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章 当年隐秘

  伊藤老鬼子不仅比很多人聪明,而且极其狡猾。但是,聪明人都有一个通病,就是想得太多。人一想多了就很容易落进某一个误区,再也出不来。伊藤老鬼子差不多就是这个状态。

  他不仅把我当成了一个想要抢夺黄金面具的外来者,而且觉得我占有着更为强大的资源,我正是凭借这这些资源才一次次的翻盘,一次次拿到面具。

  不过,他误会与否,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我要的只不过是他们当年进入平天海的真相,其余的事情我懒得关心,更没有必要去解释。

  我淡淡说道:“既然你想通了,我就不再拐弯抹角了。两种选择摆在你门面前,我不用说,你们也应该知道,两个选择是什么吧?”

  孙老头长叹了一口气道:“我说。”

  伊藤明川急声道:“住口,你说出来必死无疑,不说的话……”

  孙老头摇头道:“算了吧!这么多年,我也算是活够了,再说,我也想知道,平天海里折磨了我这么多年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孙老头看向伊藤明川道:“以前我最大的愿望只有一个,那就是得到平天海里的秘密。自从我离开了平天海之后,我的心愿就变了。第一,我想亲眼看看平天海里的秘密,第二,就是等着你的回来,亲眼看着你死去,无论你死在谁的手里。”

  “你……”伊藤明川咬牙道:“别忘了,当年的事情还有你一份儿。”

  “对!”孙老头沉声道:“当年的事情确实有我一份儿,那时,我没想到,你会心狠手辣到连屠了三个村子,那是千把号的乡亲啊!你不死,我永远闭不上眼。”

  孙老头狠狠闭了闭眼睛:“这么多年,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他们浑身是血的站在我面前找我讨命。我再有什么神通也送不走那些冤魂,只有你死,他们才能安心,我才能闭眼。”

  伊藤明川还想说话的时候,我抢先一步道:“老鬼子,你最好把嘴给我闭上。别以为你钻进陆心遥的身体里,我就奈何不了你。我想弄死你,有的是手段。”

  伊藤老鬼子算是被我唬住了,咬着牙闭上了嘴。

  孙老头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缓缓的说道:“这件事儿的起因,其实你已经猜对了一半儿。当初放出平天海秘藏消息的人的确是我。只不过,我当时并不是想让日本人知道,而是想引来一些专精盗墓的江湖高手。谁曾想,高手没引来,却引来了一群狼。”

  孙老头眼含恨意的看向伊藤明川,后者冷哼了一声扭过了头去。

  我低头看向孙老头:“你又怎么会知道平天海里有秘葬。”

  孙老头苦笑道:“因为,我无疑中闯进了平天海,我跟你说,我那老丈人让我拿回百年人参当聘礼的事情,其实真的,我为了寻找百年人参进了平天海,外面那座寨子就我生活几年的地方,一个到处是疯子和傻子的地方。”

  我忍不住扬眉道:“你在平天海里生活过几年?”

  “对!”孙老头道:“我进入平天海之后,就遇上一群姓萧的人。他们世世代代的守在平天海外围,守着那座日月峰,不让任何人进入平天海。”

  孙老头说的应该是平天海的真正守卫者,也就是契丹族人,那些人有可能从没出过平天海。

  或许,他们一开始并非全是近亲,但是经过近千年的融合,不是近亲也成了近亲,他们后裔自然不会完全正常。

  孙老头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继续说道:“我一开始并不知道平天海里的秘密,后来才发现萧氏族长竟然可以用黄金面具控制那些傻子去劳作,捕猎。我也开始旁敲侧击的探听黄金面具的消息。”

  我沉声道:“你向谁探听消息?”

  孙老头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向我的女人,萧族长给我的女人。他们也知道,近亲结婚的后果。所以,开始悄悄掠一些人回来分给族人。我就是他们掠回来的人。”

  “但是,他们为了守住平天海的秘密,每次都只掠女人,而且人数也不多。我算是一个意外吧!”

  孙老头不想在这件事儿上多说什么,含含糊糊的把话给带了过去:“萧家的女人对我很好,我也装着死心塌地的留在平天海,在山寨里过了几年。其实,我一直都在悄悄观察地形准备逃跑。”

  “我终于在几年之后找到了机会,从平天海里跑了出来。我出来之后,本来想要带着从寨子里透出来的百年人参回村里找小翠安安生生的过日子。谁知道,小翠早就已经嫁人了,等我回去时,她连孩子都有了。”

  “要不是萧家,我不会丢了小翠,也不会变成村里人的笑柄。我恨小翠他爹,更恨萧家。”

  孙老头眼中恨意渐渐萌发时,我冷声说道:“你还想得到平天海里的秘密吧?”

