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后会无期

炎热的七月底,某高中校园内,黑色三天已然过去,恶毒的太阳毫无保留的将所有热量倾洒在整个校园,树木无精打采地立着,纹丝不动,整个校园浸泡在这令人躁动不安的氛围中。

高三理科班27号教室里,学生正在紧张地填着志愿。远远望去,整个教室只有一个人还穿着印有学校名称的校服。因此特别另类,显眼。

他叫周宇轩,富家子弟,父亲是市里最大的采沙厂老板,母亲貌美如花。宇轩长相随母,面容俊俏,白白净净。身材随父,高大壮实,却看上去文弱了些。

宇轩并没有意识到填报志愿是第二次高考。此时女友依阳正在焦急的等他,一时心急,宇轩草草的便交了志愿书,往学校后亭走去。

这时宇轩手机传来信息。苍穹发来的。他边走边看。心想,任务虽然结束,可和依阳的感情还在。

依阳算不上学校最漂亮的女生,但也算是长相可人的少女了。特别是那双大大的眼睛,每每对视,总有种勾人的感觉。文静是依阳的特性,也是她的优点,这也是宇轩最后和她在一起的主要原因。

可是事情的发展,随着高中学业的完结,他的任务也算到此结束了。然而在他心里并不乐意就这么结束,因为现在依阳的身份是他的女朋友。

穿过人去楼空的高三宿舍楼,宇轩径直来到后亭。

后亭是这所高中的风景线,有着悠长的历史。多少毕业季,不知有多少人在此告别了纯真年代,纯真的爱恋。

一个长发飘逸,双眉紧锁,目光深邃的女孩迎风而立,白净的连衣裙随风而起,荡起些许涟漪,这个看上去怀有心事的女孩正是***,市委书记之女依阳。

远远地,依阳看到宇轩过来,便收住脸上的忧郁。

“今天动作挺快,似乎不太像你的风格。”

“人的风格是会变的?”宇轩抬眉浅笑

依阳最终放弃情绪的掩饰,淡淡地说:“你到底是谁?”

宇轩对依阳反常的冷淡,和轻描淡写的提问有些措手不及。宇轩笑了笑,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我就是我,周宇轩啊?”

“你太虚伪了,和我在一起只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

宇轩嘴唇颤抖,不知怎么解释。白净的额头上沾满了汗珠。

“不是吗?我爸是一个好官,清官。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依阳的脸上满是愤怒。

“依阳!”

“你不用解释,你的马甲穿的很好,一副文弱的样子,彻底把我蒙蔽了。”依阳打断宇轩的话,精致的脸上悲伤与愤怒交杂。

“你听我解释。”

依阳冷冷的浅笑,转头望向远处曲折淌向远方的河流,轻轻地叹息:“我要走了。”

依阳的表现,让宇轩更加的感到惶恐:“你要去哪。”

依阳沉默半刻,泪水掉了下来,在青石梯上坐下。

“去美国,洛杉矶!”话语带着些许悲痛。

宇轩拭去依阳脸上的泪水,低声说:“已经决定了?”

依阳点头,泪水跟着滑落。

宇轩内心苒苒升起一股巨大的失落。

“什么时候走。”说着,将头转向别处。

“明天。也许后会无期了。”

依阳的话说得很轻,但字字刺疼宇轩的内心。对于这段感情,他有些愧疚,毕竟自己最初的目的是调查其父亲,显得不那么单纯。

“依阳,别这样,我是真心的,”宇轩抓住依阳的双手,坚定地说。

“真心的?”依阳冷笑。

“我将这两年岁月,付之流水,昨夜的缠绵,今天的真像大白,我的心已经死了,走出这个亭,咱们互不相欠。不必寻我,我不会再在你世界出现。”

“依阳?”

依阳甩开宇轩的手,大步走下石梯。

这一刻,夕阳西沉,晚霞如血,依阳远去的背影如一片随风飘扬的白云,快速地消失在视线,消失在黄昏和以后的日子。

宇轩无力的坐在刚才依阳坐过的石阶,心中百感交集。

此时,保密手机再一次响起,他无力的将手机搁在耳边。半会,又合上。

夜深,宇轩一个人来到河边。

一个身穿黑色T恤,头戴黑色鸭舌帽的男子早已经在河边等他。

这人便是穹苍。三年来,宇轩每次见他都是这身装束,每次见面都是晚上,从未见过他的正脸。

透过背影,可以看出他强壮的身体,充满力气。

“来了?”穹苍的声音不温不火,不大不小。

“ 依阳已经知道了。”

“我知道。”

“毕业了,我的任务也该结束了吧?”宇轩用带着央求的口吻说。

“结束?入了我们这行就没有结束。”

宇轩不语,看着夜色中漆黑的背影。

“你的阵地由学校转至社会。”

