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该有的都有了

  吴中元并没有避讳王欣然,也没有避讳赵颖,她们每人得了一张,也知道对方也得了一张。

  这两张纸都没有对折,所以王欣然和赵颖都看到了对方纸上的文字,同时也知道二人所得到的纸上的文字字数大致相等。

  这一刻王欣然和赵颖脸上都有不满显露,因为吴中元并没有对她们区别对待,而她们都认为吴中元会对她们区别对待。

  “翻译之后早些给我。”吴中元说道。

  赵颖点了点头,离座站起,拿着那张纸走出了教室。

  王欣然瞅了吴中元一眼,“为什么给她?”

  “你不该问这个问题。”吴中元说道。

  “这就是当日那个乞丐写下的文字?”王欣然问道。

  “他不是乞丐。”吴中元不满的看了王欣然一眼。

  “你就不怕我跟她合作?”王欣然又问。

  “怕,”吴中元点了点头,“所以给你们的并不是连贯的语句,而是无序的单字。”

  王欣然又瞅了吴中元一眼,拿出手机,拍下了那张纸上的文字,“你有做特工的潜质。”

  吴中元正在自书袋里掏拿课本儿,听到了王欣然的话却并未接话,也没有抬头。

  “既然打乱了顺序,你怎么判断我们谁翻译的内容是正确的?”王欣然又问。

  “这两张纸上的文字有些是重复的。”吴中元随口说道。

  “如果重复的那些文字,翻译结果不一样怎么办?”王欣然自认为吴中元百密一疏。

  吴中元没有接话,不是无言以对,而是不想透露太多,当日吴追画写的纸张共有二十一张,前十八张记载的是重要内容,第十九张是吴追关于鸟人情况的叙述,最后还有两张图形和数字,图形是他询问回归是否可行,吴追给出的肯定答复。而文字则是吴追画写出来,告知他本族人员结构的。

  第十九张纸上的文字,他此前分别给了王欣然和赵颖,那张纸上有几十个文字,其中一些字在前十八张纸上也有出现,而他分给二人的两张纸上的重复文字,其中就包括此前那张纸上的部分文字。

  “你师兄和你嫂子的事情,我很抱歉。”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又没有接话,王欣然回总部时黄萍还没出事儿,王欣然提及此事,说明她知道在她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至于说抱歉,那是因为不管是林清明出事儿还是黄萍出事儿,她和她身后的那些人都没有施以援手。

  王欣然没想到吴中元会不接她的话茬,不过不管吴中元接不接话,原本想说的话还是得说出来,“你如果能劝说你师兄自首,我们会帮他争取特殊缓刑。”

  吴中元歪头看向王欣然,“你们知道他在哪儿?”

  王欣然摇了摇头,“你应该知道。”

  吴中元又不接话了,信任这东西想要建立起来很难,想毁坏却很容易,王欣然背后的势力欺骗过他一次,他很难再相信对方。最主要的是王欣然说的是‘争取’,这就说明即便找到林清明并劝他自首,林清明也不一定就能活命。

  “你可以试着相信我们。”王欣然说道。

  “在必要的时候,我会的。”吴中元的语气很平静。

  “这段时间你变化挺大。”王欣然有感而发,此前吴中元一直是比较开朗的,但现在却是忧心忡忡。

  “我经历的那些事情,如果落到你的头上,你的变化会更大。”吴中元随口说道。

  王欣然还想说话,赵颖回来了,坐到了吴中元的右侧,“二十四小时之内给你译文。”

  吴中元点了点头,而王欣然则冷冷的瞅了赵颖一眼。

  这时候的赵颖已经不需要再假扮富家千金了,回归本来面目,见王欣然瞅她,面露不屑,回以挑衅冷笑。

  王欣然轻蔑撇嘴,懒洋洋的冲吴中元说道,“什么时候翻译出来,什么时候给你,慢慢等吧,我们的办事效率你也知道,肯定快不了。”

  “嗯。”吴中元应了一声。

  上课,吃饭,睡觉,三点一线,吴中元晚上就待在宿舍里,哪儿也不去,恶补汉字发展简史,这本来就是考古必修课,只是不是大一学习的内容。

  除了课本上的知识,还可以用平板电脑上网,阅览各大图书馆的馆藏书籍,根据以往的考古发现,可以确定中国的汉字发展大致经历了八个阶段。

  殷商之前是书画同源,殷商很多人不了解,但一说商纣王知道的人就多了,在那个朝代之前,文字和图形是混用的,文字像图画,图画也像文字。

  商朝,甲骨文开始出现,能被翻译出来的文字约有一千多个。

  周朝,金文开始使用,所谓金文,实际上就是熔铸在金属器皿上的文字,比甲骨文要成熟一些,可翻译的文字也更多。

  秦朝多用篆字,汉朝盛行隶书,唐朝常用楷书和行书,宋朝则是宋体和仿宋体,自宋朝之后,文字基本上就没有很大的改动了,最后一次大的改动是建国之后的改繁体为简体,这样的改动只在大陆地区,而台岛仍然使用之前的繁体字。

