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小花猫

  盛卿卿微笑想要盘碟都给收拾好,但刚拿起盘子,就被拦住了。

  “这菜都是你做的,哪里能让你这孩子洗碗。留下来给牛余这小子洗!”

  牛余难得竟是没有唱反调,连声应道:“对对对,阿卿妹妹留着给我洗。”

  盛卿卿觉得有些奇怪,“二婶呢?”

  往日牛家的家务活都是牛二婶做的,而牛二叔和牛余则是出去做活了。今日碗竟是要牛余来洗,而且她来了这许久,竟是都没看见牛二婶的身影。往日只要听见盛卿卿的声音,牛二婶一般很快就会迎出来了。

  但牛家父子都是不以为意的模样,牛余懒洋洋的瘫倒在椅子上,闻言道:“我娘回娘家去了,这不是快过年节了嘛,回去送节礼呢。这幸好你来了,要不我和我爹中午就只能啃饼子凑活一顿了。”

  盛卿卿瞬间了然。

  她们家没什么亲戚,自然是没有这规矩,却是忘了这茬。

  “那这碗就留给小余哥洗了,你可千万别给我摔没了啊。”盛卿卿调笑了一句,算是对刚才食物有毒那句调侃的返还。

  牛余哼哼了两声,“哥洗碗的手段,你还不了解吗?绝对一个不少!”

  盛卿卿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在原主的记忆里,牛余小时候非常的调皮,但他爹又找不出办法教训他,因着这小子在你面前那是答应的好好的,一转头就又开始调皮。最后还是牛二婶找了个洗碗的活计给牛余,答应他要是洗干净一个碗,就给他一颗糖吃。要是打碎一个碗,那就要被打一顿。

  对小孩子来说,糖果是十分有吸引力的。那时牛余才五六岁,和盛思明差不多大,但他脑子可没有盛思明那么好,傻乎乎的就应下了。

  五六岁的孩子,手掌还没有碗口大,哪里能洗得了碗,所以基本上就没有成功洗过碗。每次都是免不了被打,糖更是从未吃到过。而牛二婶虽然损失了一些碗,却能够将这个调皮的小子锁在洗碗池前,大大减少了牛余捣蛋的机会,免得村子里的人来找麻烦。

  “对了,昨晚的事你和二叔都知道了?”

  牛余眨了眨眼,点头道:“我不清楚,我娘不让我出去,但我娘自己去了,我爹也去看了,听说还帮你喊了几嗓子。”

  盛卿卿感激的朝牛二叔笑了笑。

  她就觉得昨晚那几个带头喊将刘秋翠赶出去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耳熟,果然其中就有牛二叔。还有昨晚上把盛芝芝和盛思明从地上扶起来的妇人,虽说天黑看不清面容,但盛卿卿一眼就认出来了,那分明就是牛二婶。

  “举手之劳,举手之劳。”牛二叔毫不居功,笑吟吟的说道:“你们几个孩子那般不容易,怎么能眼看着那恶毒妇人欺负你们。”

  他说的轻描淡写,但盛卿卿已经将这个恩情记在心里了。何况他们姐弟在牛家蹭了不少顿,这也是一种恩情。

  盛卿卿深吸了一口气,笑道:“大恩不言谢,以后我挣了银钱,定要请二叔二婶好好吃一顿。”

  牛余听着就不满了,“怎么就只有我爹娘,我呢?!阿卿妹妹你可不要忘了我啊!”

  “不请你,到时候你自己付钱。”盛卿卿毫不客气给了他一个白眼。

  牛二叔哈哈大笑。

  在牛家又坐了一会儿,说了一些十里八村的热闹事,盛卿卿便起身告辞了。

  临走时牛余把洗干净的碗筷盘子塞进了她的篮子里,又从屋里抓了一个纸包,一起放了进去。

  “诶,这个是什么……我们不能白要的!”盛卿卿想要推拒。

  之前家里穷困没办法,已经耗费了牛家不少东西,现在他们家也勉强算是可以糊口了,再去拿别人家的东西,可是有些无耻。

  “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牛余拍开她推拒的手,不由分说的一把塞进篮子里,然后才道:“只是一些柿子饼,我娘亲手做了,你带回去给思明吃。芝芝那个调皮丫头,就不要给了。”

  柿子确实不算什么好东西。

  盛家村临山,在山边便有一大片无主的柿子树。每到秋天,村民便要成群结队的去采摘,留着给孩子当水果吃也好,像牛二婶这般做成柿饼也好,都是很好的选择。

  盛卿卿便也不推拒了,只是听到牛余的话,还是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小余哥这促狭鬼,要是让芝芝听到你的话,怕是又要和你闹了。”

  “闹吧闹吧!”牛余很是无所谓的摆手,嘿笑道:“难道我还怕她一个小丫头不成。”

