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退一步海阔天空

  顾月龄从脊背后面腾起一股凉意,这种熟悉的森冷的感觉,简直让她怀疑是石景尘不远万里的跑到学校监视自己了。

  忽然,衣领被一股力量提起,顾月龄头也不转的开口道:“学弟,请你自重一点,我真的不是来看你打球的!”

  “那你是来看谁打球的?”石景尘熟悉的毫无平仄的调子在耳边响起。

  顾月龄差点吓丢了三魂七魄,大白天的见鬼了这是?

  “石景尘?!”顾月龄艰难的转过头,一头撞进石景尘冰冷的眸子里,“你阴魂不散啊你!”

  “我来这里参加活动。”

  “参加个鬼的活动啊,难道你要给我们学校捐大楼啊!”顾月龄一把推开他,跳出去好几步。

  石景尘歪歪头:“也不是不可能。”

  “得了吧你。”

  顾月龄的心情一下子从悬崖上面落到了沟里,本来以为开了学就能甩开石景尘这个大瘟神了,没想到竟然在这种犄角旮旯也能遇见他。

  缘分,有的时候不一定是美妙的,还有可能是孽缘,比如她和石景尘。

  “还不走?”石景尘在她身后挑眉,“在等学弟?”

  “我是来看人打篮球的。”

  石景尘的眼光淡淡的扫到陈博和刘坤身上,刘坤十分有眼力见的把篮球递了过去。

  他手掌一动,把篮球扔了起来,在指尖旋转了几圈,动作利索简洁,看起开十分舒服。

  顾月龄不屑的轻嗤一声:“大哥,你会打球吗?我看你只会当老板指挥人。”

  石景尘在国外的时候,除了学习,最大的爱好就是篮球和足球,只要有时间就会玩几把。在国外那些人仿佛在篮球和足球方面都有天赋,石景尘刚去的时候跟他们打起来十分的吃力,经过几年魔鬼般的训练,石景尘成了其中的佼佼者,连教练都对他赞不绝口。

  “转球这几下子就能看出来是熟手,”陈博看一眼石景尘,“但是你穿正装好像不大合适,很容易弄脏。”

  石景尘淡淡的摇摇头,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就把它扔在了顾月龄的脑袋上。

  “石景尘!”顾月龄把自己的脑袋扒拉出来,“你幼不幼稚!”

  今天它里面配的是一件宝蓝色的衬衫,这颜色原本十分打眼,但是被石景尘这么一穿,不知怎地生生穿出了一种低调沉稳的味道。他把衬衫袖口挽到臂弯上,冲着陈博他们道:“人够吗?”

  “我们这边够了,但是对面的一个男生有事提前走了,人不够。”

  石景尘轻啧了一声:“那太欺负人了。”

  “是的,确实是咱们人多欺负人家——”

  陈博的话还没说完,石景尘指指他:“要不你加入他们?”

  “啊,那不是咱们被欺负呢?”刘坤瞪大眼,“陈博这货打起球来跟疯狗似的,六亲不认啊。”

  “要不我加入你们吧。”身后一个开腔,顾月龄一转过头,就看到柳泽尹站在他们旁边。

  “柳泽尹你认识他们?”顾月龄好奇的开口。

  “不认识,但是我也打了好几年篮球,很快就能磨合适应的。”他咧嘴笑笑,“学姐刚才也看到了,我打球还不算太坑。”

  顾月龄尴尬的舔了舔唇,她还真没看到,一点都没注意还有他的存在,但是当着人家的面直接反驳太尴尬了,于是只好轻轻点了点头。

  “这不是闻名半个学校的小学弟嘛,今天运气不错,遇见两个新朋友。”陈博的队友笑着凑上来道。

  石景尘危险的眯起眼睛看了一眼柳泽尹,这顾月龄,刚来学校一天,就被这么一号人物给缠上了。

  “那这位学长去对面,我加入你们队吗?”柳泽尹看着石景尘道。

  “随便。”

  话音刚落,石景尘就把球扔给了对面穿不同颜色队服的人。

  陈博无奈的脱掉了自己的队服,勉强加入了对面,他本来还以为这个学弟来了自己就不用去对面了,没想到还是难逃一劫。

  顾月龄连忙退到了场地之外,生怕被球砸了脑袋。

  这边来了柳泽尹,还有陈博这个校篮球队的主力,越来越多的观众围在场外在看球。

  “这个穿衬衫的是谁啊,好帅啊!”

  “不像咱们学校的啊,不可能咱学校有这么一号人我不知道的!”

  “卧槽,他和柳泽尹帅的我无法抉择了!”

  “我选柳泽尹,感觉这种类型的不好驾驭。”

  “得了吧,说的跟你选了人家就会跟你走一样。”

  “要我看就选穿衬衫的,看起来就很有钱,虽然看不出来牌子,但是浑身上下都透漏着低调的奢华。”

  顾月龄在旁边竖着耳朵听得认真,听到要选石景尘,她在旁边赞同的点了点头,虽然他不喜欢石景尘,但是比起这位更没有眼力见的学弟,显然石景尘比他要更招人喜欢。

  虽然不懂球,但是通过二十多分钟的观战,顾月龄发现,石景尘竟然一次都没有让柳泽尹碰到球。

  柳泽尹的迷妹急的直跺脚,本来就是来看柳泽尹打球的,结果他跟着跑了半场了,竟然连个球都没摸到,这个新加进来的人未免太霸道了,根本就是在欺负柳泽尹嘛!

  石景尘一个接一个的刷刷进球,三分球的中率简直像开了挂。虽然陈博的技术也不差,但是在准头上差了点,于是他们队的比分落后了将近二十分,越急准头就越低,队里的气氛开始紧张了起来。

  “这有点不公平啊,学校的篮板低,这男的这么高,投三分不是跟开玩笑似的?”在一边观战的一个男的开口道。

  “那离的这么远,也是需要技术的好不?”顾月龄不悦的开口回嘴道。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你不喜欢一个人,你可以跟他吵跟他干仗,但是别人不能说他不好,尤其是这个人还是自己的老板。

  说他不好,就是等于在打自己的脸。

  那男生看到对方是个小女生,就直接把她划为了石景尘的小迷妹,跟迷妹争吵肯定不会有结果的。

  她们会把你拉到统一战线,然后用丰富的花痴经验把你打败。于是那个男生笑着点了点头,决定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