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被打了

现在已经是中午时间,林威顾不上吃饭,买了两个面包,一瓶矿泉水,开着吉利小蓝车朝着海谭区郊外方向而去。

F市今天天气晴朗,现在午间太阳当头,没有任何遮挡的郊外,地面都是冒着丝丝热气,空气中带着灼热。

林威身高将近一米八,体重一百六十多斤,也算不是很胖,他一向自诩体力超于常人,但也耐不住这太阳的烘烤。

身穿的两杠一星的衬衫已经湿透,他这个年纪得到这个警衔也是赫赫战功积累出来的,做个代理大队长也勉强能说得过去。

海谭区郊外不能算荒芜一片,至少还有部分建筑存在,人气略微稀薄,毕竟这里要开发了,该搬迁的已经搬迁了。

林威往前看去,一栋七层楼的小高层矗立在一排民房之中,外墙挂着三色砖,倒是显得有些鹤立鸡群,这里也正是光头强所说的聚财金融公司的总部。

“警官,这里是私家办公楼,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林威穿过那一排民房,步行了十来分钟,刚走到那七层楼的大门口,便被一个五十多岁的保安拦在了门外,他似乎对警察的来访很是谨慎,连保安厅的门都没打开,只是从小窗户上问话。

“您好,大哥,我是海谭区经侦大队队长林威,这是我的证件。”

林威掏出警官证打开给那保安看,后者看完以后,依旧无动于衷!

“林警官,你一个经侦警察来这里干什么?你可有搜查证?”

保安并不领情。

“我只是过来看看,了解一些情况?”

“了解什么就直说吧,我知道的就会告诉你,不知道的就算你有警官证我也不能瞎编。”

林威略微笑笑,这保安看起来也没那么好说话呢。

“大哥,这里可有个聚财金融投资有限公司?”

保安听到此话,略微停顿,说了声没有,便把保安亭窗户关上了。

林威很是无语,看那保安的表情,这栋楼上应该是有这家公司,但他进不去也没办法,只能先回警局再想办法了。

他无功而返,加上天气炎热,心里略微有些焦躁,心里自嘲一句,有些时候穿警服还不如便衣好办事呢。

那个五十多岁的保安看到林威转身离开,便拿起对讲机不知道在跟谁汇报着什么。

林威在刑侦部门六年,对于常走在生死边缘的人来说,早就练就了过人的感官,刚走出那排民房的一刻,他便感觉到了危险。

“砰!”

林威被人从背后打了一棍,若不是他反映灵敏,伸出左臂挡了一下,恐怕这下他该躺在地下了。

开始一下觉得左臂火辣辣疼,立马还抬不起来了,好像是骨折了。

他眼睛余光一瞥,貌似很多人正往他的方向冲,顿觉不妙,拔腿就跑。

人们遇到倒霉事都会嘀咕一句出门忘记烧香了,或许今天他就是那个忘记烧香的人。

“我草。”

林威啪嗒一脚踩到一个小水坑里,由于往前跑得及,腿跟不上身子了,哐当往前栽了过去。

他左臂失去知觉应该是骨折了,脚似乎又给歪了,真是应了那句话,越口渴越给盐水喝。

杂乱的脚步随后追来,不知道那十几个人中,谁说了一句“用床单。”

紧接着林威就被几床带着大大牡丹花的床单给盖住了。

他此刻再也不觉得牡丹花美了,因为随即而来的是一顿拳打脚踢。

“别给打死了。”

那声音听着耳熟,似乎就是那个五十多岁的保安。

林威抱着头,趁他们停下的那一刻,右手扯开一个被单角,前面有十几只腿,艰难的转过头,用脚踢了下被单,只有进入那排民房的路似乎没人。

“没死,还会动。”

林威这脚一动,当然被人看到了,眼看又要被一顿暴揍,他也不知道此刻哪里来的力气,蹭的爬了起来,转头往回跑。

民房内一道奇异的风景出现了,林威身上一大堆床单,头上也顶着一个,刚好一个大红的牡丹花在头顶,边往民房巷子里钻,边大声喊。

“打警察啦,打警察啦,快报警啊。”

有些人看到他肩膀上的两杠一星,大多数都是知道那就是警察的标识,再看他满脸的血,正一瘸一拐的往前拼命的跑。

老百姓中还是好人多,有个中年人似乎不忍心,赶紧偷偷拨打了110报警。

一场追逐大戏开始了,满脸鲜血的林威拼命的跑,后面十几个红头发、黄头发的年轻人嗷嗷叫的追,或许是失血过多,十几分钟了,眼看他就要撑不住了。

“呜、呜、呜、呜。”

一阵警笛声响起,林威终于是撑不住了,躺在了地上。

此刻猴子侯宗森和二师弟朱杰正在银行查账,忽然他的电话铃声响起。

“什么?我草他奶奶的,老子非得活剥了他们。”

侯宗森听到派出所打来电话,说林威被一帮流氓打的失血过多的时候,显然暴怒了。

人之常情,纵然是警察,也有失去理性的那一刻,也有骂人的时候。

银行大堂经理被吓到了,这警察怎么能够这么粗鲁,那是他不了解侯宗森和林威的感情。

侯宗森和二师弟朱杰两人脸色都很差,扔下那一脸懵圈的大堂经理,百米冲刺般离开,在大门口二人似乎商量好一样,哐当,甩了一跤。

他们只听到派出所说林威失血过多,到底有没有生命危险根本没说清楚,二人肯定是着急,由于跑太快了,银行门口的台阶给忘记了,胳膊都摔流血了,毅然爬起来还是往前跑,似乎那时候忘记了什么是疼痛。

林威一直在拼命跑,由于失血过多,昏迷不醒,直接被送到了F市海谭区最近的武警医院急救室。

急救室外,侯宗森和朱杰二人的胳膊流血,让医生简单包扎了下便又等在这里,一直在门口走来走去,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分钟,二人有些忍不住了。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白色长裙,挎着一个红色包包,脚穿高跟鞋的女子,面色苍白的跑了过来,很是失态,双眼角还有泪渍。

跑过来便看到急救室外的侯宗森和朱杰两人脸色难看。

“你们俩怎么好好的,啊,你们告诉我,你们俩怎么好好的。”

白裙女子那瞬间大吼,似乎顾不得矜持,然后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