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光头强

“头,刚才富华派出所的林所长打电话过来,说光头强只能关押十二个小时。”

“光头强?”

林威一愣,目光看向女警王芳。

“林所长说昨晚凌晨两点多,你送进去那个光头。”

林威被袭击的事情经常发生,他只要忙起来基本就会暂时忘掉,可这纹身光头对他来说十分重要。

“这光头强的名字哪来的?”

“林所长说他叫张强,绰号光头强,前几天刚从监狱放出来。”女警王芳回。

“醉驾撞伤致死秦鸿的那个张强?”

“是他。”

林威两眼一亮,看来这光头强也是一盘菜啊,不知道味道如何?

“猴子,你跟我过去,严导,麻烦你组织大家继续分析案情!”

.........

富华派出所审讯室里开着空调,可这空调一点也不制冷,室内还显得有点闷热,空气中一股难闻的气味,似乎还夹杂着烟草的味道,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里的环境。

八九平米的空间里,每天都上演着警察与犯罪嫌疑人的莫名对话,这大多是心理上的斗争。

往往一些深陷罪恶的犯罪嫌疑人,最终都抵挡不住心底的彻底溃败而坦白交待,根本没心情去看墙上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标语,更没有心思去看那《犯罪嫌疑人权利义务告知书》。

然后还有一些抵抗到底甚至矢口否认的犯罪嫌疑人,因为证据不足,暂时被释放的也不在少数,可最终都是倒在法律的制裁下。

“林所长,给你们添麻烦了。”

林威带着侯宗森到了富华派出所,看到审讯室外的林向武所长,连忙打招呼。

“林威队长,客气了,我们都是公安,相互配合,也是份内之事。”

身材微胖的林向武,一米七五,五十多岁,头上已是不少白发,对于屡禁不绝的帮派社会分子也是有些无奈。

林威主动过去伸出右手,二人紧紧握在一起,对于警察前辈,他有莫名的感动。

“林所长,我这进去审讯不太符合规矩吧。”

林威很是礼貌,这里毕竟是派出所,不是经侦大队。

“哈哈,林队长,你这是来指证犯罪嫌疑人,当然得当面对质,谁说来审讯了?”

林向武是个老警察了,有些变通只要没有违法党规党纪,法律法规,还是可以配合的,总之他的原则是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那我进去指证一下?”

“我和你一块进去吧。”

林威和侯宗森在富华派出所林向武所长的带领下,进入审讯室。

“哟呵,林威队长,你这是调来富华派出所了,不知道是什么职务啊?”

一张桌子前,昨晚意图袭击林威的光头强,也就是张强,带着手铐,坐在特制的凳子上,看到林威走进审讯室,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张口便调侃起来。

“光头、纹身、金项链,我在N市刑侦六年,抓捕的罪犯大多也都有你这三大件!”

林威拿了张凳子坐在不远处,似乎是故意刺激光头强。

“林队长,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光头纹身金项链就没好人了?”

“人之发肤,受之父母,弄成这副人模狗样的能是好人?”林威冷哼。

光头强呵呵一笑,他心里那可是一百个不愿意。

“林队长,这话有点过分了,巨石强森、范迪塞尔都是光头,迪拜王子大多金项链傍身,就连国.足里也有人纹身,哪个是坏人了?”

所有人都愣了,这光头强看来还挺有学问。

林威看到光头强一本正经,忍俊不禁,这家伙还真是个活宝,真想不通他为何不走正道。

“张强,你昨晚为何带人袭击我?谁指使你的?”

林威主要是来对质的,就算林向武所长默认他的做法,他也要按规矩走程序。

“袭击你?谁他么这么胆大包天,连人民警察都敢袭击。”

光头强蹭一下站了起来,似乎愤愤不平,双眼圆睁,活脱脱的演员。

“强哥,我真看不起你,男子汉大丈夫,敢做不敢当。”

林威准备开始套近乎,他觉得如果再不出绝招,这光头强一定会死硬到底,那他这趟也白来了。

“兄弟啊,你这可是冤枉我了,我昨天车坏了,原本想给你借个扳手啥的,你愣是给我弄到所里来了,你说哥哥那个心痛呐。”

光头强就差哭了出来,弄得所有人面面相觑。

林威手里拿着光头强的材料信息,这家伙因为伤人致残案蹲过牢房一年半,因为醉驾致人死亡,判刑三年,拘留所、派出所啊,这些就是家常便饭,好在没有完全泯灭天良,还有些人性。

他心中已有了主意,掏出一盒泰山牌白将军烟,抽出一根点上。

光头强似乎犯了烟瘾,一直咕咚咕咚吞唾沫。

“强哥,来根?”

“真是兄弟啊,来一根,等我出去,我给你弄十条。”

“可不敢收你的烟哦,我怕犯纪律。”

林威走了过去,递过去一根,给光头强点上。

“这烟不错。”

光头强深吸一口,开始吞云吐雾。

林威看着他有些分神,抓住机会,猛不丁的来了一句。

“小六子刚才已经招了,他说袭击警察是你主谋策划。”

光头强一口烟呛到了,咳嗽不停,眼泪都流了下来,似乎是不敢相信。

“袭警可是重罪,你还持有钢管铁棍这些,你这刚从监狱出来,案底还不少,得加重处罚,我觉得你还会回去蹲三年。”

林威看到光头强似乎不在说话,烟一口接一口抽,连忙走过去,又给他点了一根。

“强哥,你被人坑了,还这么义气,你看小六,我已经原谅他了,这不等会就走了,来来回回才一个小时,你看你,差不多八个小时了吧。”

“你如果不说,那我可帮不了你了,就算不说,我依旧佩服你,是条汉子,哎,你应该还没来得及见你闺女吧,该上初中了。”

林威见识过太多这种情况,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子女,往往一些并不是穷凶极恶的犯罪嫌疑人,都是在这种时候略微松口,也是心理防线最弱的时候,如果负责审讯人员再添一把火,基本都会全撩了。

“强哥,你昨晚袭击我的事情,我原谅你了。”

“哎,兄弟,我这刚出狱,手头紧张,一时糊涂,收了别人的钱。”

林威笑了,这光头强开口默认了袭击的事情,那下一步或许很快就会知道谁是那个幕后主使。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