  这纯粹就是在吹牛了。

  盛芝芝那丫头要是真的闹起来,脾气可是了不得,不要说牛余了,就是盛卿卿这个亲姐 ,都是拿她没办法的。

  “你就吹吧,我这就回去告诉芝芝去。”盛卿卿幸灾乐祸的提着篮子往家里跑。

  牛余一惊,以为她真的要和盛芝芝说,立刻想要赶上去。

  可惜盛卿卿跑的很快,院门再一关,徒留牛余在外面着急。

  ……

  盛卿卿并不是那种会高密的人,而且她也担心,要是盛芝芝这丫头真生气了,到时候可不好收场。

  所以进了院子之后,她就变回一本正经的模样,权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去了后院看一眼,两个孩子还在那里玩耍。

  盛思明比较文静,一直在旁边观察每株植物的涨势如何。那几株青葱,还有苜蓿草在浇了空间泉水之后,竟然在寒冷的冬天都长得郁郁葱葱的,也它们都长在盛家后院,外人看不到这神奇的一幕。

  而相对之下,盛芝芝却是闹得慌,一直在逗弄两只兔子。盛卿卿很怀疑,要是她没有给那两只兔子喝过泉水的话,这两个小可怜怕是已经被盛芝芝玩死了。

  但现在两兔子看起来都强健的很,毛发雪白,所以盛卿卿也没有怎么担心。

  趁着两个孩子去玩耍了,她就打算去把家里里里外外外给清理一遍。

  盛家穷了那么些年,家里值钱的东西早就能卖就卖了,但也并不排除是否有漏网之鱼。毕竟之前当家做主的是三个孩子。

  而且这快过年了,确实应该把家里清理干净,既卫生,也能过个好年。

  清理屋子,就不用泉水了,未免太过浪费。虽说至今为止,空间里的水源都没有断过。厨房的水缸里还有不少水剩下,都是孔高明之前在的时候,去河里打的。盛卿卿就从其中倒了一大盆,又找了一块破布出来。

  这破布其实是他们姐弟穿坏掉的衣服上撕下的,用来擦洗也是物尽其用。

  用着这两样东西,盛卿卿将主屋来来回回擦洗收拾了一遍。至于客房和厨房,一个没必要清理,另一个则是天天清洗,干净的很。

  别说,这次清洗,还真的有些发现。

  就在一处小角落里,有许多木箱堆积着。这些木箱大多有半人高,都是盛父还在世时,自己打造的。但因为用的不是什么好木材,又笨重,所以一直也没人买,就堆积在这里。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一窝小动物,在这里做了窝。

  “咪——”

  一只小小的狸花猫正躲在箱子围成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它看起来还未满月,但周围并没有母猫生活的痕迹,且它十分的瘦弱。虽然感知到了盛卿卿的存在,奋力想要逃离,却没有力气,只能缩在原地,低声叫着。

  盛卿卿伸手在小小的身躯上轻轻抚摸了一下,感觉自己一只手就能将它的身躯笼罩起来。

  太小了,也太瘦了。

  似乎感受到了盛卿卿掌心的温暖,本来在发抖的小猫慢慢的平静下来了。它的眼睛是琥珀色的,此时茫然的四处找着盛卿卿的身影。

  “小可爱。”盛卿卿被逗笑了。

  她想了想,从空间里找了一点泉水出来。并不多,也就一小勺的量,凑到小猫的嘴边。

  小狸花猫似乎也能感知出这是好东西,并不用催促,立刻凑过去将勺子上的泉水都给喝了,最后还一点也不放过,只将勺子舔的一干二净。

  喝了泉水之后,小狸花猫的精神果然好了许多。至少它的叫声都响亮了一点,不似刚才那般,上气不接下气,声音微弱。

  小猫惬意的躺在地上,但还在用双眼不断捕捉盛卿卿的身影。好像它知道盛卿卿就是那个带给它生机的人。

  盛卿卿又试着在它身上摸了摸,这次小猫不仅没有发抖,还朝着她的掌心凑了凑。盛卿卿便将它抓了起来。

  小猫有了精神之后,便有些调皮。它以为盛卿卿在和它玩耍,便用用两只前爪捧住盛卿卿的手指,小嘴巴在手指上轻轻咬着,两只后爪也蹬在盛卿卿的手臂上。

  这猫抓在手上后,就看的更直观了。

  绝对没有超过一个月,应该是刚生出来十几天左右,这小爪子和尖牙都还没长出来,嘴巴啃在手指上,盛卿卿只能感受到酥酥麻麻的感觉,没有丝毫疼痛。也不知道母猫跑去哪里了。按理说,只有超过三个月,母猫才会将小猫抛弃的。

  盛卿卿在小猫的身上又轻轻摸了两下。

  “看来你妈妈也不要你了,以后就跟着我好了,我一定会好好养你的。你的眼睛和琥珀一样,那以后就叫你琥珀好不好?”

  “咪——?”

  盛卿卿笑眯眯的将它抱在怀里,只当小猫是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