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大逆不道

这时,一个戴着墨镜,理着西瓜头,一脸横肉,还镶着一条刀疤的男人走着海步闯了进来。后面跟着几个脖子上戴着小指大小的金项链,留着黄毛的人。

宇轩正准备回鞠躬礼,西瓜男竟然瞟都不瞟一眼,径直来到宇轩父亲的水晶棺前,一口咸水从嘴巴飞了出来。

直接飞在水晶棺的棺盖上。宇轩愤怒的冲上前。

“你他妈谁呀,滚出去。”宇轩白净的满脸涨得通红。

西瓜男回头看了看宇轩,突然挥的一个巴掌便拍在了宇轩的脸上,脸上立即出现了五个指头印。

“小瘪三,这样和老子说话。

”宇轩母亲见状连忙起身抓住西瓜男的手。其他亲戚害怕得都底下了头,不敢吱声。

“辉哥,辉哥,小孩子不懂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西瓜男瞟了瞟宇轩,此刻的宇轩直觉眼冒金星,歪歪斜斜打了一个踉跄。

西瓜男一个眼色,旁边的几个黄毛一把抓住宇轩,直接将他按倒在地。

宇轩朝西瓜男也是一口白沫。“你娘,今天你有种就弄死我,总有一天我会送你进水晶棺的。”

西瓜男恶狠狠地看着宇轩。“小畜生!胆子不小,老子留着你的命,等着你。”说着将白沫抹在宇轩母亲的脸上。

“风韵犹存啊,给你上点乳白胶。哈哈”发出嚣张跋扈地笑声。

几个黄毛对着宇轩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宇轩卷缩成一团,双手护着脑袋,在地上打着转。干净的校服印上很多脚印。

这时要是宇轩父亲在世,也许绝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也许他会要将黄毛丢到河里,然而也许也只是也许,而宇轩父亲现实是自己在河里结束了生命。

西瓜男一把搂住宇轩母亲的细腰,一手抓住头发,对着宇轩父亲的遗体。

“张海川,你个娘们是不是也用来抵债哈,嘿嘿。”

宇轩母亲用力地挣扎。

“辉哥,别这样,咱们有话好好说。”

西瓜男一把推开宇轩母亲,宇轩母亲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宇轩爬了过去,用身体护着母亲。

西瓜男轻视地望着宇轩母亲,“你这种货色,给我也只能消消火,改天有心情,好生陪爷一个晚上,咱们就一笔勾销。”

宇轩两眼瞪得像桐庐,接着又是一口白沫朝西瓜男挥去。

“给老子打,使劲打,打死这个小畜生。”宇轩和母亲紧紧的抱在一起,双眼却始终盯住西瓜男。

“住手”一个洪亮而铿锵有力的声音穿透了过来。接着又是皮鞋撞击地板的声音。

正在踢打宇轩母子的两个黄毛,头也不回,起身就是一个飞腿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踢了过去。

来者正是刚才来过的刘队长,刑侦队大队长刘正义。

说时迟,那是快,刘正义一个跃身,两腿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狠狠地劈了下来,两个黄毛应声倒下。

接着,咔嚓咔嚓,一口黑洞洞的枪对准了西瓜男。

“死者为大,你竟然在别人葬礼上闹事。”刘正义字正腔圆的对着西瓜男说。

“嘿,我当是谁啦,原来是刘队长。”西瓜头毫不畏惧的走近枪口。

刘正义上前,一手迅速地打开手枪保险,将手指头放在扳机上。

“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你这无法无天的混账。”

“刘正义,我借你一个胆,除非你不想当这个大队长了。”

刘正义冷笑,“那咱们试试”说着将枪口贴在西瓜头的脑门上。两个倒地的黄毛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吓得屁滚尿流。

“不要以为你背后有靠山,就可以这么嚣张跋扈,今天这事我管定了。”说着回头对其他警察说“把那几个混混带走。”接着吱吱便将几个黄毛拷了起来。

西瓜头见状:“刘队长,用不着这样吧,我今天是来讨账的,他们想赖账,你看,这是白纸黑字,周海川的砂石厂已经抵给我了,包括他的那辆车。哦,还有,他还欠我300万。”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叠东西。

刘正义:“这是你们生意上的事,你在这里来闹事就不行,对着死者鞠三个躬,滚。”

刘正义放下手中的枪。西瓜头摊了摊手,走到宇轩父亲的灵前,象征性的点了三个头。

“其他人带走”。

宇轩看着西瓜男走着海步出去,心里暗暗发誓:此仇不报不为人。

同样是黑色的夜晚,宇轩再一次在河边找到了穹苍。

“这任务我不接了,我要报仇。”宇轩的声音很低,但满满的都是仇恨。

“报仇?你能确定叶辉就是凶手?”苍穹回声不回头,冷冷的。

宇轩沉默半刻,说:“隐藏,隐藏,这太痛苦了。”

“昨天的事,你隐藏得很好,别忘了你的使命。”穹苍的口气很生硬。

“给我个警察身份吧。”

苍穹沉默半刻。“照我说的去做。”

夜色弥漫,两人都沉默了。

宇轩和母亲料理完父亲的后事,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豪华的别墅,一种空荡荡的冷清迎面袭来。

这套原本让父亲引以为自豪的别墅,如今已经物是人非。别墅尤在,只是不见当年周海川。宇轩父亲虽然在世的时候也经常一连十天半个月在外面鬼混,当从来没有过这种人去楼空的感觉。

宇轩母亲心里清楚的知道,下一步他们母子将要面对的是难以收拾的残局,只是为了不让还尚未独立的宇轩有太多的思想包袱,她尽可能的把这种情绪隐藏着。

“妈,我不相信爸是自杀的。”宇轩认真的站在母亲面前说。

“公安局已经下结论了,已经成了铁定的事实了,别多想了,让你爸爸安息吧?”

宇轩沉默。

“今天那个西瓜头是谁?他夺走了我家的财产,还侮辱老爸,我和他势不两立,早晚一天,我会要他加倍偿还。”

宇轩母亲眼泪掉了下来。上前抱住宇轩。

“你一个学生,拿什么去和他们斗”

“妈妈看看,脸上有事吗”接着又心疼地掀开宇轩的衣服,看着青一块紫一块的伤说:“咱们去医院,你看都被打成这样了。”

“妈,我没事,就一点皮外伤,真的,你也累了,别折腾了。”

“宇轩,今天那个辉哥,你不要去恨他,也不要想着怎么着他,我们根本做不到。妈唯一的愿望就是你好好读书,做个平平凡凡的人就好。”

“妈,这些我知道,我自己心里有自己的打算。”

母亲急了:“我们根本没有把法对他怎么样,你爸爸都不是他的对手。妈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懂吗?”

宇轩不再坚持在母亲面前讲这么过激的话,他只是不想让母亲担心,但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定要把失去的夺回来。

宇轩母子正说着话,突然门外又传来一阵急促、粗暴地锤门声。

宇轩母亲慌张地拉住宇轩。

“轩,你躲到主卧后的厕所去,估计是讨债地来了。妈可以应付的。”

宇轩甩开母亲的手,“什么时候了,你能应付,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我今年十八岁了,不是小孩子。”

说着,跑到监控屏看了看,又跑回自己的卧室拿出一把长长的刀。

“妈,又是阿辉,你放心,有我在。”

宇轩母亲急忙上前。

“孩子,你要干嘛,会出人命的。”

宇轩将刀放到身后。

“这个时候没有别的办法了,对付这帮人,还能怎么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妈你站我身后。”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