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无形大手

  阳光斜斜洒入车窗,伴随着列车“轰隆轰隆”的嘶鸣声,赵烺等人跟广州站的距离越来越近。

  于佛山几经生死,除去无意间招惹了白莲教这个庞然大物,一切都还算顺利、

  几个小时的路程,心情轻松的赵烺靠在座椅上准备休息一下。

  就在他即将闭眼的时候,却发现有几个身着黑衣的青年人从另一节车厢进来,坐在了赵烺等人周围空着的座椅上。

  “莫非是白莲教徒追赶而来?”

  赵烺心中一紧,止不住的就警惕了起来。

  随后时间,赵烺没敢闭眼,聚精会神的凝神观察着身周的任何动静。

  “二少爷,没事,他们对我们没有敌意。”

  这会儿时间,李广当然发现了周边的异常。

  他拉了拉赵烺衣袖,压低着声音小声说道。

  “没有敌意那他们的眼神为何总是往我们这边飘,是不是车匪?”

  “应该不是。”

  李广应了一声,而后隐晦的将手抬起,指了指在前座坐着的柳翠低声道:“这几个黑衣人关注的目标是柳翠,并且跟此前追杀我们的那些黑衣人不是一个路子。”

  “柳翠……”

  听到李广所说,赵烺止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自将柳翠救出至今,赵烺深知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简单,一直有事情是在隐瞒自己的。

  这一点不仅是他,就连李广跟秀秀以及才接触不久的黄飞鸿父子都看出了不少端倪,只是众人碍于赵烺的面子,都是心怀好意的点到为止,并没有去深究。

  赵烺此前想的极为简单,既然自己冥冥中欠了魏连殳一个人情,那自己就给它还了就是,以免心中留下心结。

  只是此时看来,这人情想要还的清楚,可还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赵烺此时得了李广的提醒,知道那些黑衣人的目标是柳翠之后,就将注意力转移了过去。

  只是看了半天,让他感觉奇怪的是,那些黑衣人虽然一直将注意力放在柳翠身上,但眼眸中并没有多少杀意。

  自冲县诡事至今,赵烺已经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凶险之事,所以关于这一点他是绝对能分辨的清楚的。

  赵烺本想去柳翠那边提个醒,但又想了想就此作罢。

  目前的局面还算稳定,那么多道目光齐齐注视,相信柳翠自己也会有所察觉。

  若是因为自己鲁莽行动,导致了不可预料的后果,那就不怎么好了。

  ……

  火车一路疾驰,四个小时之后到达了广州站。

  后面倒是颇为平静,什么异常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只是让赵烺有些不安的是,他们下车之后,此前坐在自己身后的那些黑衣人也不紧不慢的跟在自己一行不到五十米之远的地方缀着。

  “柳翠,那些黑衣人你认识吗?”

  车站此时人潮汹涌极为噪杂,这点距离那些黑衣人也听不到,因此赵烺才能放心的问着柳翠。

  “那些人……”

  柳翠话说了一半,只是此时眉眼一抬,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猛地将话头止住。

  “孙中山先生?”

  过了这么会儿,赵烺一行已经来到了出站口的位置。

  顺着柳翠的目光看去,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有两个身着黑色中山装的中年人气势不凡极为显眼。

  赵烺仔细一看,那两人正是孙中山先生跟他的军事顾问许公武。

  “他们怎么会在车站?”

  赵烺此时心中极为讶异。

  此前在那西餐厅之时,赵烺因为一点误会跟孙中山先生结识,双方言谈甚欢化敌为友。

  孙中山后面还给赵烺留了一个私人名片,说是只要赵烺他们有事,都可以依着名片上的地方去寻求帮助。

  就算如此,双方的交情其实也就是一面之缘而已,还落不到亲自来车站接他们的地步。

  再者,赵烺一行的行踪除了他们自己谁都没有告诉,孙中山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或许这只是个巧合吧,孙中山先生来这是接别人的。”

  赵烺心中寻思着的同时,孙中山跟许公武却直直的朝赵烺他们走了过来。

  “这……”

  赵烺心中疑惑不解,只是让他奇怪的是,身边的柳翠越过众人,也向对面走了过去。

  柳翠来到孙中山面前,站定身子“啪”地一声行了个军礼道:“元帅,柳翠幸不辱命,已掌握了白莲教在佛山具体的几个落脚点!”

  “好,好,好!”

  孙中山连说三个好字,回了个军礼之后柳翠来到孙中山身后,跟许公武一起将他护在了中间。

  与此同时,一路上紧跟着赵烺一行的黑衣人也自动变幻阵型,以孙中山为中心化为一个半圆。

  “赵小友,好久不见,佛山一趟辛苦你们了!”

  “……你们认识?”

