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二十八章 狡诈的楚枫

  “罗盘有诈。”

  人们都意识到,是那罗盘吸走了楚枫的结界之力。

  原来,这一切,都是孔田惠布的局。

  “这下可糟了。”

  此时,不少人都替楚枫感到担忧。

  毕竟他们都知道,楚枫的修为,其实还没有到达尊者境,他能够与令狐鸿飞战成平手,靠的都是结界之术。

  现在结界之力释放不出来,楚枫的战力便无法发挥。

  不对,还有机会,那就是楚枫的那只界灵。

  毕竟,楚枫最强的,还是那只界灵。

  当初,就是那只界灵,与令狐鸿飞战的难解难分。

  可就在人们觉得,楚枫还有一线机会的时候,那孔田惠却是开口了。

  “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就太晚了。”

  “我这罗盘,是专门克制界灵师的,楚枫不仅无法施展结界之术,界灵大门也无法张开。”

  “而我很清楚,楚枫能夺得祖武十星第一位的排名,靠的其实就是他的那只来自修罗灵界的界灵。”

  “那界灵的确厉害,我不是她的对手。”

  “所以,我才让你来到这罗盘上与我交手。”

  “楚枫,现在你知道,为何当你踏上罗盘的那一刻,我就说你输了吧?”

  “我承认,你的天赋不错,只是可惜,脑子这个东西,你没有啊。”

  孔田惠看着楚枫,眼中满是得意之色。

  “孔少爷,你这样做的话,胜之不武吧?”楚氏天族族长很是愤怒。

  本来他对孔田惠还客客气气,可是此刻语气却是变得有些不太客气。

  毕竟,这孔田惠暗算了,他最看中的族人,楚枫。

  “我只要胜,至于武不武的,小爷不稀罕。”孔田惠一脸的无所谓,那个样子,非常气人。

  而此时,人们也都意识到,这孔田惠虽然天赋不错,但是人品似乎不怎么样。

  这简直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甚至无耻到了一定境界,脸皮也是厚的出奇。

  这样的孔田惠,可比他们想象中的,神体王城的天才,不太一样。

  “孔少爷,就算你凭借着罗盘,胜过了楚枫小友,但实际上,你也不是他的对手,离开这罗盘,你根本无法战胜楚枫,这一点你自己也清楚,你今日就算胜了,又有何意义,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澹台饮渐说道。

  而这其实,也是大部分人心中的想法。

  可是,那孔田惠,却仍旧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只要胜过这楚枫,便足矣。”

  看着这样的孔田惠,人们真是无可奈何,毕竟有句俗话说的好,人至贱则无敌,这孔田惠,可真是有够贱的。

  这种情况下,人们看向楚枫的目光,充满同情,甚至有些心疼。

  若是楚枫真的不是孔田惠的对手,败了也就败了。

  但若是这样败的,那的确不太划算。

  “哈哈哈……”

  可谁曾想,楚枫却是忽然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孔田惠问道。

  “孔少爷,真是抱歉了。”楚枫说道。

  “什么?”听得此话,孔田惠更是一脸的迷茫。

  “我先前,其实是故意的。”楚枫说道。

  “你故意什么?”孔田惠脸上的迷茫之色越来越浓。

  不仅是孔田惠,就连在场的其他人,也是被楚枫忽然间的这番话,搞的有些迷糊。

  “不明白?没关系,你马上就会明白。”

  楚枫笑的很是诡异,随后身形摆动,猛然一拳轰出。

  武力如潮水一般喷涌而出,只听“嘭”的一声,便将猝不及防的孔田惠,便被轰的倒飞而去,直接脱离罗盘数千米。

  “这气息……”

  “是一品尊者!!!”

  此时,莫说大千上界,以及楚氏天族的人,大吃一惊。

  就连澹台天族等各方势力,也是大吃一惊。

  但要说最吃惊的,却要属那孔田惠。

  “怎么会这样,你的修为…不是武仙境吗?”

  孔田惠站在远处的天际,一脸吃惊的看着楚枫。

  “我的修为,在九龙上界的时候,的确是武仙境。”

  “准确来说,是七品武仙,但…我的修为,就不可以提升吗?”楚枫说道。

  “你放什么狗屁?”

  “你以为你是谁啊,修为说提升就提升的?”

  孔田惠气的脸色煞白。

  他根本就不相信,楚枫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从七品武仙,突破到一品尊者,毕竟这时间也太短了。

  所以他觉得楚枫是在戏耍他,才会这般生气。

  事实上,不仅他不信,其他人也不信。

  就如孔田惠所说,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这么多修为,的确是不可能的事。

  因此人们都觉得,可能是从一开始,楚枫就隐藏了修为。

  但已经无所谓了,不管是楚枫之前就隐藏了修为,还是后来突破的,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楚枫此时此刻,已经将孔田惠轰出了罗盘。

  这场对决,是楚枫胜了。

  这样的结局,不免让人们有一种感觉。

  四个字…大快人心!!!

  “楚枫,你真卑鄙啊,居然隐藏修为。”孔田惠仍不作罢,仍在用脏话问候着楚枫。

  但楚枫也不生气,只是无奈的摊了摊手:“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那个样子,大有一副,你奈我何的架势。

  看着这样的楚枫,孔田惠就更窝火了,他猛然发现,楚枫这个人,似乎也很无耻。

  “没想到,你也这么无耻,看来是我失算了。”事到如今,孔田惠再不甘心,可却也不得不面对现实,他终究还是败了。

  但这孔田惠,似乎比人们想象的还要脸皮厚,在叹息一声吼,他竟忽然笑了:

  “不过,这也只算是平局,毕竟那罗盘拿出来,就是想让你出洋相的,而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平局?”

  “你怕是想多了吧?”楚枫问道。

  “呵……我想多了?你自己问问你自己,那结界之力被罗盘吸收,不好受吧?”孔田惠讽刺的问道。

  “还好吧,毕竟早有准备,所以也没什么。”楚枫说道。

  “早有准备,你这是什么意思?”孔田惠目露不解。

  “就是,早就看穿了那罗盘有问题,我是故意释放那结界之力,被那罗盘吸收的。”楚枫说道。

  “放屁,你少给自己的大意找借口,你以为大家是傻的吗,会相信你这种屁话。”

  孔田惠不仅一脸的不信,还像看智障一样看着楚枫,觉得楚枫这个借口太低级了。

  可楚枫却是无所谓的道:“我没必要为自己找借口。”

  “那你说,你为何知道罗盘有问题,还故意那样做,你给我一个理由。”孔田惠问道。

  “很简单啊,我要不是那样做,又怎么会让人们知道,你孔少爷,是一个多么无耻之人呢?”

  楚枫忽然笑了,笑的那叫一个狡诈。

  “吗的,你他娘的算计小爷。”此时,孔田惠恍然大悟,原来是他被楚枫算计了。

  “小爷,要你狗命。”

  滋啦啦——

  忽然,一道雷霆涌现,划破天际。

  是孔田惠,盛怒之下的他,夹带着那磅礴的杀意,直奔楚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