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血石

我从小就跟着五叔生活,他十分宠爱我,却闭口不提我父亲。

隐约的记忆,我只记得我父亲、五叔、二叔公一起外出,但是只有五叔自己一个人回来。

我曾经问过他但是五叔没说,只是在我上初中去城里住宿的那年,五叔拿绳子给穿了那块红石头,让我戴上,吩咐我死也不能脱下。

这一下子,更激发了我对父亲的踪迹以及真相额度向往。

人就是这德性,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

为了查明这红石头的来历,我苦读几年,考进了全国最有名的历史学院,甚至加入了考古组,但可惜……到现在,我还是没半点头绪。

“叮叮,……”一阵电话铃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看了一下号码,觉得有些眼熟。

“我说阳子,你咋听个电话也慢吞吞?”我一拿起电话,对面就骂骂咧咧的。

电话那头的是我在学院最铁的哥们,叫弓迟天,名字嚣得很,人也够呛,吹牛没下限,经常说自己是长白山驱魔一派“弓家”的子弟,自封“天子”。

“什么事劳‘天子’您老人家亲自打电话给我?”我半开玩笑地说着。

那头沉默了一会,语气变得有些严肃:“阳子,我给你说个事,学院那边有个考古行动,指定邀请我们两个参加,地点是云南。”

“又去那些山卡拉的破地方?”我有点纳闷。

“不对,你听我说,学院这次的目标,是云南昆明以南200里的地方——泸西县,而且,是有批文的机密行动。”

我略微思索了一会,霍然激动地一拍大腿,冲着电话就喊:“是阿庐古洞?”

“一点没错!”

小天声音中也带着兴奋:“几天前,阿庐古洞的玉笋河在入夜一刻钟突然就断流干涸掉,洞里面嗡嗡地还传着怪声,这事影响很大,听说吓死了好几个旅客,官方已经派军队封锁掉古洞。”

我小心脏砰砰乱跳,下意识摸了摸脖子上陪伴了我十来个年头的红石头,试探地问:“官方指定我们学院派人入洞探查?”

“是啊,这可都是机密,可别外传。”小天嘀咕着。

我皱了皱眉:“为什么选我?”

我在历史系里的成绩虽然比较出众,考古能力也是拔尖,但牵扯到这种紧要的机密行动,学院那批老顽固会挑上我?

“这个……”小天犹豫了一会,解释道:“你那脖子上的石头,跟二十年前泸源洞沉陷时露出的石层无论形状还是样子都十分相似,就是小了点。”

听到他这么一说,我心里顿然就是一通明悟!

原来那批老顽固是看中了我脖子上的红石头!

不过我倒是纳闷了,我是有块石头才被邀请,而小天这吊儿郎当的家伙,是怎么被选上的?

“喂阳子,到底去不去?学院已经下了批文,明天就是出发的日子。”电话里头又是一阵叫唤。

“去!必须去!”

我能不去?多少年来,阿庐古洞的秘密一直萦绕在我脑海里,人生有多少个二十年,这回不去,我准得后悔一辈子!

但去泸源洞可不是旅游,那里埋葬了多少人,数也数不清,虽说现在科技比以前发达,不过也是小心为上。

胡乱地扯了两句,我就挂了电话,虽说我答应了,不过真要去那个地方,我还得问问我五叔。

想到这,我马上出去招了俩车,朝着五叔的住处驶去。

五叔自从在阿庐古洞回来后,进斗的次数就少了很多,反而利用多年的经验,在成都这开了家古玩店。

……

……

“什么?你要去泸源洞?”五叔一下就把古董花瓶放下,一脸惊疑。

我又连忙说道:“五叔你放心,这次有几个专家陪同,还是很安全的。”

“你还小,知道个屁,那里岂是区区几个专家能控制得了的?你妈把你交给了我,我就不能让你犯险,你搞什么考古可以,但是那里绝对不能去!”五叔板着脸,坚决不同意。

“五叔你放心,学院有专门的考古仪器,还有国家特批的器械,包括枪支。”我还是不死心,那个地方关系重大,难得这么好的机会,我必须去。

“还是不行,几杆破抢还不够塞牙缝的,听五叔的话,那里很危险,当年……”说到这,五叔突然停了下来。

我咬着牙,认真地冲着五叔道:“叔,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把您当成我爸一样。可是这一次,我想请求您同意我一次,我爸当年在那里出了事,我很想去看一看。”

顿了一下,我向五叔深深地鞠了一躬:“叔,求您了。”

五叔见状,都快把眉头拧成了“川”字。

而我依旧低着头,咬着嘴巴等五叔答复。

“唉,”五叔深深地叹了口气:“也罢,也罢,让你去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我心里一喜,连忙扬起头:“叔,你这是答应了?”

