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替命

见师傅回来,心中一阵惊喜,就要给师傅打招呼。

结果师傅却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兔崽子,回头在和你算账!”

听师傅开口,当场就给我震懵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但师傅已经大步流星朝着李老三走去,李老三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嘴里不断讨水喝。

师傅一言不发,上去掐住李老三的嘴,也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一包盐,对准了李老三的嘴巴就开始倒。

而且一边倒还一边说:“你不是口渴吗?现在的我就让你喝个够!”

那可是一整包盐,这会儿全倒进一个人追嘴里谁受得了?

李老三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瞪着双眼,嘴里还不断发出“嗷嗷嗷”野兽般的低吼。

师傅见李老三挣扎得厉害,对着周围的人便又喊了一声:“都愣着干嘛?过来给我按住他!丁凡,你去买瓶黄酒回来。”

大家都看呆了,现在听师傅开口,这才反应过来,迅速上前帮忙。

虽然不知道师傅要干嘛,但我没一会儿便买了一瓶黄酒回来。

师傅掰开瓶盖,直接就将黄酒瓶塞进了李老三嘴里,也不怕把李老三给噎着,直到他“咕隆咕隆”的喝完,这才停手。

而此时的李老三也不在挣扎,全身都在抖,嘴里还不断干呕,也不再要水喝了。

师傅见状,便给李老三松了绑。

刚一松绑,李老三捂着肚子就是“呕”的一声,开始不断呕吐,之前喝进肚子里的大部分水,这会儿大都被吐出了出来。

等李老三吐完之后,喘着气儿,好似也恢复了神智。

我他怎么了,昨晚还好好的,今儿早怎么就整成了这个样子?

李老三自己也犯迷糊,说临近天亮的时候,便感觉口干,想喝水。

到了最后就不受控制,至于自己后来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了。

殡仪馆的老秦爷见李老三如此,便问我师傅,这是中了什么邪。

我师傅皱褶眉,并没有直接回答。

只是说让李老三这三天别离开殡仪馆,也别靠近有水的地方,喝水也只能喝盐水。

等过完三天,他就没事儿了。

李老三自然知晓我师傅的厉害,连声感谢。

随后,师傅便冷着脸带我离开了殡仪馆。

这一路上都没对我说一个字,好似带着火气。

我也不敢说话,就在后面跟着。

等到了家,师傅“砰”的一声就关了大门,对着我便开口道:“跪下!”

见师傅发火,还让我跪下,我一时间有些懵:“师傅,你今儿咋了?”

“咋了?你这兔崽子昨晚干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师傅声音很大,双眼都要喷出火来。

我到有些委屈,但还是支支吾吾的开口道:“也就去收了一次尸而已!”

声音不大,可师傅听了却是火冒三丈。

指着我的鼻子就开始发火:“你这兔崽子,为师平日里怎么叮嘱你的?让你别碰尸体、别碰尸体,你把我的话都当耳旁风了是吧!你知不知道李老三为何变成那样?”

听到这里,心头不由的一紧。

但也有些好奇的问道:“难道、难道是因为昨晚的收尸?”

“哼!昨晚你俩收的是对水猴子,而且又恰逢十五月圆夜。就你那三脚猫功法,随随便便就敢去收?现在人家缠上你俩了。”师傅带着怒意。

听到此处,我脑子里“嗡”的就是一声炸响。

被鬼缠上,光是想想都感觉可怕。

“师傅,你可别吓我。”一脸的惶恐。

“吓你?看看自己身上就知道了!”师傅背负双手,冷冷说道。

我不信,急忙掀开衣服,结果这一看,全身都凉了半截。

因为我身体上,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长出了和李老三身体上一模一样的黄斑。

我惊恐的咽了口唾沫,吓得连忙问师傅这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得了皮肤病。

师傅却说,我这是被打渔夫妇给盯上了。阴气入体,出现的“尸青斑”,是厉鬼索命的前兆。

这话吓得我双脚打颤,真没想到单独出门去收一次尸,竟惹上了索命的水猴子。

“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让师傅救我。

师傅脸上很冷,但毕竟就我这么一个徒儿。

表情忽然缓和了一下,随即对我开口道:“这对打渔的夫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常年在水库里使用绝户网。现在死了也活该,也算遭了报应。但要想让你去做他们的替死鬼,到也没那么容易!”

“师傅,那、那我该怎么做?”我诚煌诚恐的问道。

师傅沉默了少许道:“要么就躲,要么就送。送我是没那大能耐,但躲到可以一试。后院正好有口刚打完的棺材,今晚就去里面睡!晚上不管听到啥,你别出来和作声就是,等熬过三天,这事儿也就算过了。”

一听睡棺材,我当场便露出一脸的惊愕之色,问有没有其它办法。

师傅却沉着脸,说不想做打鱼夫妇的替死鬼,就让我照做。

我哪敢怠慢,只能点头答应。并问师傅,他晚上去哪儿?会不会陪着我。

师傅却摇头,说打渔夫妇盯住的不单单是我一个人,而是我和李老三俩。

之前在殡仪馆说的话,完全是用来安慰李老三用的。

还说这事儿让他撞见了,他就要管到底。

李老三的情况比我危险很多,今晚他必须亲至去殡仪馆看着,以免李老三被水猴子勾了去……

天刚一黑,我便被师傅带到了后院。

后院有一口刚打完,还没来得及上漆的棺材,也是我今晚睡觉藏身的地方。

但除此之外,师傅还抱来了一只纸人,很奇怪的是,还套上了我的衣服。

我问师傅这是干嘛,师傅说这是用来迷惑那水猴子用的。

我不相信,那纸人和我的模样那可差远了,这也能迷惑?

可是师傅都懒得给我解释,还让我对着纸人敬香。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师傅让我做,我也就做了。

随后,师傅便让我躺进棺材里,将棺盖给我盖好。

且叮嘱我,晚上不管听到什么,都不准出声,更加不准出来。

为了躲水猴子的纠缠,我自然明白师傅的良苦用心,点头称是,而师傅也随之离开。

躺在棺材里,真不怎么舒服,空间狭小,想翻身都难。

但我却偶然发现,棺材板的地方有一条没有密封好的小缝。

通过这条小缝隙,恰好可以看到不远处穿着我衣服的白纸人。

天越来越黑,整个人也变得昏昏欲睡。

大约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周围忽然间就凉了下来,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

整个人也在此时清醒了不少,定了定神,便通过缝隙观察外面的白纸人。

还在,并什么不同之处。

可就在我准备收回目光,躺在棺材里继续睡的时候。

那白纸人的肩膀后,却忽然之间,冒出一颗肤如白纸的女人头,那女人头始一出现,便对着白纸人一阵猛嗅,一副贪婪的样子。

这一幕来得极其突然,根本没有任何先兆。

瞳孔猛然间放大,一脸的惊骇,身体都在打颤。

差点没忍住就叫了出来,好在我反应快,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强行压制住心中的恐惧。

此时此刻,只感觉后背冰冷,手心里全都是汗,心里更是瘆得慌。

这应该就是缠上我,想让我替命的女鬼。

那女鬼在猛嗅了几下之后,从身后缓缓的伸出了手,然后从肩到胸,去抚摸那白纸人,一副妖媚撩人的动作。

这还没完,女鬼在抚摸了一阵白纸人后,还带着“咯咯咯”的诡笑,且沙哑的开口道:“小伙子长得可真白净,既然你不说话,阿嫂这就带去你河边洗澡!”

说完,那女鬼一把就抓住了白纸人的手,然后惦着脚,用着一种极其诡异的走路方式,拽着白纸人就出了我家后院……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