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示范化妆

  经过送手信这一件事情之后,大家感觉对齐灵都有了些好感,也感觉更亲近了一些。

  就有人终于忍不住将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

  “齐灵姑娘,不知道你今天的妆是怎么化的?这个妆容叫什么啊?感觉粉面桃腮的,不要提有多好看了!”

  亭中也有好多人听见她这么说之后点了点头,确实从齐灵一进来开始,她们就开始悄悄关注她今天的妆容了。

  听到她这么问,齐灵勾唇笑了起来,都是女子她自然知道众人的心情。

  就像是她以前每天做电车上学时,遇到化妆化的很好看的小姐姐就会忍不住打量一样。

  女性这种生物,对于一些攻击性不强的同性,并不是见了就会心生嫉妒,更多时候是抱着一种欣赏的态度的。

  所以她当然也很乐意和众人分享她今天画的妆了。

  “这就是很适合春天的一种桃花妆,以粉嫩的颜色来凸显一种豆蔻年华二月初的少女感。”

  “桃花妆?桃花……”

  赵婉儿在嘴中默默的念着这几个字,然后看着齐灵的脸,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个名字太贴切了,确实就像是人面桃花一样!”

  其他的人也是纷纷附和。

  “对啊,听这个妆容的名字就感觉很有春天的感觉,一点也不沉闷与俗套,而且很自然,再淡一些就快看不出化妆了。”

  “大家还记不记得,去年从皇宫里面传出来的那个妆容,叫什么梨花妆的那个,我是真的有些欣赏不来,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奇怪……”

  “我也是觉得不是太好看,那脸涂得也太白了,看上去就很难受,一点也不自然。”

  ……

  她们所说的那个梨花妆,齐灵曾经在街上看到过有女子化过,据说到现在还有不少追捧者,只是平心而论,她觉得确实有几分“辣眼睛”。

  因为这所谓的梨花妆,讲究的就是肤色要像梨花一般雪白,可是又不是每一个女子天生都是牛乳般的皮肤。

  所以那些肤色偏黑偏黄的就特意在脸上敷了一层厚厚的粉,就像是在脸上糊了一层面糊,走动间,还能看到脸上往下掉粉末。

  当然这对于水粉店来说,是一件好事情,因为这些女子化一次桃花妆,就要用掉大半盒水粉,间接也算是带动起这个产业了。

  除了脸要白,而且还要把眉毛剃掉半截,用青黛将眉毛刻意的化成一个大点,齐灵觉得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往脸上化了两个“逗号”。

  最后就是嘴巴要红,而且涂抹的时候不能整张脸都涂,而是只点涂一部分,据说这样画出来的才是真正的樱桃小嘴。

  齐灵不能理解为什么这样的妆容是从皇宫里面流传出来的,难道是皇上就喜欢这个调调的美人吗?

  想到如果皇上的后宫佳丽三千都是顶着一张白花花的脸,都觉得有些吓人。

  不过好在这个妆容就像是昙花一现,只在去年风靡了大半年,要是齐灵是在那个时候穿越过来,她觉得自己一定会很难过,因为实在是欣赏不能。

  而且这种妆容多是后宅妇人所化,以此来彰显自己的高贵之处,寻常人家哪里会想起来去化这样,光是浪费的水粉钱,都不够呢。

  想了想,她开口说道:“其实梨花妆就是下手有些过重了,实在不适合平常的一些场合。”

  想想就知道了,譬如说要是一对有情人月下卿卿我我,女子顶着这样一幅妆容,少不得要吓男子一跳,哪还有什么浪漫的气氛,也忒煞风景了。

  赵婉儿点了点头,一副无比赞同的表情。

  “对对,去年我也曾经因为好奇,化个两次,一次晚上穿了身白裙子走在院子里被我父亲看到了,差点吓住了他,非说他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白衣女鬼。”

  齐灵听了赵婉儿的话,就禁不住替她的父亲—赵知府捏了一把汗,谁晚上见到这样的一个场景,不得吓出个好歹啊。

  众人见她说的有趣,也都笑了起来,有几个和赵婉儿有相同经历的小姐,笑的更是开心。

  等笑声逐渐安静,有人就又开口问道。

  “那这桃花妆到底是怎么化的啊?齐灵姑娘能不能教教我们啊?”

  说话的正是第一个拿到皂的李含筠,她性子有些柔柔弱弱的,要不是因为实在喜欢这个妆容,都不敢大声开口问。

  齐灵倒也不藏私,打算原原本本的教他们如何去化,只是光说怕是不行。

  毕竟有些力度,手法这样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办法用语言完全描述,说出口可能就会产生误会,所以最妥善的方法,就是找个人示范一下。

  齐灵看着亭子里的众人,有些犹豫,这些可都是从小锦衣玉食的大小姐们啊,万一没有人愿意上来可怎么办。

  但不管怎么样,总还是要开口问一下吧,所以她开口问道。

  “光说怕是不行,各位姐妹谁愿意上来做个示范?我亲手给她化一个妆,边化好边给大家讲。”

  没想到话音刚落,就有好几个人站起了身,这倒是出乎了齐灵的意料。

  原来大家还都挺热情的。

  齐灵见刚才问问题的李含筠也在,就直接点名她了。

  李含筠来时脸上还带着些底妆,所以齐灵只能让她先用羊乳皂,把脸上的东西洗干净。

  趁她洗脸的时候,赵婉儿还特意让丫鬟把自己闺房中的青黛还有一些化妆用的东西都拿出来了。

  见到东西很是齐全,齐灵放下了心,从身上取出了一个卷成一团的布袋,打开来就是那套特意找人定做的化妆刷子。

  来时,她总感觉自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用到,所以随身就放到了身上,没有想到果然用上了。

  等李含筠洗完脸之后擦干净,就直接坐在了镜子前,因为有些紧张,脸都有些红了。

  众人也都不再坐着,纷纷凑了过来,把齐灵围在了最中间。

  这一瞬间,齐灵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开班授课的化妆老师,被一群求知若渴的学生紧紧堵住。

  面对一双双充满期待的表情,齐灵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