“嗯,不过,你得把这东西时刻带在身上,千万不能摘下来。”五叔点了点头,然后慎重地指着我脖子上的红石。

我把玩了一下这普通的石头,兴奋道:“遵命,五叔!”

“先别高兴,那个地方可不是你们小孩子玩泥沙的地儿,一个不留神命就搁在那儿了。”五叔再次叮嘱一声,然后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盒东西:“对了,把这个也带上吧。”

我伸手接了过来,盒子不重,打开一看,里面是一颗手指般大小的珠子,散发着一丝黯淡的光。

“五叔,你给个这么小的夜明珠我干啥,而且还是最低等的荧光珠。”我举起那拇指大小的珠子,问五叔。

谁知道五叔猛地一敲我脑壳:“你懂个屁,这是前些日子我花了一万,从一个蜘蛛(坐地销脏的文物贩子)手上淘来的。”

“不是吧五叔,这破珠子要一万?”我惊呼出声。

“笑话,这东西叫北地玄珠,里面有一滴玄蚕血,这是土夫子的至宝,入墓时带身上,能发出淡淡的香味,驱赶浓重尸气带来的头晕。”

五叔瞪了我一下,我赶紧把脑袋缩了回来,生怕他再给我来一个爆栗。

不过我心里倒是暗喜,这珠子可比脖子上的破石有用多了。

想着,五叔突然拿起铁剪,手起剪落,把北地玄珠“咔嚓”一下拦腰。

我正要问怎么回事,五叔就喊道:“快,把石头伸过来!”

我“哦”了一下,然后赶紧取下石头给五叔递了过去。

五叔举起一半的珠子,放在石头上,然后对着珠子狠狠地拍了两下。

过了一会,突然从珠子里缓缓地流出一滴青色的液体,“滴搭”一下从珠子滑落到石头上。

更让我怪异的是,那液体落在石头上,不一会儿竟然慢慢地没入石头中,对,不是在石头表面,而是像被石头吸进去一样!

然后石头猛地闪了一下青光,虽然很微弱,但是着实错不了,这石头,绝对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普通。

等我再戴上石头的时候,我用错愕地眼神望着五叔。

不过五叔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现在北地玄珠的作用,它都有了。”

“嘶……”我倒吸一口冷气,敢情这石头还会复制?

不过五叔不说,我也没多问,带着好奇我便向五叔告别。

“唉,”五叔用力在我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最后只是深沉地叹了口气,道:“阳伢,万事小心。”

我突然间鼻子一酸,阳伢是我的小名,就是五叔帮我起的。

想着小时候五叔对我的百般关心,我的金豆豆就忍不住要掉下来,于是赶紧擦了擦眼睛,笑道:“五叔放心吧,我都这么大人了,那我先走了啊。”

“嗯,去吧。对了,千万别摘了你脖子上的石头。”

我答应一声,然后扬起头,冲五叔摆摆手,而就在我踏出门外的时候,眼角余光往回一扫,不经意间似乎看到五叔家里的窗户似乎闪过一道人影。

我眨了眨眼睛再看,空荡荡的窗户什么都没有呀。

甩了甩脑袋,我想应该是和五叔磨嘴皮子太久,都出幻觉了。

抛开思绪,我拿起手机就给小天发了条短信:准备就绪,一个小时后学院见。

现在是晚上六点,我想着回去学院睡个觉,明天就跟着他们出发。

“叮咚”,信息发送成功之后,我便拦下一辆出租车,车子是黑色的老款锐志,这种车子是十几年前产的,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我慢慢打开车门,突然扑面就是一股子寒气,忍不住让我打了个哆嗦,不过我也没多在意,想着或许是因为空调太冷了。

出租车司机是个四十出头的男人,我上车的时候他冲我笑了笑,我礼貌地回了一下,不过总感觉那笑容好像是强行地皮拉着骨,有一种毛骨悚然地感觉。

“师傅,到武华学院。”我对司机说道。

“好。”司机依然保持着那道微笑,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我,在侧边不经意地望了一下司机,总觉得那里有些怪,但是也说不出什么问题。

从五叔那到学院大概一个小时车程,期间还有一段路是要转到郊区,然后上高架。

车子吱扭扭的开着,并没有我想象中的不妥,不过当我渐渐放下心中疑虑的时候,司机突然咧着嘴,偏过脑袋来问我:

“年轻人,脖子上的石头挺好看啊,可以借给我看一眼吗?”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