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是谁干的

  “郑哥,你这……诶?郑哥!”

  孟紫瑶的小屋门前的过道里,负责巡查星月集团总部大楼夜间安全的阿龙,刚从电梯门里面走出来,便看见一个很像是郑嘉和的身影,大步朝着过道的尽头那边跑去了。

  阿龙心想着郑哥不是去那个民间杂技团寻找陆衡那小子了嘛!难道这是回来了?但是阿龙转念又一想,如果真的是郑嘉和的话,那为什么自己喊他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跑的略显仓促。

  不好!难道是来行刺紫瑶小姐的刺客吗?

  这个念头一经生出,阿龙便毫不迟疑的快速朝孟紫瑶的小屋跑去了。阿龙来到门前,没有敲门,而是直接就踢出一脚,破门而入了。

  “紫瑶小姐!紫瑶小姐!”

  随着一声清脆的木板碎裂声,响彻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面,阿龙向前两步,警惕着环视着周围,一边叫着孟紫瑶的名字,一边寻找着孟紫瑶的身影。

  阿龙本以为房间里面会是一幅凌乱不堪的景象,可是当他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一览无遗的将房间所有景象都看在眼里之后,却发现房间里面异常的规整。

  “阿龙,你有什么事情吗?”

  阿龙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在那套布艺沙发上不易察觉的角落,一个娇弱的身影抱着腿坐在那上面,背对着自己,正是孟紫瑶。

  “啊!紫瑶小姐,屋子里这么黑,您怎么不开灯啊!看我这眼睛,您在哪儿一动不动,我还以为是您刚买回来的人形抱枕呢!嘿嘿嘿!”

  阿龙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看样子是他太过神经过敏了,怎么可能有刺客能够进来到这里呢!

  “.…..”孟紫瑶并没有就阿龙的那句话,继续回答什么,而是忽然就陷入了冰川般的沉默,让人有些难以捉摸,不可靠近。

  阿龙忽然感觉房间里面不仅仅黑暗,让适应了明亮的眼睛一时之间有些不适应外,这房间里的温度,似乎也有些闷热,看样子,应该是没有开空调。

  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觉得这紫瑶小姐有些怪怪的,阿龙心想道。

  “紫瑶小姐,阿龙无心打扰,只是刚刚巡查大楼安全的时候,看见一个身影在您门前出现,然后忽然就快速逃跑了,看起来有点儿像郑科长,但我叫他他也不回应,我便以为是刺客,不过好在您无惊也无险!”

  阿龙见孟紫瑶迟迟也不说话,而自己因为站的绷直的双腿,不知不觉也有些酸麻了,索性不等她问,就直接把自己进来的原因说了出来。

  “噢!就是郑科长,来找我说了一些事情,没别的人了!”孟紫瑶冷冷的语气,回答着狐疑的阿龙。

  “是这样啊!郑哥从杂技团那里回来了?那陆衡那小子呢!他回来了没有?”阿龙又不厌其烦的接着问道。

  可谁知,当阿龙的问题脱口而出,这个时候一直背对着他的孟紫瑶,忽然就扭过了身子,满脸不耐烦的看着阿龙,语气更加冰冷的说道:“阿龙,我有些困了,如果你没别的事情,就请你先出去吧!”

  阿龙被忽然转过身瞅着自己的孟紫瑶已经,接着窗外打量进来的月光看去,只见孟紫瑶的脸上似是被愤怒填充着,眉间夹杂着一丝哀凉,眼底也尽是不耐烦。被这种神情看着自己,无论是谁,心里都是毛毛的。

  看出了孟紫瑶此刻看起来平静,但心底早已经是惊涛骇浪的阿龙,不敢再去直视孟紫瑶,而是微微欠着身子,回答了一句:“是,紫瑶小姐,您早点休息,祝您做个好梦!”

  阿龙刚说完,便匆忙的退了出去,刚想顺带着伸手将门关上,却发现那扇门已经被自己踢裂,碎掉了一半儿。

  “紫瑶小姐,您勿惊,待会儿我就给后勤部打电话,让他们通知维修部,过来把这扇门给您修理一下!”

  阿龙试探性的说出了这句话,可里面早已经把身子转过去的孟紫瑶,没有任何的回答,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阿龙也不再说什么,现在他要搞明白一件事情,为什么一向天真可爱的孟紫瑶,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答案,或许目前也只有一个人知道。

  而阿龙,此刻就是要找那个人。

  阿龙蹑手蹑脚的退开了孟紫瑶的小屋的门前,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在绕道过道的尽头以后,他便迅速跑下楼梯,因为郑嘉和的办公室,正在这一层的下面。

  孟紫瑶的小屋的门前,散落着大大小小的木头碎屑,以及一个拴着流苏绳,小熊轮廓的木牌子,上面写着‘孟紫瑶的小屋’。安静的躺在地上。

  真是的,如果那个身影真的是郑哥的话,那为什么刚才我叫他他不回话,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又怎么可能去踹紫瑶小姐的门,也就不会看见那个样子的紫瑶小姐了。

  阿龙心里一边埋怨着郑嘉和,一边已经快跑着,就站在了郑嘉和办公室的门前。

  他抬起手,刚想敲门,可这个时候他的另一只手就忽然抱着准备敲门的那只手,直接就按了下去。阿龙心想着,我倒要看看,郑哥你究竟是在刷什么名堂!

  阿龙也就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扣动门把手,发现没锁,然后一把就推开了办公室的房门,门刚开出一条缝,他便直接冲了进去。

  “郑哥!”阿龙刚一进去,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只不过他*着上半身,见到自己进来,着急忙慌的就从手边拽出一件外套,连忙就往身上披。

  “郑哥,是我,阿龙啊,别穿了别穿了,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可害羞的啊!没别人!”阿龙认出了那是郑哥,看样子正在穿衣服,也就没有细看太多,而是挥挥手,便朝着他走了过去。

  “啊!郑哥,你这是怎么搞的,身上怎么这么多伤,您说,是谁弄的,我踏马现在就带人过去,干死他!”

  阿龙走进了一看,却发现郑嘉和身上,大大小小遍布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