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韧性的小草

自从老爷死后,柳含月母女在柳家的地位就日益下坠,甚至形同家仆。

“娘,妳已经咳了好几天,都没吃药,我去帮妳抓药吧!”含月下课回到家,看到**的身体虚弱,很不忍的说。

将钱交给含月,柳母语气无力的说: “ 不要买太贵的药材,这钱是大夫人给我的一点点生活费,要省着用。”

说是生活费,其实是干活的微薄工钱。

.

抓完药,走出药铺,天色已暗,含月为了要早点回到家,就抄小路走。

当她钻进弄巷内,后面传来一声吹口哨音。

回头一看,是两名日军,正虎视眈眈的望着她。

吓得发抖,说不出话来的含月,惊恐万分的一直退,退到无路可逃。

那样的眼神很吓人,她活这么大,还没见过哪个男人以这样色瞇瞇的表情直勾勾地盯着她。

她的脸瞬间涨得通红,身子也在发抖,不过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害怕。

日军伸手抓住了她,她拼命反抗,喉咙像是哽住了,喊不出声。

她摔倒在地,衣服被日军扯破,含月奋力大叫:”救命啊———“

平时讲话声音柔柔弱弱,这是她这辈子以来最大声的一喊。

.

此时巷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放开你们那肮脏污秽的手!”一名**年轻男子怒喝,后面跟着两个男子。

转过身来的日军回骂﹕”八嘎鸭肉!”

“ 王八糕子!你们这些日军比畜生还不如!”为首的**年轻人回呛道。

五个男子顿时打了起来,激烈的肉搏就这么拉开了序幕。

混乱中,日军的枪被为首的**年轻人夺走,”砰!”一声枪响,子弹贯穿一名日军心脏,血溅一地。

”啊———“随着一声惨叫,这名日军倒卧血泊中,另一名日军拔腿逃跑。

含月坐在地上,看得冷汗淋漓、头皮发麻且心惊肉跳。

“ 妳没事吧?”拉起含月,**男子问。

“我…没…没……没事,谢谢你们!”含月结结巴巴地回,并四下张望找药包。

”这是妳的东西吧!”男子捡起药包袋递给她。

“这么晚,一个女孩子在街上走很危险, 妳家住哪? 德坤你护送这位姑娘回家, 我和尚仁处理掉这狗杂碎的尸体。”带头的年轻人很镇定的指挥,并冷静的善后。

.

三日后,日军在街上抓到了张德坤和简尚仁。

“ 说!还有一名凶手在哪?”日军不断严刑拷问。

“呸!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日军,要杀要剐随便你,我死也不会说。”德坤和尚仁两人誓死不屈。

日军放话: “若主嫌再不出来自首,就要当众砍掉他们俩的人头。”

.

在家中六神无主的方继中,准备去投案前和弟弟方继刚交待后事。

“哥,你千万别出面,那日军说话像放屁,你即使坦承人是你杀的,他们照样也会杀掉你的那两位同事。”继刚劝哥哥不要自首。

”我若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好友为我受死,我还是人吗?”继中是个很重义气的血性男儿,对朋友很重感情。

他为了能让弟弟顺利就学,放弃了自己的学业去做工,挑起养家糊口的重担。

继刚再如何苦劝也动摇不了哥哥的决心。

方继中隔日就悄悄地到日军司令部投案。

日军果真的是不守信用的小人,决定择日将他们三人一起处决。

方母因为伤心过度,一病不起。

.

得知此消息的含月来到方家,跪在方母面前哭道: “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方继中的,要不是那晚他为了救我,也不会和日军发生冲突。……”

继刚的心很痛,但用温和坚定的语气道: “不能怪妳,该怪的是毫无人性的日军,身为有义气的华夏男儿,都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含月的声音有些哽咽,抽泣了好久,没能说出话来,早已经哭红了眼。

一把扶起含月,继刚用袖子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心中有了定论。

叹了一口气道:”这都是天命!**人的悲哀啊!”

冬季刚过,还有寒风吹过,屋子里头更有几分阴沉沉的。

他的脸色变得很苍凉,在这样的气氛下,声音都变了调,生生制造出了几分骇人的味道来,在此时听着也颇有几分不真实。

.

连续几晚都做噩梦,含月梦见:

日军抓着她不肯放,她死命的挣扎,忽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这才有些回过神,接着再听,才听出了是方继中的声音。

画面快速翻转,回放那日的惊魂遭遇,最后画面定格在一声凄厉地惨嚎。

那尾音还没落下,方继中的人头就落地了。

他捡起自己的人头,容貌也跟着一下变得丑陋万分。

他的脸上出现好多条层次不齐狰狞的疤痕,阴沉的表情,一步一步朝自己逼近,半晌才幽幽地开口:”含月,到了今天这地步,可都是妳害的!”

含月吓得嘴皮子直哆嗦,抽泣着: “ 我不是故意要害死你的,我……我……”拼命喘息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哭诉。

柳母将含月蒙住头的被子往下拉,叫喊道: “ 妳怎么回事了啊?”