  现代有很多古文字学家,以郭沫若和季羡林为代表的一干学者出版了很多关于文字演变的书籍,这些书籍极具参考价值,一个文字,按照历史年代的不同,会有多种字体的备注参照,吴中元看的就是这类内容。

  有句俗话叫老子英雄儿好汉,有个有本事的爹当靠山,儿子成功自然更容易一些,推敲文字也是这样,有了这些学者的研究结果为参照,逐一对照吴追写下的文字,竟然也有些许收获。

  整体来说,远古文字与甲骨文还是有一定相似度的,只是这种相似度并不是很高,费了大量工夫,最终能大致认定的文字不过二十几个,还不敢确定这二十几个文字就一定是对的。

  即便是这样,吴中元还是非常高兴,因为可以大致认定的这二十几个文字里,有两个文字是连在一起的,而且是他没有写给王欣然和赵颖的那九个字里的两个,这两个文字是“雒水”

  雒水即是后世所说的洛水,是个河流的名字,发源于陕西,主要流经河南,别看河南现在的经济不很发达,却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所谓的中原地区,指的就是以河南为中心的大片区域,这也是远古时期各部落最为集中的区域。

  开学一个周了,赵颖和王欣然除了上课和吃饭时会和吴中元坐在一起,平常时候也看不到吴中元的影子,她们不知道吴中元在做什么,同样,吴中元也不知道她们在忙什么。

  经历了高考的巨大压力,一旦考上了大学,大部分学生会有释压反弹,具体表现在放松的玩耍,放肆的谈恋爱,很多时候只是为了玩儿而玩儿,为了谈恋爱而谈恋爱,好像不这么干,就吃了天大的亏一样。

  起初吴中元是一干同学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儿,但后来,同学们开始同情他了,同学们虽然浮躁,却不愚蠢,都看出了王欣然和赵颖与吴中元不是男女朋友,二人只是跟着吴中元,并不见吴中元跟她们之中的哪一个花前月下,谈情说爱。

  只能看不能吃,这是同学们同情吴中元的主要原因,但是在同情之余,也会纳闷儿,吴中元到底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这两个美女又是什么来头儿。

  拜托赵颖翻译的那部分文字,赵颖早就将翻译结果交给了吴中元,但吴中元一直没有着手整理,他在等王欣然翻译的那一部分。

  第九天傍晚,吴中元的电话响了,是个陌生的本地号码。

  吴中元没什么社交,见到陌生号码,最先想到是不是林清明打来的,但是接通之后却发现不是林清明,而是一个陌生人。

  起初他还没想起对方是谁,直到对方提起宛山海,他才想起此人是不久之前请他去看风水的李先生。

  李先生很兴奋,原因很简单,放进别墅水潭的金鱼过了八天了,还活着。

  吴中元没在电话里跟李先生多说什么,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借用了王纪泽的手机给李先生打了过去,只说自己的手机没电了。

  李先生要请他吃饭,吴中元同意了,让李先生半个小时之后来学校门口接他。

  这次,吴中元拿了手机,只是把手机关机了,通过手机定位需要手机处于开机状态才行,这是他最近才知道的事情。

  王欣然和赵颖没在楼下,吴中元溜达着出了校门,远远的就看到李先生的轿车停在路旁,出来之后径直上了李先生的车。

  晚上八点,吴中元自己打车回来了,空着手。

  但空着手并不等于空手而归,实际上他是拿了李先生的酬金的,确切的说是一张银行卡,里面有多少钱他没查过,虽然李先生说的是‘一点心意,’,但估计数目不会很小。

  学校门口有ATM取款机,一查,吓一跳,一个一,后面一串零,细数,六个零。

  震惊之余,吴中元也感觉到了踏实,人需要什么,就会看重什么,他现在非常需要钱,不是为了生活费和学费,而是不久之后他就会离开学校,独自踏上回归之路,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去,也不知道自己都要去哪些地方,有了钱,至少可以不用为生计发愁,能够心无旁骛的去寻找和探索。

  回到宿舍,宛山海又出去跑騒去了,只有王纪泽一个人在,见吴中元回来,王纪泽抬头看了他一眼,“刚才牛仔裤来找过你。”

  “她有没有说找我干什么?”吴中元问道,牛仔裤是同学们给王欣然起的外号,赵颖也有外号,黑西装。

  “来给你送东西,”王纪泽随口说道,“你不在,她就塞你枕头下面了。”

  吴中元疑惑的拿开枕头,只见下面压着两张纸,这两张纸是折起来的,打开一看,又吓一跳,竟然是翻译结果,这么重要的东西,这家伙竟然处理的这么随意。

  “这么激动,是情书?”王纪泽问道。

  “不是。”吴中元摇头。

  “不是情书你哆嗦什么?”王纪泽笑问。

  吴中元没接王纪泽的话,歪身躺倒,长出了一口气,两份翻译结果都回来了,钱也有了,该有的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