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归去来兮

  这人正是王连的顶头上司,运河博物馆的赵馆长。

  赵馆长也愣住了,更不懂为何王连和女儿在一起,还是他先发话,“原来是小王啊,欢迎!”

  “赵馆长,这太打扰了,我不知道您住在这里。”王连说完不由看了赵若兮一眼,太坏了,都不提前说一声,这下尴尬了吧!

  比想象更坏,赵若兮眨眨眼睛笑道:“爸,王连说,他精通运河史,会当馆长的!”

  王连很囧,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赵馆长却笑了,“小王,有志气,有句话怎么说呢,对,不想当馆长的讲解员,不是个好青年。”

  “就是啊,以后都普及电子讲解了,不当讲解员,就只能当馆长。”赵若兮调侃道。

  三人都笑了,赵馆长表现得很随和,端来了茶壶茶碗,赵若兮从王连手里接过画架放好,这才将运河之眼交给父亲,撇嘴道:“爸,给你,一块硬塑料而已,还那么宝贝。”

  “若兮,从哪里找到的?”赵馆长惊喜地接过来问道。

  “王连,勇救落水儿童,顺手从运河里捞上来的。”赵若兮指了指王连。

  “哦,这种见义勇为的行为,应该报道。小伙子,品行不错!这件事,我来联系下媒体方面吧。”赵馆长赞许道。

  “馆长,不必了吧,当时情况危急,换谁都会那么做的。”王连摆摆手,或许那几个受到惊吓的孩子跑回家,都不会对家长提及此事。

  “爸,你们先聊着,我去洗个澡,天气太热了。”赵若兮说着,找到换洗衣服,进了卫生间。

  赵馆长亲自给王连倒了一杯茶,这才讲起运河之眼,他花了半年时间才雕刻成,上面的这些纹路,就是大运河的水系图。

  “馆长,那只眼睛是什么含义?”王连打听。

  “大运河开凿非常不易,为古代社会带来经济繁荣的同时,也不知道多少人为之付出了生命,流汗又流泪。”赵馆长感慨道。

  在秦朝,运河之眼被命名为泪玉,倒也和赵馆长的初衷契合。

  “赵馆长,私底下大家都说,您的书法很棒。”

  “呵呵,平日里闲来无事,就喜欢写书法,我最喜欢赵孟頫的书法,篆书只是了解些。”赵馆长笑道。

  关于古代运河的话题,两人聊得非常投机,王连刚从古代穿越回来,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滔滔不绝地讲了很多。

  有些新奇的观点,让赵馆长也感到很吃惊,这位小伙子竟然如此了解运河,将来还真可能会当上馆长。

  在现代运河方面,赵馆长了解的比王连更为透彻,大运河有2500多年的历史,京杭大运河流经四省,两个直辖市,全长约1797公里,沟通了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

  赵馆长傲气地说,聊城运河博物馆,是全国首家全面记录并展示宣传运河历史的大型博物馆,而国家这些年来,对京杭大运河的重视程度,也在不断提高。

  2002年,大运河被纳入了“南水北调”东线工程。2014年6月,中国大运河项目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同年9月,通州、武清、香河三地水务部门已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京杭大运河通州至武清段有望实现复航。

  这些都是振奋人心的消息,王连听得很激动,希望大运河能重现往昔的辉煌。

  “小王,讲解员的工作虽然枯燥,却能更全面地了解运河,年底咱们系统内部有考核,多多努力,争取拿到正式编制。”赵馆长鼓励道。

  “领导放心,我会干好本职工作,决不懈怠。”

  说话间,赵若兮的母亲回来了,虽然年过四十,却能看出来,曾经也是个大美女。赵馆长介绍,爱人文芳是一名中学教师,介绍王连的时候却特意强调,是女儿带回来的。

  “阿姨好!”王连起身道。

  “小伙子很帅啊!”文芳笑道。

  “咱女儿的眼光,跟你一个样。”赵馆长笑道。

  “没个正经,当初我就是被你给骗了,就一张能说会道的嘴!”文芳白了一眼,跟刚从浴室出来的赵若兮一道,进厨房忙碌去了。

  终于吃上了现代的饭菜,王连渐渐从古代的感觉中恢复过来,觉得现代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赵馆长夫妇也从女儿给王连夹菜的动作中,看出了女儿对这个小伙子深有好感,晚饭结束后,装着出去散步,将更多的时间留给了两位年轻人。

  王连跟着赵若兮来到她的闺房,就看见床边放着一柄古琴,不禁欣喜地问:“若兮,你还会弹琴?”

  “我是西南大学艺术系毕业的,喜欢弹琴画画,还不如你,至今没找到工作。”赵若兮叹气道。

  “我也是西南大学毕业的,学的是水利系,咱们是校友。”

  “是不是那时候就打听我的情况?”赵若兮笑问。

  “呵呵,一路追过来的。”王连并不否认。

  赵若兮弹奏起古琴,正是那首《春江花月夜》,依稀中,王连又看到了古代那些佳人的风采,内心感慨不已,他相信,这次相逢,再也不会失去了。

  时光匆匆,转眼又是一年,王连成为了运河博物院的正式职员,跟赵若兮的感情也越发深厚。

  一天,王连请了年假,陪着赵若兮来到杭州,两人坐上一艘游船,进入江南运河,准备沿着京杭大运河的路线,进行一次长途旅游。

  赵若兮靠在王连的肩头,望着游船划开的水波,笑问道:“连,你说我是前朝公主,怎么编出来的?”

  “在我心中你就是公主。”王连轻轻揽着她,这一刻,感到无比的幸福。

  “说说看,我前世是哪个公主?”赵若兮扬起俏脸。

  “吴王夫差的妹妹姬玉、楚怀王熊心的女儿南宫灵儿、大隋公主袁紫烟,南宋最后的公主,哦,她就叫赵若兮。”王连道。

  “若风兮飘飘,若尘兮荡荡,若梦兮君在身旁,若归兮繁华一场。”赵若兮轻声呢喃道。

  “若兮,你怎么知道这句话?”王连彻底被惊呆了。

  “夫君,你说呢?”赵若兮脸上浮现出一抹坏笑,继而紧紧环住了他的腰。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