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病房演戏

  听到这话,我瞬间愣了,并露出惊讶。

  “你说什么?你现在就有办法帮我离婚?”

  “不敢说完全有把握,至少这么做之后,你老婆会对你彻底死心,不过这是有条件的,就看你同意不同意。”苏晚媚点点头,回答的同时,一双手也不自觉的落在了我的手背上。

  “你……”我下意识想反驳,可刚有动作,这女人就将我按住。

  虽然知道这女人是在故意撩我,但我却不想上当,因为直觉告诉我,这女人算计的不只是我,应该还有什么别的目的,所以我就打算先问问她具体计划,可没想到她却抢先开口。

  “不用这么看着我,其实我把计划告诉你也无妨。”

  “虽然我没有跟你老婆接触过,但上次在酒吧看的出来她对你很在乎,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曾经用过这个办法,可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想让一个女人彻底死心,无非是让她丢掉最在乎的东西,而对你老婆来说,感情就是唯一弱点!”

  “你说什么?她会在乎我?不可能,绝不可能!”我不甘心的摇头,并下意识否认。

  “为什么不可能?难道你就这么不自信?”苏晚媚不相信,开口问我。

  虽然这两天闻可心对我表现的很关心,但我却觉得她这样根本就是为了掩盖背后的肮脏,毕竟她想要的是毁掉我的一切,而不是这么简单的离婚,让我痛苦一阵子,所以用感情来对付她,基本没什么用处。

  “这不是自信不自信的问题,而是报复的问题,报复你懂吗?”我再次摇头,并反驳。

  “报复?你是说她跟你结婚完全出于报复?”苏晚媚再次惊讶问道。

  “是,如果你今天只有这个办法的话,我觉得就不用浪费时间了,你完全可以再多等两天,然后等我失败了再拿协议过来。”我没有继续解释,而是直接把心里话跟她挑明。

  虽然我这样是希望她能拿出更多的办法帮我,但我却没想到她听了竟还是摇头。

  “你不是女人,你永远都无法明白女人,现在我不想解释,因为解释了你也不会懂,如果你还想离婚,等会儿应该就是个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我虽然疑惑这女人的自信,但还是好奇的问道。

  “刚刚来医院的时候,我先找了个护士简单问了下你的情况,我听说你老婆为了照顾你,每天都坚持给你换药和送饭,现在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等会儿你配合我演一场戏,如果她生气愤怒,就证明我说的是对的,咱们继续交易,并多加一个条件,相反,我就等着周六你失败之后再来,你看怎么样?”

  虽然我很惊讶苏晚媚这办法,但我却不认同她的办法能成功。

  因为还是那句话,如果闻可心不是为了报复我才结的婚,那她这样对我又算什么?所以下意识我就要拒绝,可没想到苏晚媚却没给我这个机会,继续往下开口。

  “我一个女人还没有这么犹豫,你个大男人害怕什么?难道真怕我假戏真做?”

  苏晚媚的话让我老脸一红,也顺便打消了我拒绝的念头。

  毕竟对我来说,离婚是最重要的,哪怕只有一点可能,也要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更何况失败之后,我也没什么好承担的,就直接答应了下来。

  “行,就按你说的,我配合你!”

  见我答应,苏晚媚眼里的得意瞬间变浓,接着就立刻起身脱外套。

  “你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你不会打算只是拉拉手吧?”苏晚媚没好气的白我一眼,说道。

  虽然我在刚刚就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但我现在还是担心后果,因为这要是被闻可心之外的人看到我跟苏晚媚在病房里这样,恐怕我之前辛苦建立起来的好老公形象就会瞬间崩塌,所以看到她一上来就玩这么大,我有点犹豫。

  “必须这么直接吗?”

  “废话,你真以为我看上你了?为了你连脸面都不要了吗?拜托你想想清楚,如果同时被外人发现,我的损失是不是要比你大?最后问你一次,你来不来?不来,你就自己想办法。”苏晚媚很生气,尤其看到我犹豫,更是打算放弃。

  虽然我犹豫,但听到这解释,我就没什么好担心了。

  因为她说的没错,一旦暴露,她的损失要比我多,所以我就没再犹豫。

  “行,只要能离婚,我豁出去了。”

  见我这样,苏晚媚又白我一眼,就继续了刚刚的动作。

  这女人很果断,也的确豁得出去,很快,她的上面就只剩下一件薄薄的打底衫。

  虽然我一直都知道这女人漂亮,身材也好,但这么近距离的看她这样却是头一次,尤其是之前那一次次积累下来的冲动感觉,更让我下意识看愣了神。

  苏晚媚到底是被誉为狐狸精的女人,此刻见我这样直勾勾的看她,她非但没生气,反而还故意扭动着身体,让我看到她最惹火的一面。

  “好看吗?如果你不介意,咱们锁上门假戏真做?说实话,我还没试过大白天在医院。”

  “我……”我下意识想反驳,可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苏晚媚见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一把掀开被子,直接躺了进来。

  虽然我惊讶她的大胆,但当我感受到那温度,一种从未有过的痛快感觉,瞬间就充斥了我的心头。

  “就这样她会相信吗?”我下意识的开口,并努力抑制着心里的冲动。

  苏晚媚没有回答我,而是轻轻俯下身体,在我耳边呵气如兰的开口:“你说呢?”

  说完,不等我惊讶,她又在我耳垂边轻轻吻了一下,瞬间我的身体就僵住了。

  “你……”

  “别说话,从现在开始听我指挥,一句话都不要说,直到你老婆进来!”

  苏晚媚制止了我的开口,并示意我不要乱动。

  虽然我不明白她还想做什么,但当我看到她把最后一件打底扯掉,露出那大片白雪的时候,我不但顺从答应,心也跟着狂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