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两败俱伤

  心念微动,落凡来到血冠的空间内,立马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原来这里是一片无尽的黑暗与死寂,而如今却亮如白昼,生机勃勃。

   落凡清楚的感觉到,这里的空气变得清新,干枯的地面变得湿润,远处更有潺潺的流水声传来……

   而那柄破败不堪的铁剑,如今是熠熠生辉,光芒万丈。

   我的天啊,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落凡完全惊呆了,实在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龙吟虎啸般的剑鸣骤然响起,铁剑闪电一般地来到落凡的近前。

   “好剑,果然是一把好剑。”

   落凡眼神狂热,赞叹不已,反复打量着面前的长剑。

   此剑长约三尺三,四指阔,最特别的是,剑身两侧分别盘旋着一只狰狞咆哮的巨龙。

   两只巨龙附在剑身上,巧夺天工,栩栩如生,蜿蜒而上,直至剑锋,而两只龙尾徐徐而下,相互交叠,形成剑柄。

   “么的,这是如何打造出来的。”

   说着,落凡还掰了掰剑身上的巨龙,竟文丝未动,似乎早已经与剑身融为一体,长在了上面。

   落凡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狂喜,一把握住剑柄,感觉空若无物,而附在剑身上的两只巨龙竟然微微蠕动,似活了一样。

   轻轻的挥动两下,一道道波澜如涟漪一般跌宕起伏,就连周围的空气都被划开了似的。

   原本以为是破烂货,几次想丢得远远的,如今却变成了绝世神兵,落凡自然是欢喜不已,同时也暗暗庆幸,如果当初随便挑了一把,或是将铁剑丢弃,必定悔恨终身啊。

   “这都要归功于我的坚持,是我的坚持感动了上天,才能拥有如此绝世神兵。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落凡竟无耻的将这一切,归功于自己的坚持,好像早就将自己如何咒骂,如何嫌弃铁剑的事给忘了。

   出了血冠空间,落凡拿着宝剑打算去忠烈堂告慰祖先,这里面供奉的是落家的列祖列宗,每一位都是威名赫赫的将军。

   落凡兴致匆匆,正打算去忠烈堂,可是扭头一看,发现手中的哪里是什么绝世神兵,依旧是那个破破烂烂,锈迹斑斑的铁剑。

   这下,落凡再次傻了眼,刚刚在血冠之中他看得分明,碧波秋水,光芒万丈,双龙盘踞的神兵利器,怎么又变成了破烂货。

   难道是我看错了?刚刚自己出现了幻觉……

   落凡暗暗嘀咕着,然后心念一动,回到血冠空间,他惊诧的发现,破烂货又变成了绝世神兵,于是急忙又出来……

   往返几次,落凡得出一个惊奇的结论。在血冠空间里,这把铁剑就是双龙盘踞的神兵利器,而在外边,就会变回那个锈迹斑斑,破败不堪的垃圾货。

   落凡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沮丧的要命,同时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三月之后,仲夏已成深秋,战事已经结束。在瑟瑟的秋风中,火红色盔甲的步兵与骑兵,已经退到主战场之外的南部山头,大旗上的“辽”字依稀可见。

   主战场北面的山头上黑压压的一片,黑色的兵团整肃地排列在“燕”字的大旗下严阵以待,双目喷火的看着对面山头的辽军,只要一声令下,大军随时准备再次冲杀过去。

   而辽军也是如此,重新聚集成步骑两阵,同样愤怒的望着北面山头的燕军,做好了准备。

   如血的残阳渐渐消退,双方就这样死死地注视着,没有任何一方进攻,也没有任何一方撤退,主战场上尸骨累累,堆积成山,丢弃的盔甲和战车辎重,也没有任何一方去争夺。就像两只凶猛的雄狮,谁也不能先行脱离战场。

   这是一场奇特的战争,没有输赢,有的只是两败俱伤。

   落长生生擒辽国统帅楚振南,不过也被人暗算,箭头竟深入背心三寸有余,周围已经渗出一圈黑晕,随军郎中急的满头大汗,束手无策。

   “众将听令。”落长生面如土色,伏在军榻上有气无力的说道:“撤军。”

