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不要自作多情

  他的琴声之中总像是有一份哀伤,孟夕然细细地听着,她不是很懂音乐,但是她肯用心去听。

  他最后将手从琴上拿下来,看向她的眼神有些悠远。

  可,这是第一次,秦越寒弹琴给她听,只有她一人在场。

  前段时间的那些不愉快,似乎也都可原谅了。

  “你喜欢这些曲子么?”秦越寒问她。

  “喜欢,很好听。”孟夕然顺从地点头,怎么会不喜欢呢?这是他头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单独弹琴给她听,哪怕不好听,她也欢喜到了心中。

  可是秦越寒在听到她这样回答的时候,眸色却是冷了一下。

  她刚刚听他弹琴的模样认真极了,真像曾经苏星月屏气凝神听他弹琴的模样,可是她永远都不会是苏星月,因为星月总能听出曲子的灵魂,跟他品鉴一番,包括作曲人的心境,还有曲式,而孟夕然不能,她唯一知道的就是好听而已。

  真是个无趣的女人。

  秦越寒没有再说话,转身走出了琴房,扔下孟夕然就径自去了书房工作。

  翌日下午,快到饭点了,孟夕然正准备下楼去餐厅吃点东西,客厅就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秦越寒走进来,没有换鞋。

  “走,带你出去吃东西。”他这样对孟夕然说,神情之间很自然,似乎没有任何不妥,孟夕然悬起来的心放了下来。

  “好。”她跟在他后面出了门,他甚至在让她进车门的时候伸手挡了一下,很体贴的模样,她的眼睛有些发热。

  或许这是他对前段时间那件事情的补偿吧,她这样想着,心中那些不愉快原本就经过了时间的安抚,现在更加烟消云散。

  他没有问她想要去哪家吃饭,而是直接带她来到了城南的一家日料馆,孟夕然知道,这是从前苏星月最喜欢吃的一家餐厅之一。

  苏星月喜欢吃日料,也喜欢吃淡味的中式菜,接受度很广,但是不喜辛辣和苦味,秦越寒点菜的时候,完全跟从前带苏星月来的时候点的一模一样,一样的刺身、饭团,却并不要芥末,因为苏星月不喜欢。

  孟夕然自然是没有什么异议的,哪怕明知道,他把她当成苏星月的替代品,她也不能表达任何的不满,原本就是来赎罪的,她欠他们的。

  等待上菜的时候,孟夕然无意识地用手指敲了敲桌子,秦越寒看了,眸色温柔下来,甚至开口跟她说:“以前来这家餐厅吃饭,我总喜欢点一杯气泡水,刚刚忘了点,一会儿让服务生加上。”

  她点点头,淡淡笑着。她不喜欢气泡水,但是她愿意接受。

  菜上来了,她吃饭的模样不大斯文,但却并不让人觉得粗鲁,只觉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女孩子,因为喜欢食物,所以充满热情地消灭着面前的食物。

  秦越寒神色越发温柔,甚至伸出手,用餐巾帮她将唇边的酱汁擦去。

  这样的动作,很暧昧,也让孟夕然觉得很是受宠若惊。

  “我,我自己来就好的……”

  “总是这样狼吞虎咽不好。”他笑了,唇边的笑意很宠溺,像极了当年跟苏星月在一起时。

  孟夕然感觉他看向自己的目光,总像是穿过她在看另一个人,那眸色飘忽,一点也不真实。

  可是她陷在他这一点点的温柔里面,明知是梦,也不愿意醒来。

  她尽力配合着他,忆起之前苏星月的举动,她都会尽量模仿,比如她和气泡水的时候,总喜欢一口气喝一大口,然后感受着那些气泡在口腔里面的特别的感觉。

  孟夕然照做了,她看到秦越寒那眸中的温柔更深了一层。

  他看她心情很好,之前两人之间的阴霾一扫而空,她唇边的笑容扬起,脸颊有浅浅的酒窝,平日里总是苍白的脸色也有了血色。

  不知为什么,他的唇角也跟着渐渐上扬,或许是被她感染,也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

  但,很快,秦越寒的心中就敲响了警钟。

  这个女人不过就是星月心脏的容器而已,跟她在一起,他又怎么能感到这样的开心呢?

  孟夕然还不知道他的这些想法,她脸上的笑容还很灿烂。

  “你不必这么自作多情,我不过是希望你能活得开心一些,这样她的心脏也能更好地呆在你身体里。”

  秦越寒将话给说明白了,他的心里反倒没有了解脱的感觉,更多的则是一种不忍心,特别是在看见孟夕然的表情的时候。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孟夕然只是苦涩了一瞬间,下一秒她就钻到桌子底下去了,她原本被甜蜜充满的心瞬间就变得苦不堪言。

  她的勺子呢?掉到哪里去了?孟夕然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刚刚勺子分明是从手中掉下来的,怎么桌子底下没有?

  秦越寒皱了皱眉,觉得孟夕然在逃避他,但又觉得这样说明白了才好。

  “下回不要在做这种蠢事。”他说。

  孟夕然愣了一下,依旧装傻充愣的从桌子下慢慢的爬出来,点点头。

  她不想承认,所以用沉默代替一切,可偏偏这一点秦越寒看出来了,他猛地抓住了孟夕然的手,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说的是不要学星月,你爬到桌子底下也好,被人耻笑也好,不要再让我发现你故意学星月给我看,这样只能够让我恶心。”

  除了好孟夕然还能说什么呢?她原本不愿意承认的,可秦越寒不愿意放过她,就连这一点点的念想也不给她,要把这*裸的话挑开。

  她深深的吸一了一口气,完全不管自己的样子是不是难看,拼命的点了点头。

  秦越寒的手缓缓放开,而孟夕然也在位置上做好,在外人看来一派和气,他更是毫不吝啬他的笑容,叫来了服务员为孟夕然更换餐具。

  “吃饱了吗?”

  刚才的一切就像是没发生过一样,秦越寒变回了温柔的样子,可孟夕然现在完全是味同嚼蜡。

  不过就是做戏罢了,她能够接受,所以孟夕然也扬起了笑脸,秦越寒能演的她也能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