惊醒过来的含月,用力的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回说: “娘,我没事,只是恶梦一场。”

.

俗语说: “将欲取之,必先给之。”

身为将领有时为了让将士用命,在出征前都会以打赢这场仗或是攻打到哪个地方,该地方有什么好东西等着将士们以做利诱。

所以当每个将士进攻拿下一个地方之后,就会兴奋到自己做出不理智的行为来。而这些将领有时候会默许,因为他深知道如果不默许,兵将会反,使自己更加难以驾驭其底下的士兵。

八年抗战,日军军纪败坏。

日军虽然获得暂时的胜利,但也伤亡不少,士兵非常疲劳,后勤也已达到极限。

战争时间拖久了,会让正常人变成疯子;尤其是你认识的人一个一个被干掉,身为同僚,难免会想到”下一个会不会轮到我”的问题。

再正常的人,时间久了都会受不了战争的压力而疯掉。

为了发泄压力,还有那种不安全感,人常常会做出很疯狂的事。

日军就是受教育时被军部洗脑下的产物,被狂热的军国主义浪潮卷入侵华战争。

虽然他们纪律严明,誓死效忠;但不**他们不会烧杀掳掠。

洗脑导致的精神不稳也让他们杀人如麻,会把人大懈八块,剖孕妇的肚子看是男是女,这些都是有精神疾病的行为。

还有些日军会毫不犹豫的开飞机撞军舰自杀,其实也是有精神疾病的行为。

这都是受到军队洗脑式训练所产生的精神疾病的征象。

.

.

方母的精神状况很不稳定,含月每天都来照顾她。

有时在喂她喝汤药时,她会突然发狂的掐住含月的脖子,嚷道: “ 是妳,都是妳害死我的儿子的,我要妳偿命!”

不挣扎也不反抗,任凭她打骂,含月一点怨言都没。

看在继刚的眼里,也禁不住对这个女孩起了爱怜之情。

.

紧闭的窗帘,被继刚无声的撩开,漏进一线淡淡的月光。

继刚望着含月那小巧的鸡蛋脸,一对柳叶眉,一双水灵灵的凤眼,一张樱桃小嘴, 似乎想对她说点什么。

被他的双瞳近距离直视,含月显得有些羞涩。

“含月草在黑暗中能隐隐约约发出光芒,吸取月光精华蕴育而生,蕴含无穷的能量。”继刚对她的名字做了批注。

点头害羞表示认同的含月,不发一语。

“妳的话很少,从我第一次见到妳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点。”继刚以他一贯稳重的口吻说。

含月抬起头来和他四目交流后,忙不迭的将视线移开,随着脸颊在瞬间变得滚烫, 淡淡的说了句: “ 那天的主角又不是我,我不能喧宾夺主啊!”

大男人个性的的继刚,喜欢温柔如水的女孩,不喜欢太有主见,个性强势的女孩。

欣赏她这种温柔婉约和含蓄的美,也对她能忍气吞声的个性夸赞不已,继刚似乎是喜欢上了含月。

.

送含月回家后,继刚心中想着含月,也联想到小草。

小草是如此低调柔软,却也如此坚强韧性。

又想到**人顽强不屈的精神。

‘小草并不如我们想象中的脆弱,即使受了伤也会很快复原﹔并且小草在被人踏过以后,不会一直的低头,而是会慢慢的重新挺起身来。

**因为受到战火的摧残,曾一度的低糜着,到了最近,**又再次重新振作起来。

小草纵然没有花朵般的美丽,但是小草却有花朵所没有的顽强及适应力。

**人亦一样,虽然我们被人践踏蹂躏,但是我们有着小草的特质。

小草的适应能力强,且有顽强的意志和坚忍不拔的精神,我以身为小草似的**人而骄傲。

哪个地方是没有小草的?不论是高山、沙漠或是海中都有小草的立足地。

就像炎黄子孙四海皆是,世上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有**人。’

.

日军将处决三名**年轻人的任务交给沈志远。

接下这烫手山芋后,志远不得不将三人带到一处空旷之地,当众命令刽子手将三

人的头砍下,然后将尸体推入黄土坑中。

侵华日军在这个小土坑里杀害了许多同胞,从此当地人就把这小土坑叫做“杀人坑”,底下埋了不知有多少**人的冤魂。

在街上被气愤的民众丢垃圾和泼粪,沈佳狼狈不堪跑回家里。

清洗干净后,愤恨不平的抱怨: “又不是我的错,为何大家要把气发泄在我身上, 真是倒霉透顶!”

见到娘如此生气,依晴问她发生了何事?

“都是妳那不争气的表哥,帮日本人处决了三名**年轻人,害我走在街上被人狂骂: ‘不知廉耻的日本走狗!’,还对我泼粪。”

由于表哥的行径,受到波及的李家,出门都得必须更加小心。

.

~ 待续 ~

【版权吉娜雪所有,本小说仅在17k小说网独家连载,没有在其它小说网刊登,请大家支持吉娜雪正版小说,杜绝盗版。欢迎分享并要注明出处,抄袭或未经作者同意而转载必追究法律责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