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地下溶洞

  东子蹲在刘川的跟前,查看着刘川的双腿,发现只是一些小刮伤并没有其他伤,紧绷的心总算是舒展开来,瘫坐在地上,抹了一把汗说道:

  “我的亲娘啊,真是吓死人了,好在没有出什么差错,万一刘哥你有什么,那我可就真的要以死谢罪了,还好还好,菩萨保佑!”

  “谢了,东子!”

  刘川拍了拍东子的肩膀,郑重的道谢道。

  “嗨,这有啥,小事一桩小事一桩……”

  “对了,我们掉在这里,离螟蛉谷很远,那怎么去找瑶瑶啊?”正得意时东子猛地从地上坐起,脸上的得意顿时撤了下去。

  “这里有条暗河,暗河直通螟蛉谷,应该可以到,只是……”刘川说到这,话峰眉头忽地一转,脸上出现一丝惊恐,眼睛更是有些躲闪。

  “只是什么,刘哥,我们哥几个,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尽管说,若是不成我们再想办法!”东子保持了他的乐观,笑呵呵的捻弄着脚下新长出的杂草。

  虽然面上没有露出半点担心,可左手指却抖得厉害,这小子有个毛病,一旦害怕紧张,左手指就会不停地抖。

  “没什么!”

  刘川将话咽了下去,眼睛直盯着脚下的碎石子。

  东子还想问什么,可见刘川没有说话,便没有再开口,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土。

  顺子依旧没有说话,闷着头跟在东子身后,刘川走到前面,我将手电筒递给刘川,紧跟在他们后面。

  走了有二十分钟,周围有潺潺的水声,脚下的湿泥也多了起来,我甩了甩鞋上沾染的浆泥,费力的拔了陷进泥里的鞋子,我看了看周围,发现他们也陷进湿泥里。

  东子低声咒骂了几句,刘川的脸色很是难看,费力的趟过湿泥滩,面前忽然出现一个低矮的石洞,底下是湍急的水流,水不深,只到小腿处,我们挽起裤腿趟了过去。

  其中拐了七八个弯,跟着水流我们看到一处较为干燥的洞,拎着湿哒哒的衣服爬了上去,却发现里面躺着一个人,等我们走近一看,发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要找的瑶瑶。

  东子一个箭步奔了出去,将瑶瑶扶了起来,眼泪一颗颗的滚落下来,有些滴在瑶瑶俏丽的脸旁,有些滚到泥土里,抱着昏迷的瑶瑶。

  东子高兴的像个疯子,掐了掐瑶瑶的人中,好半天瑶瑶才缓过劲来,手指微微动了动,长长的睫毛撑开,那双大眼睛慢慢睁开,露出一丝光亮,看到东子,瑶瑶开口道:

  “东哥,你咋哭了?”

  “东哥没哭,这里风大,空气里全是沙子,东哥被沙子迷了眼睛!”说着便煞有其事的揉了揉眼睛,冲着瑶瑶傻乎乎的笑了。

  “瑶瑶!”

  我抱了抱瑶瑶,心底的愧疚总算是消散了些。好在瑶瑶没事,好在她没事。

  “茴哥,让你担心了……”

  “瑶瑶你可偏心了,我也担心……我去,谁他妈的臭袜子?”东子趁机又开始贫嘴,我懒得理,可顺子直接将一块破布堵住东子的滔滔大论,将某人拉到角落里。

  两人又开始相互挤兑,没过一会,只见东子蹲在角落里独自生闷气。

  顺子将一块干净的布子递给瑶瑶,转了转眼珠,干瘪的脸上刮起憨厚的笑,见瑶瑶冲他笑了笑,顺子顿时红了脸。

  大概停歇了有十分钟左右,我们便向着暗河向下走,因为暗河曲曲弯弯,拐了好几次,从这里穿出来又从那里转进去。

  我不知道走了多少个溶洞,旁边的东子恢复了往常嘻哈的模样,一路倒解了不少闷,头顶的石钟乳垂直向下,有些像极了冰葡萄,晶莹剔透,有些像玩耍的孩童,有些则面色狰狞如恶鬼,奇形百态,各有千秋。

  忽然溶洞直转向下,暗河却在这没有了去路,看样子是到了头,我跳下已经干涸的河床,捡起脚下的卵石,端详着上面的纹路,从这里断了,那说明暗河在这转向了地下,可就算这样,也该有一些痕迹吧,我环视了四周,也没有发现什么。

  东子也跳了下来,接着瑶瑶,顺子,刘川,沿着暗河的河床我们向上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脚步声越来越大,四周的回声几乎震得耳边有些生疼,捂了捂耳朵可那声音还是一个劲的往耳朵里钻,怎么也止不住。

  我强忍着这声音,直到拐到一条大道时,这声音才戛然而止,耳根顿然清净,人也平复下来。从低矮的凹陷处爬了上去,眼睛一下子被一排石柱吸引住了,我兴奋的凑到石柱跟前,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刻满了火罗文,两眼顿时放光。

  “茴子,这里……”

  东子也有些结舌,眼睛也瞪得极大。

  “蛊墓!”

  刘川神色隐晦,摸着石柱上的刻纹幽幽道。

  蛊墓,九虫之渊,这里是鬼隐符的发源地,是最早发现鬼隐符的地方,是导师梦想了好久的地方,我们终于到了。

  强忍着心里翻涌的激动,我热切的看着摸着这传说中的神物,那颗悬着的心砰砰的乱跳,眼泪几乎要滚下来。

  瑶瑶的眼里也含着泪,双手抚摸着石柱,小脸上满是高兴又夹杂着痛苦,我们谁也没有注意瑶瑶此时的神情,顺子呆愣在原地,惊得半张着嘴,脸上也是白一块红一块,说不上来是什么表情。

  “走吧!”

  刘川拍了拍我们的肩膀,好笑的看着失了魂魄的我们。

  离了这些石柱,走了又有几分钟的样子,眼前忽然出现一道石门,那石门看起来有些熟悉,走近一看我顿时想起在哪里见过,是在通风口的时候,那里石门和这里很像,甚至连花纹几乎都一样。

  刘川看了我一眼,将我的手按在那凹陷处,手下有个凸起的小按钮,我试着扭了扭,可以动,一般情况下按钮都是朝着右手边扭三下,再朝西北方扭三下,我不知道这管不管用,按着心里的想法扭了三下两下,可石门还是没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