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弄哭长孙溆(一)

郭善听房遗爱和柴令武越说越没了谱终于忍不住道:“饴水也堵不住你们的嘴,平时不多看书现在扯这些有什么用?”

  “那说点儿有用的,大郎,你带着我和房俊到青雀这里来是不是有事儿?”柴令武问。

  郭善犹豫了一下,望了一眼长乐公主和李雪雁。咬咬牙,道:“说是事儿,有。”

  他于是把今儿朝堂上的事儿说了一遍,大抵意思就是李世民如何如何用一句话坑了他,不给他人不给他权却还要让他一个月内赶造出一个折冲府的士兵一个月所需的军粮...

  “我父王怎么会是这样的人?不会是这样的人。”李泰不信郭善口中那个老奸巨猾而又吝啬的皇上是他爹。

  “大郎所说的那个月饼是怎么回事儿啊?”房遗爱注意力的重心根本不在郭善的难处上,直觉很准确无误的猜到了郭善有好吃的没告诉他。

  “父王不分一官一吏予小郭大人,却又要让小郭大人一月筹备那么多的军粮,着实有些为难小郭大人了。”李丽质到底说了一句公道话,郭善欲哭无泪:“谁说不是呢?”

  “然则小郭大人说这些,是不是我兄长他们能帮的上忙啊?”李丽质又问了。

  “不就是人么?缺多少,我借些给你。”房遗爱很义气的说了一句。

  李泰一笑,道:“我府上正好有些闲人不用,大郎若需要就借去吧。”

  李雪雁犹豫了一下从兜里掏出几个钱来,递给郭善:“我这儿就这些钱了,大哥哥用得着也拿去吧。”

  心里有些郁结,郭善咬牙道:“我不是来找你们要钱要人,我是来找你们一起发财来的。”

  “发财?”柴令武眉头一挑,紧接着不信的摇了摇头。

  房遗爱也是哈哈大笑,不以为意。

  “你们别以为我在跟你们说笑,你看我是像说笑的样子吗?”郭善恨声说了一句,道:“朝廷如今需要研制的月饼已充军粮,却又无处去征收月饼。往年的军粮从何而来?皆是从民间征发收入粮仓的。然而现在月饼无处征发,而朝廷又无造月饼的官署。”郭善嘿嘿笑了一下,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大伙儿合伙儿办一个月饼坊,专门制作月饼。做好的月饼可平价卖与朝廷,也可以卖给商人百姓。”

  郭善笑着道:“不是我跟你们吹,月饼的美味不是街面上普通胡饼所能比拟的。咱们拥有第一个也是大唐唯一一个的月饼坊,想要吃月饼喜欢吃月饼的人只能从我们这儿买入。你们想想,整个大唐有多少人?整个长安城有多少人?人人都来买一个月饼,你能赚多少钱?而一个月饼的成本才多少?一钱都不到,成批制作出去的月饼咱们一个就能卖好几个钱。”

  郭善道:“既然朝廷没有做月饼的官署,也没有多余的人。那咱们就自个儿办一个月饼作坊,召一些在家无事可做的人。咱们给那些无事可做,乃至于逃难来长安城的流民们发工钱,他们帮咱们做月饼。这样一来,既可以起到人口安定的作用,也能减少许多无业游民更能推动社会经济的发展。那样一来,贫困的人解决了温饱问题,无人的朝廷只需要拿钱就能买到咱们的月饼,而咱们也能从商人的手里获利。”

  郭善自吹自擂,其实他自个儿都不太相信自己的话。

  “第一批月饼做出来后你们不用担心没人来买,因为户部已经答允了给咱们买进月饼的原料。而我们的月饼第一批客户就是行军的那些士兵,如果他们对我们的月饼满意了,何愁月饼的名声不能传到外面?”

  房遗爱翻了个白眼儿,忍不住道:“听你说了月饼这么多的好处,可我们几个连月饼的样子也没看到一个。大郎,你诓人的手段未免也太不堪了吧?”

  郭善脸一黑,道:“什么叫诓人?有赚钱的好事儿找你如果也是诓你的话,那你这样诓我一个试试?”

  “大郎说的未必不可,反正咱们手里的闲钱放着也是放着,与其这样倒不如试试。不过房俊说的也不错,咱们连月饼也没见到,怎知道大郎你说的月饼是不是真像你说的那样好。”柴令武道。

  李泰听了柴令武的话后却笑着道:“我倒信的过大郎的厨艺,他若说好吃的东西断然不会错。我瞧着,我府上再加上今年从封地里收来的钱,怕也有一千贯了。”

  “一千贯,办一个作坊也足够了吧。”柴令武看着郭善。

  郭善嘿嘿冷笑道:“钱越多越好,咱们第一笔卖的是朝廷。朝廷常叫穷,可户部没那么穷,有多少月饼他们也吃的下。”

  “既然如此,我手里也有些许钱,不过却只有一百来贯。”李丽质说道。

  到底是李世民的儿女,瞧瞧,二话不说就支持。

  郭善都快哭了,再看看柴令武和房遗爱那俩货,扭扭捏捏的像什么?

