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滴血棺材

我微微皱了皱眉头:“哦,这只是个普通的石头,没什么可看的。”

言外之意,摆明了就是不给你看。

这可是是五叔跟我千叮万嘱的,石头不能离身!

以前我还不觉有什么,但是自从刚才见识了石头的“复印”功能之后,我就隐隐觉得,石头真的不是凡品。

不过那司机却是出乎我的意料,见我拒绝了,只是摇了摇头,又道:“年轻人,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石头决不能离身?”

我一听,心里顿时警惕起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司机却是突然间一个刹车,把我身子向前狠狠地晃了下,也亏得我系了安全带,不然脑袋瓜子估计要撞爆了。

我刚想开口问怎么回事,却见司机板着脸,满脸严肃:“张阳,如果你不把石头摘下来,那我们两个今天估计都得栽在这了。”

我心里猛地跳了一下,惊声道:“你……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和石头的事情?”

司机冲我笑了一笑:“相信我,我是来救你的,你一上车我就看你印堂发黑,然后便算了一下你的命,结果我测到,今天是你的忌日。”

还印堂发黑,是不是下一句就要收算命费了?

我狠狠地啐了一口:“我呸,你他妈今天就是死忌,还真没见过你这么没公德心的司机,还不开车,信不信我投诉你。”

其实我现在心里还是蛮怕的,新闻经常也有播司机把客人带到野外宰了挖器官去卖的事,你说在这郊外的……

不过那司机却还是一脸严肃,指了指车子前面道:“你看清楚,前面是个十字路口,刚才我们已经走过一遍了。”

“这路口往前走500米就到高架了。”我有点不耐烦,你说这司机到底是不认路还是干嘛。

司机瞥了我一眼,然后鼓足马力,车子再次“嗖”地飞了出去。

不过三分钟之后,我的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前面,赫然又是刚才的十字路口!

“继续往前开。”我咬了咬牙,这段路我去学院时候走过无数遍了,这里只有一个十字路口。

等再过了一会,我的脸色瞬间苍白,还是这个十字路口!

显然,我们遇上了东西。

而且平常就算是深夜,这通往高架的唯一路口也是有车来往,现在不过晚上七点半,车道上却是人影都没有

慢着,七点半!

五叔那里到学院不过一小时左右车程,而我们现在用了一个半小时,却走了还不到一半的路,车速可以说很快了,不然我也不至于被一个刹车弄得前俯后仰。

可是,我怎么不觉得时间流逝?而且,现在是七点半,可是整个天空像是被乌云笼罩了一般,连打着车灯也几乎看不到前面的路。

这时,我才略显恐慌地望着这个司机。

司机对我一笑:“现在信了吧?”

我搞不懂为什么这样的情形他还能笑得出来,不过我现在倒是明白了,之前说他怪异,原来是他笑得时候,似乎要扯动整个脸部的肌肉,眼角也会微微往上勾一勾,动作很生硬,像极了植物人。

于是我就道:“这个……师傅,你到底是什么人?”

司机先是静了一会,然后沉着脸,问我:“你还想不想活?”

我暗道你这不是废话么,嘴里急忙说着;“谁会闲着蛋疼要死的?”

“那好,我们现在情况很糟糕,应该是遇上冤魂挡路了,你这石头上有他们想要的东西,所以缠着不放,只有把石头扔了,这群孤魂野鬼自然会散去。”

我简单是想骂娘……这群鬼,妈的,居然还用上群字了!

不过我也不是没胆子的人,自小我就跟着五叔接触牛鬼蛇神的东西,而且,血石是五叔千叮万嘱不能摘的。

于是我定了定眼,狐疑地问司机;“你到底是什么人?”

可是当我一转头的时候,那里还有什么司机,我再低头看了一眼,车子都不见了,我就直愣愣地坐在一座棺材上!

棺材很普通,就是滴着血!

“我靠!”我大喝一声,连扑带滚地爬下棺材,在定眼一看,自己还是在十字路口上。

“呼……”我深吸了一口气,本来我就是做考古研究的,再加上小时候跟着五叔,棺材这种东西已经见惯不怪,不过这突然冒了出来也是吓得我不轻。

现在冷静地想一下,自己还没到泸源洞斗尸魁,反到再这里被打了个“十字路口”。

十字路口时鬼打墙的一种,我在五叔的礼记里看到过,有些大型陵墓也会出现这种情况,一般如果盗墓的携带什么避邪的宝物,让粽子等近不得身,都会用鬼打墙来把盗墓贼活活困死。

可是小时候贪玩,情况是看过,但是后面的解决之法我是没看啊!难道我一世英名,还真得死在这里不成?

