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六具棺材

我缓缓地把视线随着影子移了上去。

就在我看到影子末端的时候,突然之间就有一个脚出现在我的视线内。

我吓得直哆嗦,并不是我胆子小,其实我胆子是够肥的,实在是,那脚的主人正坐在一副棺材上,咧着嘴冲我笑。他笑的时候眼角微微上勾,让人看上去感觉十分怪异。

这人,赫然就是昨天晚上的出租车司机,而他坐着的棺材,也是我昨天见到的那副棺材。

棺材很普通,就是滴着血!

我现在是连扑带滚的力气都没有了,狠下一条心,闭上眼张大喉咙就大喊;“小天,快跑!”

“我跑你妹夫啊,你小子倒是睡得熟,怎么摇都不醒。”小天的声音让我心里一愣。

“怎么回事?”我心里嘀咕着,慢慢地睁开眼,不过眼还没开,一道强光就射了进来。

“我擦,好大的月亮。”我大叫一声。

“你个蠢蛋,现在已经是早上八点了,人家都等着我两出发呢。”小天上来冲我就是一脑袋瓜子,满满地鄙视。

我这才发现,原来是南柯一梦。

“阳子你快些哈,我先下去等你。”小天丢下一句就直接下楼去了。

我“呼”地吐了一口浊气,甩甩脑袋,洗刷了一下跟着也下了楼。

到了下边我就发现,包括小天在内一共有五个男人,个个都是休闲装打榜,不过我只认识里边看起来年龄最大的那个,也是我们的教授,五十来岁,姓胡。

剩下的三个大概都是四十出头,个个都是沉默寡语,仿佛嘴里含着金石一般。

胡教授一见我下来了,连忙拉着我给那三个介绍:“这是我的学员,张阳,张阳啊,这三个是国内知名的考古专家,左边这两个姓李,两弟兄李于和李丁,也是我的铁哥们。”

胡教授笑着给我介绍,我心里不由惊讶了,一门双博士,这可不是盖的。

在我们学员里,无论是教授还是专家,学历就必定是博士以上,要知道那会儿的博士,含金量有多重。

我笑着冲两位专家点了点头,两人也礼貌滴回应了一下。

不过当介绍到右边那位的时候,即使是胡教授,态度语气也变得略像恭敬:“张阳啊,这位呢,可是我们这次行动的特邀嘉宾,也是我们的领队,龙教授。”

其余没有过多解释,但就“特邀嘉宾”这几个字,我就能感觉出这个人的身份,绝对不一般!

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电视节目,而是考古,或者毫不客气的说是:拿命去探险!

这家伙能进来当领队,显然是有他的本事。

不过我倒也不在乎,笑了笑打声招呼:“龙教授好。”

不过接下来的情况不由让我额上出汗,只见那龙教授也咧着嘴,冲我一笑:“张同学,你也好。”

倒不是他的态度出乎我的意料,而是——

他笑得时候,咧着嘴,眼角微微上勾。

昆明距离成都说近不近,不过按那时候的交通,如果坐车的话估摸也要个一天一夜。

不过我们很幸运,打着考古的幌子,坐国家的专机飞了过来,当天晚上就到了昆明。

“阳子,听说之前泸源洞死了不少人。”刚下飞机,小天就低声对我说。

“现在知道怕了啊?”我没好气的说着,心里却再思索着龙教授的事。

“对了小天,你知道那个龙教授是什么来历不,派头好像很大啊。”我眼珠一转,凑近小天的耳边低声喃喃道。

小天也没在意,就随口说道:“哦,你说那个姓龙的啊,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据说好像是半路杀出来的,本来的名单上没有这个人。”

“那你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又小心翼翼地问。

“这个,没有呀,我说阳子,你不会是发烧了吧。”小天说着,伸手就要探我的额头。

“你丫的才发烧呢。”我推开他的手,心里也想着,或许是个巧合而已。

一路上那个龙教授都没有什么不妥,于是我也就渐渐放下心来。

经过长途跋涉大家都累了,所以我们一致决定,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吃完饭再说。

不过刚踏进一家叫“云来”的酒店,胡教授就接了一个电话,听完电话后,胡教授整张脸都绿了。

“咋了?”李于问道。

胡教授摇了摇头:“看来咱们还是甭休息了,去医院吧。”

“你有病啊?”小天呛了一句。

胡教授瞪了他一眼,把声音压得死死的:“古洞那边的熟人来了信儿,说守在古洞外的几名军人死了,死得很离奇,让我们赶去医院瞧瞧。”

真的死人了!?