  看着朗声笑着前来打招呼的孙中山,再看看他后面的面色冷峻的柳翠,以及那四周明显是保护孙中山安全的黑衣人,赵烺终于明白了过来。

  “迫不得已啊,为了不走漏风声,只能选择隐瞒,赵小友千万莫怪!”

  “没事,没事。”

  赵烺心中恍然,被这一系列事情的变化搞的脑袋都有些大了起来。

  他此前想过无数种关于柳翠的身份,可还真没有想到她竟然是孙中山的手下。

  “这样吧,赵小友一行奔波劳累,就随我们一起去吃个便饭吧,我刚好可以把这其中是非曲折讲由你听。”

  “先生客气了,赵某人听先生安排便是。”

  赵烺知道火车站这种地方人多眼杂,的确不适过多停留,便跟着孙中山一行坐上汽车,来到了附近一座格调典雅极具中式风格的酒楼,找了一个安静的雅间坐了下来。

  饭菜上齐,众人都饿了也没过多客气,大口吃了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众人都吃的差不多了桌上饭菜撤去换上了茶点。

  柳翠给桌上诸人将茶满上之后,孙中山端起茶水呡了一口,才开始说道:“相信赵小友如今已经知道了柳翠是我的手下,那我就不必多说了。

  而我现在要说的呢,是一些小友不知道的事情。

  只是这些事情你们自己知道就好,千万不要对外人提及,不然必有杀身之祸。”

  “先生请讲。”

  赵烺点了点头,孙中山定了定神,眼神示意了下身边的许公武,后者会意,顿时出了房门警戒。

  “这事情呢,其实还得从一年前说起。”

  “一年前?”

  赵烺听到这三个字,就知道牵扯定然甚广,不然的话也不会让孙中山布了将近的一年的局,现在才收尾。

  “嗯,就是一年前。”

  孙中山说到这一句,眼眸中莫名的多了丝悲伤,幽幽的说了起来:“一年前的一个晚上,我正在联合众多有志之士讨伐段祺瑞的北洋政府,只是归家途中却突然遭人陷害。

  为了护我周全,我身边十余壮士还有好几个领兵打仗的将军全部战死。

  一番周折后,我终于捡回了一条性命,便花费了很大一番力气去调查到底是谁在对我动手。

  开始调查的方向是段祺瑞为首的北洋政府,但此前时候我们内部经过多次清洗,留下的都是知根知底之人,这种可能性当时便被我们排除了。

  而后巧合之下我们在佛山的一个老友说,白莲教死灰复燃行事极为猖獗。

  知道了这个消息后,我便派了些手下去佛山调查。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白莲教不仅行踪诡秘,其行事也极为狠辣,我前前后后派去的十余人,竟无一生还。

  最后就在我要放弃调查的时候,我随身副官柳翠姑娘自告奋勇前去,如今才终于掌握了白莲教在佛山的具体地点。

  如今要做的就是寻个合适的时机,将那白莲教连根拔起,以慰生灵。”

  “白莲教作恶多端,的确该除!这种事情孙先生若有需要,吩咐一声就是,铲除邪教,赵某义不容辞。”

  想及在佛山发生的关于白莲教的那些事情,用活人做祭蒙蔽百姓,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铲除异己,赵烺狠声说道。

  “哈哈,赵家满门正义之士,孙某人果然没有看错!”

  孙中山朗声赞了一句之后,看了看赵烺脸色有些愧疚的说道:“其实还有一件事情还没有告诉赵小友,只是希望你听了不要生气。”

  “孙先生但说无妨,赵某人不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

  “好,那我就放心的说了。”

  孙中山呡了口茶,清了清嗓子之后道:“其实你们佛山之行,是我暗暗推动的。”

  “这……孙先生可否将话说明白些,我有些听不明白。”

  听到孙中山此时所说,赵烺可真的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去佛山营救柳翠,是以为赵烺觉得自己对魏连殳有所亏欠,所以才起身前往。

  而如今这一切孙中山说都是他暗暗推动的,可真的让赵烺想不出来所以然了。

  “赵小友不必着急,听我细细给你道来。”

  孙中山给赵烺将茶水满上之后,继续说道:“敢问赵小友,你此前得知魏连殳其家所在,以及其妻柳翠即将被火邢殉葬,是通过谁人之口?”

  “钟荣光先生。”

  “那就对了!”

  孙中山轻笑了一声道:“那你可知钟荣光是从何而来的消息?”

  “这个……”

  赵烺想了片刻道:“此前听钟先生所言,他说是去兴中会的朋友那里打听一下。”

  “哈哈,兴中会是孙某人主导创立的,赵小友没有想到吧?”

  “呃,这个此前只是有所闻,没想到还真是事实。”

  话说到了这里,赵烺也终于明白了这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一切看似只是赵烺的个人行为,只是当他踏上了广州地面,想要所欠魏连殳之恩情之时,就被一双无形的大手一直推动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