而且小时候有一个传闻,就是讲十字路口的。

人类刚生下来的时候是能看到怨灵之类魂魄的东西的,不过后天越来越大,被世俗同化成肉眼凡胎,到我们有记忆的时候就再看不到这些东西。

不过你如果想见鬼也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十字路口。

每逢初一或者十五的凌晨十二点,也是一天里人间阴气最重的时候,端一个点上红蜡烛的香炉放在十字路口的最中间,然后在隔壁放一碗隔夜的冷饭(热饭鬼不会吃),接着你在旁边看着,饭会一点点减少。

不过,当饭被鬼魂带走的时候,你也会顺便被带走。

我没试过这个游戏,不过听说隔壁村子有个呆瓜试了,然后第二天果然失踪了。然后我就懂得了:性命可贵,切勿尝试。

我的脑袋飞速旋转,可是怎么想也想不起该怎样破这个局,只想出一大推没有用的东西。

而在我垂头丧气,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耳光,痛恨的为什么“少壮不努力”的时候,脖子上的红石却闪了一下。

我低头一看,石头又黯淡下去,过了两秒,石头的左半部分又闪了一下,以此类推,都是左边在闪。

难道……

我皱了皱眉头,然后咬了牙咬,反正现在也没什么法子,不如信这破石头一次。

于是我一迈脚,就朝着左边走去,边走心里边念想着:“石头啊石头,好歹哥哥和你也有近二十年的感情了,你可不能阴我。”

当我走了大概一百米的时候,石头左边的光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前右方继续像刚才那样闪烁。

于是我又朝着我的右上方走去。周围一片黑暗,伸手都不见五指,我只能凭借着石头微弱的光芒辨认方向。

走了又是大概一百米,石头前右边又是黯淡下来,继续左边闪烁。

我继续抬脚跟着指示走,走着走着我突然一顿,对了,这不是“之”字形么?

果然,我跟着石头走了几个“之”字之后,到最后一步踏出,突然就觉得眼前一亮,然后前面就是一阵狂风吹过。

“草,你他妈的不要命啦!”接着就是一声大喊,我定了定神,我靠,原来我正站在马路中间,刚才是飞驰过去的一辆小车。

我赶紧三步并两步走到对面马路,然后才抚了抚胸脯,整个人都心有余悸。

不过……这个地方整个这么熟悉。

我抬头一看,果然如我所料,前面正是我的学院——武华学院。

我的妈呀,鬼打墙居然打到这里来了?

带着疑惑,我快步走进学院。

刚没走几步,就听见前面传来一阵抱怨:“我说阳子,你什么时间观念,都迟到半小时了,饿得我肚子打鼓了。”

我一愣,抬头看到是小天这屌丝刚想说话,不过脑子里突然一闪,三十分钟?

我被鬼打墙困住了几乎三个小时,这家伙竟然却说只迟了三十分钟。

我赶紧掏出手机,颤抖着点亮了屏幕,手机荧光屏里大大地显示着:PM7点30分!

我眼皮猛地一跳,草,这怎么回事?

难道说,我是来到学校马路上才遇上的鬼打墙么?

不由我多想,小天这货拉着我就往饭店里跑,呼啦一通地点了满桌子的菜。

水过三巡,菜过五味,吃饱喝足地我们打着呼噜回宿舍睡觉。

宿舍里就我们两个人,躺下不太久听着小天鼻鼾声“呼啦呼啦”地响起,而我却一味地辗转反侧。

望着窗外的天已经泛起着淡淡肚皮白,我估摸着也差不多三四点了,可我还是在想着昨天的那辆出租车。

上车的时候我就觉得司机怪怪的,现在回想起来,几乎就可以断定,那司机或许就是某个上了人身的鬼魂。

可是如果他想我死,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呢?

如果他不想我死,那目的是什么呢?

我被一连串的问题困扰着,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洗了蚕血的石头!

血石是我一直带着的,都没出什么事,但是自从五叔一把蚕血放了进去,立刻就有东西找上我了。

黑暗中,我捏着石头静静地想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隐隐约约之间,我似乎听到宿舍的门“咯吱”一下开了,本来如果没有昨晚的事,我也不会那么敏感,但既然昨晚我遇上了,那就真的证明,五叔的礼记没错,不只是粽子,鬼这种怨灵,也真的存在!

我当下就后背夹汗,紧紧地握着石头,闭着眼,一声不发,以静制动。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没什么声响。

再等了一会,我终于是忍不住,慢慢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依稀可以看到地上有一个影子。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