我心头一紧,以往听五叔说古洞多么诡异多么诡异,我却不以为然,如今刚一来到,就真来事了,我也是有三分担惊。

“走吧。”龙教授却没多大反应,还是那么沉稳:“我们这趟来就是为了调查古洞的事,任何线索都不可以放过,去医院验一下尸体吧。”

……

……

三十分钟后,昆明第一人民医院里。

“这个,不好意思,关于尸体我们无可奉告,而解剖室也没什么好看的。”胡教授刚把来意说出,就被副院长给拒绝了。

李丁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身后的龙教授却拉住他,用手指了指侧门。

不单是李丁,我们六个人都目光都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瞄了过去。

我眼角微凝,只见一群人正前前后后地抬着六副棺材,从门外走进医院。

这应该就是死去的那几名军人,六副棺材,也可以说尸体共有六具。

“你们还是请回吧。”副院长开始下逐客令了。

众人目目相觑,顶着肚子发饿,浑身疲乏,好不容易赶到毫无收获?这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结果。

然而我还在打量着那六副棺材,越看我越像是着了魔,忽地眼睛一眨,突然间看到第一副棺材“砰”地打开,从里面涌出一大滩血滴,继而棺材里缓缓地伸出一只白色骨手。

骨手上沾满了血,一滴一滴顺着手指,朝着棺材边上滑落。

滴血棺材!

我猛地往后退了一步。

“哎哟!阳子你这混蛋,是要踩死我啊。”小天杀猪般的声音突然响起,我低头一看,这才慌忙伸开踩着他的那只脚。

“额,意外意外。”我也是够郁闷的,再看那六副棺材时,已经发现和第一次看毫无异常。

棺材全部都是闭合的,骨手和血迹全都消失,仿佛没出现一样。

我再看看其余的几人,只见他们的神态基本没有变化,好像没看到一样。

我不由纳闷,难道又是我的错觉。我晃了晃脑袋,寻思着是不是被那天晚上的事情给吓坏了。

沉默了片刻,龙教授从背囊里取出一份文件,递给了副院长,说道;“邱院长,你先看看这个。”

那是我们这次机密行动的文件,因为行动没有公开,组织上怕我们行动不便,所以就给我们拟了一份文件,在上面盖上了红章。

不过这份文件的威力却是不容小瞧,那副院长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然后又在灯光下盯着大红图章看了好一会儿,接着就恭敬地把文件交回给龙教授。

态度也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满脸笑意地说:“之前不知道原来是几位西席,我这就去通知一下,今晚把整个解剖室都给让出来。”

“那就麻烦你了。”龙教授说完,对我们打了个眼色,于是我们赶紧跟上副院长的脚步。

转弯抹角地走到了医院的最深处,副院长指着前面一道紧闭的大门,对我们说:“因为性质不同,所以我们把在古洞的尸体移到了这个解剖室,这里的仪器设备更加先进齐全,几位教授今晚可以先行分析。”

这里没人,那副院长的态度比刚才更是恭敬,看来那红章文件的作用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谢谢了。”龙教授冲着副院长点了点头,寒暄了几句,副院长便推辞有事,先到了外边去。

“看来,我们今天晚上不是住旅馆,而是住尸场喽。”小天抱怨了一句,不过他倒不是怕尸体,尸体这东西对我们来说已经见惯不怪了。

我不怕尸体,因为它们就像化石一样,宁静得很。

“开门吧。”李丁忍不住说了一句,博士也各有所精,他是专门研究这方面的,而现在里面躺着的,是神秘莫测泸源洞里边的尸体,所以他也难免有点心急。

“走。”龙教授此话一出,我们几人就朝着门边走去。

我和小天在前面,门是铁的,也许是有点生锈的缘故,让我们两个也是费了不少力气才把门拉开。

“咯吱”一声,放着泸源洞尸体,解剖室的大门,开了。

“呼刷”门一开,顿时有一股阴风袭来。

然后“刷”地一声,里面的灯光全都打开了。

我先是惊了一下,然后暗骂自己笨蛋,这里的灯管都是声控的,李丁迈进去之后就全部自动打开了。

我们六个人四周打量着解剖室,那副院长说得不错,各种街跑和分析仪器都很齐全,虽然没有学院里头那么先进,不过对于这里来说条件已经是非常的好了。

“按照那个老汉所说,尸体都变成一堆白骨,那今晚我先分析一下尸体的成分,明天就去洞口看看。”李丁说完,就朝着那六副棺材的第一副走了过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