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夜谈

  骂完儿子、女儿,包成业很不好意思地冲我笑笑,说:

  “小伙子,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我也笑笑,说:“老先生言重了。没什么笑话不笑话的。谁家兄弟姐妹没有点矛盾?”

  “还是小伙子你看的透彻。”包成业恭维了我一句。

  我没见这茬,而是问道:“我听令公子说,老先生见到了不干净的东西。老先生可以跟我详细说说吗?”

  “当然,当然可以了。”包成业连连点头。

  看样子,见鬼这件事的确让他很不安。

  可是,等真的开始说了,包成业才说了:“我……”

  他就看着我身后,不说了。

  而且,跟诡异的是,包兴财和包晓兰也看着我身后。

  我转头,见到了黄安平。

  他从厨房里,出来了。

  他朝我笑笑,说:“小兄弟,今晚有酸菜鱼。你能不能吃辣啊?”

  我愣了一下,看着黄安平。

  他特地从厨房里出来,就是为了问我能不能吃辣?

  我说:“辣不辣都行,我不挑食。”

  黄安平点点头,就走了。

  我又转过头,对包成业说:“老先生,您继续讲吧。”

  包成业犹豫了一下,说:

  “小伙子,你看,天也要黑了,咱们先吃饭。抓鬼的事,明天再说。这鬼啊,缠上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咱们不急这么一会儿了。”

  我愣了一下,点点头,说:“好。”

  看着包成业,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事。

  只是他不愿意说,我也不能勉强。

  吃完晚饭,包兴财带着我去了三楼的一间客房,扔给我一床被子和一个床单,就走了。

  我正在铺床单的时候,包成业来了。

  他进来后,立刻就把门给关上了。

  我放下手里的床单,问道:“老先生,有事?”

  包成业点点头,说:“吃饭前,我女婿在,有些事,不好说。小伙子,你别介意啊。”

  我知道好戏来了。

  不过,面上,我还是摇摇头,说:

  “没事。老先生觉得什么时候方便,咱们就什么时候说。”

  包成业点点头,在床边坐下,说:

  “我和我女婿安平他爸,原来都是H市发电设备厂里的工人。

  八七年的时候,我和安平他爸一起从厂里出来,合伙开始做五金生意。

  我们两人说好了,各占公司一半的股份。

  一开始,我和安平他爸都没做过生意,不懂,亏了不少钱。

  后来,生意终于有了些起色,没想到,安平他爸和他妈一起出车祸,死了。

  安平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走的更早。

  他爸和他妈也都没有兄弟姐妹。

  最后,他爸,临终前,把他托付给了我。

  安平他爸走后,我公司的生意是越做越好。

  九七,九八年的时候,安平正好二十出头。

  他向我要,他爸在公司的那一半股份。

  安平是我看着长大的。

  他有几斤几两,我一清二楚。

  他不是做生意的料。

  我既不想公司毁在他手里,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绝。

  我给了他十万,作本金,让他在五年内,给我翻一倍。

  他做到了,我就把公司一半的股份给他。

  我说了他不是做生意的料。

  果然,五年后,十万块钱,他亏的一分不剩,还欠了二十万。

  我帮他把钱还了。他也安分了,不再给我提要股份的事了。

  两年前,我渐渐从公司退了下来,把公司交给了我儿子,我自己则搬到了这栋小别墅里。

  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做噩梦。我经常梦到安平他爸临死前的样子。

  一个多月前的夜里,我更是看到了安平他爸,在别墅里,不停地走来走去。

  一开始,还是只是我一个人看见,后来,我儿子,我女儿,还有安平,都看见了。

  半夜里,黑漆漆的,安平他爸,在别墅里,不停地走来走去。”

  “你们一家人都看见了?”我问包成业。

  包成业点点头。

  送走包成业,我心里突然出现一个疑问。

  在茶馆的时候,包兴财跟我说的是,他爸,也就是包成业,见鬼了。

  他并没有提到他自己也见鬼了。

  而且,从他当时吊儿郎当的语气来看,他似乎对见鬼这件事并不在意。

  就在这个时候,门又开了。

  包兴财走了进啦。

  “我家那老东西来过了?”他问。

  我点点头。

  “他跟你说了啥?”他接着问。

  我笑笑,不说话。

  “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家那老糊涂,一直以为是黄安平他爸,因为他没把公司一半的股份,给黄安平那没用的东西,所以来找他了。”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

  “不过,我知道,事情不是这么一回事。

  黄安平那没用的东西,当年娶包晓兰,就是为了公司的股份。

  他指望着,我家那老东西一死,他能通过包晓兰,和我平分公司的股份。

  我能让他如意吗?

  一个多月前,我就拾掇我家那老东西,立了一个遗嘱。

  老东西死了以后,公司所有的股份都归我。

  从老头子立了遗嘱那天起,黄安平和包晓兰就赖在别墅不走了。

  也从那时候起,我们家就开始见鬼了。”

  “你的意思,这鬼是黄安平召来的?”我问道。

  包兴财点点头。

  “你不怕吗?”我犹豫了一下,问道。

  “怕?怕个啥!我胆子大的很!”

  说完这句话,包兴财就走了。

  我也睡了。

  半夜的时候,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被人推醒了。

  我一看,是黄安平。

  他露出两行大白牙,朝着我笑。

  “小兄弟,我岳父,我小舅子,是不是都来找过你了?”他说。

  我看看他,点点头。

  他又朝我笑笑,一副循循善诱的样子,说:

  “小兄弟,明天,你只要跟我岳父说,是我爸,因为他没给我公司的股份,在下面很不高兴,所以来找他了,我就另外再给你十万块钱,你看怎么样?”

  我笑笑,说:

  “你现在过得不也挺好的,何必再惦记这那些股份?

  你岳父也说了,你不是做生意的料,十万的本金,一分没挣,还亏了二十万。”

  “狗屁!我不是做生意的料,他儿子就是了?

  他儿子就是赌鬼,天天就知道赌赌赌……

  他这些年,输的钱可比我做生意亏的多多了。

  他不还是把公司交他儿子手里了吗?

  他们家的人啊,就是想作弄我,让我一辈子给他们当牛做马!”

  听了我的话,黄安平情绪很激动,低声嘶吼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黄安平稳了稳情绪,又冲我问道:“小兄弟,你就给句痛快话,这个忙,你帮不帮吧?”

  我还是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问道:“你也见到鬼了吧。”

  他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你不怕吗?”

  “那……那不是我爸吗?我……我有啥好怕的?”

  他吞吞吐吐地说。

  **********

  今天,就这一章了。

  到我上传这章的时候,收藏已经破了四百。

  这么一来,我总共欠大家20章了。

  我买的键盘,今天也终于到了,明天三更,还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