   说完,人便昏死过去。

   在场的每个人都清楚,英雄一世,踏惊涛骇浪如履平地的落长生,这一次恐怕在劫难逃了。

   乌云遮月,秋风瑟瑟。燕军依然是军灯高挑,严阵以待。对面山头的辽军同样灯火通明,严密戒备,等着在明日的激战中抢回主帅楚振南。

   今夜最大的事情就是养精蓄锐,准备明日一战,那才是真正的你死我活。

   千澜大陆各诸侯国,还不没人擅长偷营劫寨之类的伎俩,千百年来一直是堂堂之阵,正正之旗的正面决战,休战就是休战,绝少有一方会乘着黑夜休战之机偷袭对方。

   但此时燕州已经开始悄悄撤军,只留下一座空空如也的大营。

   泰锋,将军府。

   风高无月,浓云遮天。

   落长生奄奄一息的瘫在床上,旁边是心急如焚的落凡。

   当得知落长生身负重伤,穆泽立马派遣太医前来将军府,可是落长生伤的太重了,箭头还淬了毒,又耽搁了几天在路上,所以太医们也是束手无策。

   落凡双眼通红的坐在床边,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自己唯一的亲人就快要死了,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双拳紧握,指甲已经潜入肉中,鲜血顺着落凡的指缝,一滴滴的落在地上。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一前一后的走进来两个老头子。

   落凡仗剑而立:“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夜闯将军府?”

   “凡……凡儿,不得无礼。”

   说着,落长生挣扎的想要坐起来,就见一身灰色长衫的老者来到床前:“你不要动,老朽来看看你。”

   落长生的精神似乎好了很多,将落凡赶了出去之后,激动的说道:“经纶老祖,您怎么来了?”

   “你都伤成这样了,老朽能不来看看吗?”

   说着,穆经纶看了老严一眼,这老头立马心领神会,拿出一颗丹药,放在了落长生手里:“这是还神丹,可保将军性命无忧。”

   “这……这太贵重了。老臣……”

   “跟我你就别客气了。”

   穆经纶将还神丹塞进落长生的嘴里,然后惋惜的叹了口气:“只是你伤得太重,复原之后恐怕会修为尽失。”

   修炼之人,最怕就是修为尽失,沦为废人,这简直比死还残忍。

   可是落长生却笑了笑:“能捡回一条命已是万幸,只要能看着凡儿一点一点的长大,为燕州建功立业,我死也能闭上眼睛了。”

   穆经纶赞同的点点头,然后正了正色:“长生,这次辽国兵败,统帅被俘,你觉得他们下一步会怎么做?”

   闻言,落长生沉思道:“张贤此人心胸狭窄,极重颜面,这次楚振南被俘,他一定会再次起兵,攻打燕州,可是我们已经打不起了。”

   顿了顿,落长生试探的说道:“还是把楚振南放了吧,再递送议和文书,也许会为我们争取休养生息的时间。”

   计划已经定下,接下来就是执行。送楚振南回辽国,还要带着修好的文书,所以必须有人一同前去。

   燕州满朝文武,竟没有一个愿意去的,因为这无异于送死。

   于是,这些老谋深算的大臣们,给穆泽出了个主意,由落凡、穆冬和穆飞雪组成使团前往辽国。

   落凡不必多说,落长生的长孙,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前往。而穆冬和穆飞雪都是皇室宗亲,可以体现燕州修好的诚意。

   一个不得宠的皇子,一个是自己的侄女,至于落凡就更不值得一提,如果他们的死,可以换来休养生息的时间,在穆泽和很多大臣看来,简直是太值了。

   使团之中还有一人,这个人就是万金。

   用富可敌国来形容万家,一点也不为过,他们的生意遍布天下九州,任何一个诸侯国都有他们的商铺。而万金的出现,完全是因为钱,割地赔款,地已经割了,钱自然也要赔。

   三天之后,泰锋东门大开,一行四人带着数百兵士和楚振南直奔辽国,拉开了一场生死之旅的帷幕。

   而这一切,都源于一个古老的传说:东皇秘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