  “我,我没多少钱,一贯算不?”李雪雁都要哭了。

  小姑娘来长安城玩儿一切开销都是宫里用着,不愁吃穿。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她爹也没给她啥钱。

  郭善很感动,揉了揉小姑娘的后脑勺,道:“够了,一贯也够。到时候你拿了多少给你郭善哥哥,你郭善哥哥十倍百倍千倍万倍的给你。”

  房遗爱脸红了,嗫嚅了半天才道:“那啥,我身上现在凑不出许多钱。但我给你联系一些朋友,他们有钱...大郎,你可别坑害我们啊。”

  郭善道:“若真有亏损,到时候多少钱,原数奉还。”

  “我也不要你还,只是怕跟你胡闹丢了面子。”房遗爱淡淡道。

  你在长安城还有面子?郭善忍不住心里愤愤。

  “大伙儿都没瞧见过月饼,正好陋室今天就要推出月饼和一款新的饮品。晚上陋室不是有个赏月会么?咱们一起去瞧瞧,正好尝尝月饼的滋味。”郭善知道不能空口放白话。

  柴令武惊道:“月饼不是大郎你的么?怎么陋室也有?”

  郭善一阵无语,只好道:“我在陋室有人,正好托他们帮我们宣传宣传。往后啊,月饼就是中秋佳节人们必备的食品了。”

  说要去陋室就去陋室,反正一伙儿人也没啥事儿要忙。

  李丽质和李雪雁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说晚上再过来。

  与此同时,郭善也回了自己的府邸筹划着后续事宜。

  如果计划真能成,那以后恐怕真能财源滚滚了。他袁天罡不是要让自己三年里升官发财娶老婆么?娶老婆的事情太遥远太艰难,那就先从升官发财做起吧。

  ... ...

  “陋室开了有好几个月了,可那些所谓的文人士子却总喜欢来这地儿;好些个自己兜里有钱的读书人也老跑这儿来白吃白喝,他们也丢得起这个脸来。”

  陋室外,房遗爱不屑道。

  “每一个人群都需要自己的精神寄托,那些来陋室的或许真有打着白吃白喝主意的人,但却也不乏真想着交友的人来这儿。僧人修建寺庙,群居一起每日参禅礼佛,百姓们手里并不宽裕却也在节日时省下一笔钱来去寺庙祈福祷告,不是一个道理?”郭善下了马车,同房遗爱站在了一处。

  两辆马车,围聚他们几个人在一起。而此刻的陋室,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男女一同入席,一同比赛。这陋室定的规矩也太过惊世骇俗了,不免有伤风化。”柴令武道。

  郭善不屑嗤笑,反道:“我以为咱们大唐开放,但哪里想到儒家的思想还是太过于根深蒂固了。只嫌女子来的少了,哪里嫌女子来的多?”郭善对柴令武道:“你信不信,若朝廷颁布政令允许女子入朝为官,恐怕不知要诞生多少巾帼英雄出来。”

  “都堵在这里扯什么闲话,你们进不进去啊?”旁边有人不悦道。

  郭善一阵郁闷,望了一眼长孙溆,只好摇头先进陋室了。

  此刻一楼已经挤满了人,哪怕是二楼也有不少人坐着。亏得陋室有先见之明,把旁边的几个铺子也租了下来,否则哪儿住的了这么多人来?

  “我瞧下次赏月会要去杏园举办才成,否则光靠陋室这个地方,哪里容得这么多人来?”郭善道。

  柴令武哈哈大笑,忽然望着墙壁上的告文道:“大郎,这上面说。夺得赏月会头魁者能得白银会员一张,并将陋室最新推出的饮品已其名字命名,这是真的么?”

  郭善听言笑道:“陋室既然已经发了这公告,那就自然不会有错了。常听说长乐公主有大智,不知道是否有意夺这头魁。”

  长乐公主还没说话,旁边长孙溆却不满道:“你跟我表姐的话怎么这么多?是没安什么好心么?”

  郭善脸立刻青了,很想把这位长孙家的大小姐一脚踹出去。不就以前得罪过你吗?至于这么跟我过不去?

  长乐公主歉意跟郭善笑了笑道:“我表妹不太懂事,小郭大人别见怪。”

  郭善只能尴尬的赔笑了,早知道长乐公主会把长孙溆带来,他郭善宁可不来陋室。

ps:郭善说了,诸君鲜花收藏支持,他就脱。 ... ...有意加群者速来435902151 果照在里面。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