  “对!”孙老头点头道:“我想要得到平天海里的秘密,也想要黄金面具。那时候,我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带着黄金面具让小翠的爹,小翠的男人像狗一样跪在面前,乖乖的把小翠送给我。”

  孙老头的眼圈渐渐红了起来:“我当时只想了这么多,我发誓。我知道,我不是萧家的对手。我就只能找人帮忙,可我谁也不认识,我能找到谁?我那时候就像是疯了一样,什么的办法都敢想。”

  “我想来想去,终于找到一个收药材,皮货的人把消息给放了出去。我发誓,我当时就是想引过来几个江湖高手,谁想到能引来鬼子兵啊?”

  孙老头说到这儿时,我看似无意的拿起了伊藤明川带进来的手枪,摆弄着手枪冷声道:“你继续说。我就是看看枪里还有几发子弹。”

  被我捆住的伊藤家一老一少同时打了个激灵,一齐往后的挪了挪身子。

  他们以为我想杀人,其实,我目标并不是他们两个。

  孙老头前前后后说了两次他发誓就是想让人相信,他当时的苦衷,让人觉得他是无意犯错,有情可原。

  他没有必要跟我说这些话,我不是判官,更没牵扯到他们当年的恩恩怨怨,他的话是给别人听的——那个带着黄金面具的人应该已经来了。

  孙老头看了看我的脸色才继续说道:“伊藤那畜生来了,他当着我面儿糟蹋了小翠,一刀劈死了小翠的孩子,可我当时什么都不敢做,我怕自己也死在伊藤的手里,只有我活着才能报仇。”

  我冷声道:“我没工夫听你的苦大仇深,你给我继续往后说。还有,我记得伊藤真香说你会跳神,你跳神是跟谁学的?”

  “跟萧家族长学的。”孙老头低着头道:“那时候,萧族长很相信我,也有意要培养我,我就跟他学了一段时间的跳神。正是因为我会跳神,知道萨满教的事情,伊藤才把我留了下来。我几次想要……”

  我不等孙老头说完就厉声道:“我再说一遍,我没工夫听你废话,给我往后说。”

  我不是没有同情心的人,但是孙老头这个人不值得我去同情。

  孙老头只能把话给咽了回去:“伊藤那王八蛋也问过我在哪儿学的跳神儿,我就给他编了一个故事,说我是平天海守卫的后人,但是一起在受人欺负,实在活不下去了,才从平天海里逃出来。伊藤也相信了。伊藤逼着带他们……”

  “你最好把话说清楚。”这一次打断对方的是伊藤老鬼子,老鬼子冷笑道:“当初,是你主动带我们进了平天海,还是我逼你进了平天海,你心里比谁都有数。别把自己说成什么受害者,我是狼,你也是狼。”

  孙老头怒吼道:“明明就是你在逼我……”

  “够了!”我暴起一脚踹在了孙老头身上:“我特么跟你说了多少遍,别说废话,给我继续往后说。”

  孙老头被我一脚踹的嘴角滴血,眼睛里的恨意却丝毫不减:“我带着他们进了平天海,小鬼子灭了山寨,他们像是疯了一样的杀人,糟蹋女人,就连傻子也不肯放过。我的两个女人都死在了伊藤手里。”

  “狗屁!”伊藤明川声如夜枭一样笑道:“我在村子里杀个那个村姑的时候,确实不知道她跟你有什么关系,当时好多人都被我捆住,那个村姑连你的名字都没喊一声。谁能想到人群里还捆着一个痴情种子?”

  伊藤明川声带讽刺的说道:“可是我在平天海宠爱那个土著女人的时候,你不是一直在看着么?她好几次都在喊你救命,你不也无动于衷。甚至还帮着叫人进来。你总不会忘了,我杀那个土著女人的时候,还是你亲手帮我递的刀?”

  孙老头咬牙切齿的道:“我那么做都是为了取信你,好让我有一天能杀了你。我知道,你生性多疑,我如果不做出那些跟你一样畜生行径,你永远都不会相信我。”

  伊藤明川冷笑道:“别说的那么好听,我是畜生,你也是畜生,其实我们都是同一类的人。”

  “够了!”我暴怒道:“从现在开始,谁再多说一句废话,我让谁好看,继续给我往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