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自制健身器材

  姚沐婉又让两个哥哥去抓了最漂亮的一只大公鸡,差不多扒光了它尾巴上的毛,坐了两个不是很好看但是很结实的毽子。

  然后,又随便找了两根绳子,充当跳绳的绳子。

  反正能跳,不管什么绳子,都可以的吧。

  做完这一切以后,姚庆东和姚庆宇已经快要累趴下了。

  不过,姚沐婉却很满意。

  见妹妹笑得眉眼弯弯的样子,兄弟俩顿时觉得不管做什么,不管多累,都是值得的。

  晚上,吃过晚饭以后,姚沐婉着急一家人坐在一起,开了一个大会。

  虽然大家都不知道大会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知道,姚沐婉是有事情要宣布,都很认真的听她说。

  姚沐婉咳嗽了一声,面对这么多双信任的眼睛,突然有些紧张。

  “就是那啥,爹娘,大哥二哥,弟弟妹妹们,咱们家现在要开始一个锻炼身体的计划,现在有可以锻炼身体的东西,有跳绳,踢毽子,跑步,打木桩和打沙包!”

  陈氏和姚大山听的有些费力,除了木桩,另外的他们都不知道是啥。

  姚雪和姚云涛多少还是知道的,因为以前闲聊的时候,姐姐讲过这些,也一直念叨着要弄出来。

  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忘记了。

  姚沐婉也知道他们不懂,就把这些一一讲解了一遍。

  “踢毽子就是鸡毛毽子。看到没,就是这个。”

  姚沐婉举起了一个花里胡哨的鸡毛毽子,然后还演示了一番。

  大概是女孩子天生就喜欢这种东西,陈氏和姚雪都看得有些跃跃欲试。

  见他们并不抗拒运动,姚沐婉顿时就松了口气。

  然后,又依次把跳绳和跑步也演示了一番。

  打木桩和沙包嘛,就留给了姚庆宇和姚庆东来。

  末了,姚沐婉说道:“每个人必须选至少两样,不能不选!”

  陈氏和姚雪只能不情不愿的选了跳绳和踢毽子,姚沐婉无视了两人生无可恋的表情,又强行给他们加上了一个跑步。

  而姚大山和姚庆东姚庆宇父子三人,都选了打木桩和沙包,还有跑步。

  至于姚云涛,因为还小,就暂时跟着姚沐婉他们跑步跳绳踢毽子什么的。

  因为要跟着女孩子一起锻炼,姚云涛的眼神幽怨得不行,然而数次抗议都被姚沐婉给武力镇压了。

  开玩笑,小屁孩锻炼过度也是很危险的,姚沐婉担心他运动太多会长不高。

  安排好一切以后,第二天大家就按照计划开始有条不紊的锻炼身体了。

  因为陈氏和姚雪都没有什么基础,姚沐婉也没有操之过急,全都只让他们先适应为主,倒是并没有很累。

  反倒是,他们被跳绳和踢毽子这种新鲜游戏勾起了兴趣,到最后玩儿的不亦乐乎。

  而姚大山父子三人那边,姚沐婉倒是没有怎么管。

  大概是因为男人天生对这种体力游戏比较在行,他们倒是很自觉,一直锻炼到规定的时间,姚沐婉就没有太操心。

  锻炼了一段时间以后,姚沐婉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也好了不少。

  而陈氏和姚雪是变化最明显的,陈氏比起以前更加的精神奕奕了,姚雪也没有以前那么柔弱了。

  姚沐婉注意到姚大山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奇怪的人,姚庆宇和姚庆东似乎总是很累的样子。

  姚沐婉暗暗记在了心里,下次他们锻炼的时候,就跟着去看了一下。

  不看不知道,一线姚沐婉吓了一跳。

  原来每次他们锻炼完了以后,姚大山就自己先回去了。

  而姚庆宇和姚庆东两个人,都是不要命了似得拼命锻炼。

  有时候一直从中午跑圈跑到下午,这还得了!

  这种强度,是会把身体搞坏的!

  姚沐婉立刻面色凝重的把他们给拦了下来:“大哥,二哥,你们先停一停。”

  姚庆宇和姚庆东累得已经要喘不过气了,然而他们还是在坚持着,只因为之前说好了,要保护弟弟妹妹们。

  现在被姚沐婉拦住,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喘着粗气问道:“妹妹,怎么了?”

  姚沐婉正色道:“大哥,二哥,你们这样的强度是不行的,会把身体搞垮的。要知道欲速则不达,说白了就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们这样只会让身体被搞坏,没有一点好处不说,还会起反作用!”

  姚庆宇和姚庆东没有料到结果会这么严重,还以为是平时太少运动了,没有习惯才会那么累。

  没想到是因为他们太拼命,身体受不了的缘故。

  闻言,两人面面相觑,也有点慌乱。

  “那怎么办啊,妹妹,我们是不是会生病,会死?”

  一根筋的姚庆东最先沉不住气,焦急地问道。

  姚庆宇也皱着眉,紧紧看着姚沐婉,生怕漏掉她说出来的每一个字。

  姚沐婉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随便一句话,就把两个哥哥吓成这样。

  她赶紧解释:“不是这样的,你们也别想的那么坏,你们的身体是太累了,只要休息好就可以了,你们这么废身体的时间还不长,主要休息好了,就没事了。但是一定要记住,以后再也不能这样了!”

  姚庆东和姚庆宇忙点头如捣蒜,两个大男人在姚沐婉这个妹妹面前,倒显得她更像是姐姐。

  姚沐婉赶紧把累得半死不活的兄弟俩给打发回去休息了,自己刚准备跑一圈,就听到不远处的灌木里,似乎有点动静。

  姚沐婉立刻有些毛骨悚然,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动物吧……

  应该不会啊,这片小树林离他们家很近,又小,连小动物都没有,更别说猛兽了。

  果然,下一秒就见一个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还是姚沐婉熟悉的挺拔高大。

  姚沐婉有些意外:“是你。”

  李长文缓缓走出来,认真地看着她道:“不好意思,好像吓到你了。”

  姚沐婉笑了笑:“也没有,李大哥,你有什么事情吗?”

  李长文家不是住在这附近,他如果不是有事,应该不会到姚家来。

  所以,姚沐婉才有此一问。

  “没什么要紧事,只是……”李长文顿了顿,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