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内乱

  “欺人太甚!”杨天峰断喝一声,声如洪钟,立马将乱哄哄的现场震得鸦雀无声,那些拳馆的拳师与拳手们,无一不用最震惊的表情望着这位在北州市颇有名望的大人物。

  哪怕是齐宁,在听到杨天峰的这声大喝以后,都是心中隐隐一惊,因为她很清楚,杨天峰平日里沉稳笃定,如此恼怒还是第一次!

  “杨老……”齐宁知道事情不好,赶忙开口要去缓和。

  杨天峰铁掌一横,一脸阴沉的低喝道:“齐总,不要说了,难道你觉得事到如今我还要忍耐什么吗?”

  齐宁脸色一白,看向林烽。

  林烽却一脸淡然,扫了一眼齐宁后,如水目光落在杨天峰身上:“那你想怎么样?”

  杨天峰一双泛着浑浊的老眼狠狠瞪着林烽,越发的低沉道:“你说呢?你以为我杨家就是那么好欺负的?我杨天峰在这北州市纵横多年,年轻时也是一方强人,虽然隐居多年,可也没到谁都可以欺负的地步,小子,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只是个保镖,而哪怕是齐宁,也要卖我老夫几分薄面!”

  林烽闻言笑了笑,只觉得老头的话有意思,对方这么说,难免有些自以为是了。

  “现在,立马跪在我拳馆门口,我杨天峰既往不咎!否则……”杨天峰冷冷道,“你可以先去打听打听我的手段!”

  林烽突然哈哈笑了出来,又苦着脸摇头道:“你如果这么说,那我还真想试试你的手段了!免得别人说我欺负你老人家,我只出一只手如何?”

  林烽做了个戏谑的表情,伸出一只手,满脸讪笑。

  杨天峰知道自己是被林烽给嘲弄了,表情越发难看,嘴角抽搐了一下,突然爆喝一声:“你这真是在找死!”

  说话间,杨天峰已经猛的浑身一震,全身力气都涌进一只拳头里,猛的打了出去。

  众人见这拳头都是一惊,几个拳师几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杨耀更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惊呼道:“这……我爸这也太看得起这小子了吧?这一招已然是有些年未曾用出来了。”

  众人闻言也是惊叹不已。

  “想不到老馆主已经年近花甲,出拳却还能如此的惊动有力,这一拳估计我再练上三十年也打不出啊!”

  “厉害厉害,今天真是大饱眼福啊,竟然看到老馆主大显神通,想必这小子今天不死也伤了!”

  “就该弄死这小子,就凭他也敢看不起我们拳馆,什么德行呢!”

  拳馆的这些人纷纷冲着林烽指指点点,目睹着杨天峰裹挟着强劲力量的一拳打向林烽。

  只是此时林烽却仍旧没有任何反应,镇定自若的看着杨天峰那双锐利的眼睛,简直就像是在对待空气。

  “住手!”突然林烽身旁传来一声呵斥,众人寻声望去,赫然看到一个纤细身影竟然张开双臂,猛的走到了林烽的身前,大有替他挡住杨天峰劲拳的意思!

  是齐宁!

  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谁也没想到,这种时候,齐宁会突然跳出来。

  有些人甚至吓得脸色惨白,因为只要稍懂一些的人就知道,像杨天峰这样的一拳打出去,想要接住是很难的,想到躲避是不可能的!

  甚至于杨天峰自己想收住这只拳的力道,事到如今都已经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杨天峰一见这突发状况,顿时脸色剧变,身体想要快速调整,因为此时他的拳头就要碰到了齐宁。

  齐宁是何等尊贵,虽然齐宁要尊敬的叫他一声杨老先生,可是说到底杨天峰只是个给齐家打工的,误伤老板这种事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

  可即便这么想,即便杨天峰想要快速调整已经是来不及了,齐宁甚至都能够感受到凛冽拳风!

  “快躲开!”杨天峰千钧一的大吼一声,“我收不住的!”

  拳馆的其他人更是大惊失色,他们很清楚杨天峰所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谁都清楚此时想躲开,与能否躲开根本就是两层意思!

  这种时候,能躲开这拳的,估计都是一些传说中的顶级武者,而齐宁呢?仅仅是一个弱女子罢了,她拼着一股子鲁莽劲头冲到了林烽面前,可最后呢,根本就是在送死!

  众目睽睽之下,杨天峰的拳头直接撞击向齐宁胸口,此时哪怕是齐宁都已然脸色惨白,她也已经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一件多么傻的事情!

  她无非只是想让二人化干戈罢了,却不想是这样的结局。

  齐宁曾经有幸见识过杨天峰的实力,简直堪称恐怖,当年其就是靠着一双铁拳打出名堂的,她可不认为自己那柔弱身体能挡得住杨天峰!

  今天肯定是要出大事了!

  这几乎是所有人心中的一个共识!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等着惨剧发生的时候,所有人却赫然发现,齐宁 身形突然一闪,竟然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姿态,猛的躲过了杨天峰的拳头。

  “怎么……怎么可能?”有人惊呼一声。

  所有人再次看向齐宁,却发现闪过一旁的齐宁,此时也是一脸的惶恐,不安的双手捂着胸口,不知所措的看向四周。

  但不管怎样,齐宁总算躲了过去,方才最紧张的杨天峰此时彻彻底底的松了一口气。

  他大口喘了几下,一脸殚精竭虑得看向齐宁,忧虑道:“齐……齐总,你没事吧?”

  这时拳馆所有人立刻围了上来,哪怕是刚刚被林烽扇了十巴掌的杨耀也悻悻然的跑了过来。

  “没……没事!”齐宁感觉自己腿有些软,看了眼四周,最后目光落在了自己身后的林烽身上。

  虽然此时林烽已经松开了手,但她很清楚刚刚如果不是林烽果断的救下了自己,此时她可能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齐总,这人只是一个保镖,您何必为了他去犯险?刚刚如果不是我爸及时收手,可能现在您已经都……”杨耀赶紧跑过来说道。

  听到 这种睁眼睛说瞎话的,林烽也是一阵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