑,并没有称臣,他们还是和突厥是平起平坐的两个国家。比起刘武周接受突厥册封的定杨可汗,李渊的方法要巧妙的多。

  突厥没有中原人那样的敏锐,果然被此障眼法所骗。没过多久,始毕可汗遣其柱国康鞘利、级失、热寒、特勤、达官等,送马千匹来太原交市,并送来了一些士兵,听命于李渊。兵马虽不多,却代表了突厥的态度。太原后方可安,前方定会无往不利。

  大业十三年,六月初五,李渊在晋阳正式起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