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十万大山

“接下来要做什么?”

这句话看似无比的简单明确,其实却又透露着微微的难以捉摸。

虽然来到了云纵山脉之中,又设计甩开了威胁巨大的秦梁,苏牧必然是已经决定好了,将通过山脉外围的地带、悄然带着苏桐前往科学联邦。

但就算如此,究竟该如何在云纵山脉中前行,又要怎样回避掉仍旧可能再度寻来的秦梁,却才是而今最关键的两个问题。

苏牧见状,也不立刻作答。

反而是直接看向了姜澜,并突然开口道:

“我托你准备的东西,你全都已经准备好了么?”

对于苏牧拜托的这些事项,姜澜倒是早就做出了万全的准备,闻声直接便领着苏牧与苏桐,去往了林中更深处的某个据点。

只见在据点处,早就堆置着无数包各式各样的物资。

并且从这些包裹杂乱的外表来看,显然是从那些妄兽猎人们手中零散购置。

“我们去往峡谷做出准备前,曾短暂的加入过一个狩猎团。按照你写在狩猎地图后便的交代,我们把他们携带的常备物品,都尽可能的购买了一些。而其中最有用的东西,大概是一些高字级妄兽的粪便,以及一名老猎手自制的危险区域示意图。”

毫无疑问,苏牧让姜澜所提前备好的这些东西,便正是为了解决如何在云纵山脉中安全行走。

高字级妄兽的粪便,能够很大程度上驱赶其余的妄兽。

而一名娴熟猎手所绘制的危险示意图,更是能够令苏牧一行最大程度的避开危机。

毕竟苏牧一行最终的目的,并不是要去进行狩猎,如果能全程避开与妄兽的遭遇,必然是最为合理的一种解决方法。

不过纵使苏牧的这番安排,已经解决掉了问题的第一点,的确能够让苏牧一行人,较为安全的在云纵山脉中前行。

但比起来自妄兽的威胁,更加危险的、却是再无顾忌的高字级骑士秦梁。

只要秦梁还并没有选择放弃,那以他远超苏牧四人的恐怖境界,便依然是苏牧四人去往科学联邦最大的那个阻碍。

“他毕竟只是一个人,先不论秦栋会不会继续为他带来限制,就算他很快摆脱掉了境界相同的秦栋,但他显然不会有充足的时间,去做出和我们一样充分的准备。”

苏牧一边说着,一边却已经神情肃穆中,果断摊开了那张危险示意图。

接着才悄然道出了,一个看似充满风险的计划:

“我们非但不要绕开这些危险地带,反而得一直紧贴着危险区域的边缘行走,因为携带高字级妄兽粪便的缘故,仅仅只行走在区域边缘的话应该并无大碍。”

“如此一来,并不清楚区域划分的秦梁,就算是察觉到了我们的踪迹并赶来,也难免不会误入到危险地段之中。纵然以他的境界而言,的确是难以被山脉边缘的妄兽所伤及,但只要他不断遭受骚扰,便很难再赶上我们的行进速度。”

“而在如此广袤的云纵山脉中,只要我们将他甩开了足够的距离。则他在搜寻过程中的任何细微偏差,都将导致他再也无法寻找到我们的踪迹。”

……

计划既已确定,苏牧四人自然片刻也不再耽搁。

能够以炁御力的苏牧,理所当然便承担起了大部分包裹的背负;而已经拥有小字八阶炁能的姜澜,更是娴熟的操控着飞鸟野兽进行探路。

至于同样作为体力担当的毛妮儿,则直接背负起了同为女孩的苏桐。

苏牧的这番安排,其实也正是为了避免先前的尴尬。

虽然苏牧与苏桐之间,的确有着一份足够确定的契约,彼此间也的确拥有着相互信任的那抹默契。

但归根结底,无论是对路晰微微憧憬着的苏牧,还是存粹为了理智而做出选择的苏桐,其实都不愿提起两人间的那份婚约。

故而保持着应有的距离,才是两人最好的相处方式。

只见凭借着加速魔法走在前方的姜澜,不断从受控野兽传来的反馈间,判断着当前最合理的那条路线。

而刻意将高字级妄兽的粪便、给纷纷涂满了脚底的苏牧四人,本来也就散发着狐假虎威的威慑,让那些野外独活的妄兽们骇然避退。

于是在一层层落云杉的腐叶中,明明处于云纵山脉内部的苏牧四人,却宛如奔走在平坦如常的大道上。

几乎比寻常的炁动力马车还要迅捷的,不断向着绵延的前方所突进。

甚至要不是时不时还能遇到残留的妄兽骸骨,在提醒着这片风景如画的乔木林中,究竟蕴藏着怎样凶险的一群怪物。

苏牧一行几乎都快要忘记掉,他们正处于的这份危险。

……

而也在就这般迅疾的整日穿行之后,当夜色再次笼罩大地,苏牧一行亦飞快的选择了一处格外隐蔽的低洼,并再度将高字级妄兽的粪便给铺洒。

今夜、再度来到月中将至的时节。

血月的猩红光满,几乎全都被霜月的洁白给吞没。

柔和的月光,低垂于落云杉高大而笔直的树梢,并散乱于其下的枯枝腐叶间,将林中的一切照得微微真切、又恍惚缥缈。

以苏牧一行人如今的处境而言,就算是入夜后的修整,也当然不会不留下值守之人。

所以第一名值守者,自然便是和苏桐牵绊最深的苏牧。

不过苏牧的这番值守,当然也并非只是枯燥的目视着周围。

其实这接连数日所发生的事情,以及秦氏兄弟二人所展现出来的悍然斗技,甚至是苏牧手中这柄焰刃烛影所蕴含的规则。

都给了正寻求斗技进阶方法的苏牧,极大的一份提示。

因为小字级的斗技,其实都只是最原始的力量运用方式,和这个脑洞世界的运行法则本身,并没有任何的直接关联。

所以曾经的苏牧,才能那般快速的成功偷师。

但接下来更进一层的斗技,却都需要对某种法则进行炁能上的融合,这无疑已经不是单从外表便能解析的东西。

就算从斗技的具象之中,苏牧的确也能够大概的猜到:

法拉第战神之塔,和电磁学之间的那份关系;以及焦耳怒焰之柱,与热力学所拥有的那些牵连。

然而归根结底,苏牧依然只是一名文科生。

对于物理和化学的理解,显然并没有诗词歌赋这么的娴熟。

于是要从秦氏兄弟二人的表现中,来解析出些许规则斗技的奥妙,无疑是极为困难的一件事情。

更不要说作为高字级骑士的那两人,他们所激发出的那种种斗技,也本身就与苏牧隔着遥远的距离。

故而眼下的苏牧,他唯一能够徐徐渐进的道路,其实也只剩下了最后一条。

而焰刃烛影……便是苏牧仅有的那条探究途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