“我恐怕”宇轩语气中带着胆怯。

“你得去保护一个女孩,任务指令在老地方。你可以走了。”男子用命令式的口吻,不容任何商量。

第二天,阳光依旧毒辣,机场大包小包的乘客来来往往,有的是离开这个城市,有的是来到这个城市。而这个地方弥漫着的空气和校园不同,除了离愁别绪,或许也有久别重逢。

宇轩早早地来到机场。

他知道依阳今天要走,离开这个生活了十八年的国度,从此在他的世界里消失。

很远他看到依阳在他爸爸地护送下走入机场。

那两个热心卖力,帮着背行李,上蹦下踹,敬敬维维的估计是他爸爸的秘书和司机。

宇轩不打算前去告别,她和依阳的开始就注定是这种结果,何况现在在依阳和她父亲眼里,他只不过是一个奸商的儿子,一个阴险的小人。何必自讨没趣呢,宇轩这样想。

远远的,他看到依阳四处张望着,此时机场广播开始播音了。“旅客朋友们注意了,飞往美国洛杉矶的飞机已经到达机场,请准备登机。”听到广播,他知道这回依阳铁板钉钉的是要走了。

此刻,依阳更加焦急的张望着,甚至跳起来企图越过人群看看远方。甚至能看到远处依阳眼里的泪花。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挪动身体,朝依阳跑去。

依阳看到飞奔而来的宇轩,迎上来紧紧抱住他。居然头一回把他当市委书记的父亲当成了空气。

哭着“我走了,这一别,真的就后会无期了。”

“依阳,我爱你。保重!”宇轩声音低沉,心中有滴血的刺疼。

“保重!周宇轩!”依阳继续哭着,眼睛整个通红,估计已经哭了N个来回了。

这时宇轩的电话响了。

他松开依阳,拿起手机。是他妈打过来的。

“宇轩,你爸自杀了,在殡......。”对方没有了声音,接着是呼喊声。

他知道,这是母亲昏倒了。

宇轩合上电话,只觉得五雷轰顶。

对依阳说:“好好照顾自己。”

然后头也不回的往机场外跑出。他强忍着,在依阳看不见的地方蹲下,抱头大哭。

只是,此刻的眼泪,他不知道是为父亲而流,还是为依阳而流,也或许为这接踵而来的意外与生离死别而流。

赶到市殡仪馆,宇轩感觉整个人和自己的精神完全脱离,如同梦游一样。

脑海里不停的搜索着各种信息。难道是自己身份暴露,连累到了父亲?这一切来得太快,答案却又是那么的扑朔迷离。

母亲哭得像个泪人,很多亲戚都已经来了,只是都坐在角落,低头丧气。而平日和父亲称兄道弟的那些哥们,一个也没有见着。

父亲高大威猛的身躯,就这么平白无故的躺在了水晶棺材里。这一切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直接从天堂坠入地狱。

母亲早已经花容失色,憔悴的面容一夜之间苍老了不少。

宇轩只知道昨晚父亲和以往一样没有回家过夜,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高考前一天父亲送他是他们最后的诀别。更遗憾的是,父亲到死也不知道他的儿子还有着另外一个让他自豪的身份。

宽大的灵堂里,摆着很多的白色花圈,父亲的音容相貌被挂在了殡仪馆大厅的中央。宇轩还清楚的记得,那是父亲采砂厂成立的时候照的,本来是用于贴在公司企业领导人董事长一栏的,可谁知世事难料,今天便被用来挂在了殡仪馆。

宇轩已经分不出是悲伤还是对父亲的死地猜疑,也不知怎么安慰自己伤心欲绝的母亲。女人流泪是他最惧怕的事情,他只知道,自己以后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了,不能再让母亲流泪了。

殡仪馆大厅内不是很嘈杂,三三两两的人来鞠躬就走了,除了几个重要的亲戚,显得很稀拉冷清。

宇轩想父亲是多么爱热闹的一个人啊。宇轩穿着白色的孝衣,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向前来鞠躬的人鞠躬。

大厅突然传来一阵铿锵有力的声音。宇轩抬头望去,是一群警察,手里拿着一个夹本。为头的是一个高大,皮肤黑黝的警官。

为头的警官走到母亲面前,母亲连忙起身。

“刘队长,查出我丈夫的死因了吗”

刘警官打开手中的夹本,递给母亲。

“我们已经调取了东河所有的监控录像,你丈夫昨晚凌晨3点驱车前往东河,3点15分将车停在了东河采沙场,后下车,一直到尸体发现,没有看到与任何人有过接触。经法医鉴定,你丈夫系溺水身亡,肺部有大量积水,排除他杀的可能。”

“自杀....自杀,不可能....”宇轩母亲喃喃地说着。

“家人的突然离去,你一时难以接受很正常,你节哀顺便,有什么疑问随时联系我。”

宇轩母亲像泄了气一般,瘫坐在凳子上。

刘警官转身过来,向宇轩父亲鞠躬,后面跟随的警官也跟着整齐地鞠躬。宇轩也跟着鞠躬。

完了,宇轩上前拉住刘警官。

“警,官,这么快就下结论了?会,不会。麻烦你在仔细查查,我不相信。”

“孩子,以后你若是当了警察,就会懂的。有问题到公安局来找我,我叫刘正义,市刑侦队大队长。”说着拍了拍宇轩的肩膀,转身大步走出殡仪馆大门,其他跟随的警察也跟着走了出去。

宇轩木然的看着走出去的这一群人,感觉心无力,悲愤涌了上来。

宇轩想过父亲有千万种结局,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父亲会跳河自杀。父亲那么怕死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跳河自杀,他还那么精力旺盛,家财万贯。他心中认定,父亲必定是他杀。也下定决心要为父报仇。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