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阴差阳错

十二号别墅,二楼落地窗前,一个男人一边欣赏着湖光山色,一边品着红酒。布满血丝的双眼能看出他一宿未睡,但此刻却炯炯有神,若有所思地盯着湖面粼粼波光。

忽然听得身后一声响,男人转头,看向床上女人,冷漠道:“醒了?”

刚刚睡醒的女人似乎还没清醒过来,低低呢喃一声,终于睁开眼,看向男人,原本慵懒迷糊的表情瞬间彻底清醒过来。

“你、你是谁?”

男人非常淡定地扫了她一眼,女人赶紧拉了拉被子,遮住身上斑驳痕迹。

“你是陆曼?新晋影后?”男人拿出手机,调出千百度上陆曼的资料。

陆曼也发觉不对。身为娱乐圈一等一的大美女,多少人对她趋之若鹜,但眼前这个男人却保持着绝对的冷静,这种气质,她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

“你到底是谁?”

“我是赵长赫,你可以记住这个名字。”赵长赫将这个女人打量了一眼,不愧是新晋影后,这身段模样都不错,难怪昨晚那伙兄弟如此尽兴。

只不过,对这样的女人,他却完全提不起任何兴趣。

面对她这样的美色还如此桀骜冷漠,让习惯了万千宠爱系于一身的陆曼心中一愣,“你莫不是裴少的助理?”在她看来,能有这样气质的人只能说裴少的人。

裴少离开,让助理来守候她,这也算说得过去,只不过,这个男助理难道不应该避嫌么?还有,这是什么态度?

她现在可是裴少的女人!而且是唯一的女人!说不定以后还是裴家的女主人!

怎么连点恭敬都没有?

确定了这点,陆曼的傲气也上来了。

“难道你不该为我准备换洗衣服?昨晚我伺候裴少一夜,可是很辛苦的!”她故意将后一句说得很重,提醒面前的人别忘了自己什么身份。

裴家未来女主人,可不是什么角色都能骑在头上撒野的!

“裴少?哪个裴少?”赵长赫突然笑了,“陆小姐,我看你可能想错了什么?昨晚我们一伙兄弟是要去抓另一个女人,不料你突然闯过来,缠着我们不放,我们只好勉为其难好好‘伺候’了你一夜。辛苦的是我们才对!”

轰隆!

晴天霹雳无端劈下。

“你、你说什么?”陆曼睁大眼睛,满眼尽是惊恐。

“不过,你放心,虽然满足你的需求很辛苦,我们这几个兄弟却是无怨无悔的,只要你不在外面乱说,这件事就不会有人知道!”

“赵长赫,你个畜生!”陆曼再也忍不住心头怒火,爬起来,直扑赵长赫。赵长赫可不想碰这种肮脏贱货,慢悠悠起身让开,陆曼扑了个空,摔在地上,怒极痛极,差点没缓过气来。

一个东西落在她身边,男人的声音再度传来:“电话,有人一直在找你。”

陆曼赶紧翻了一下来电提醒,竟然有九个之多,全是BOSS裴启凡打过来的。

这次裴启凡可是用量身打造一部电影为条件,让她去陪裴楚楠一夜。昨天她给裴楚楠下药,不料自己反而中了药,后面的事她都记不得了,但从眼下的情况看,自己没跟裴楚楠共度春宵,自然这笔交易也就不存在了。

做不成裴楚楠的女人,还丢了一部电影,陆曼的心在滴血。

突然电话在手中震动起来,又是裴启凡。

陆曼冷汗落下两颗,但在接通电话那一瞬间,她恢复了镇定。

“喂……”声线习惯性地带了一丝魅惑,赵长赫侧目,这还真是个贱货!

这边终于接电话了,那头裴启凡大出一口气:“你活着就好!”

“裴总,昨晚的事……”

“昨晚的事我都知道了,虽然我哥把你丢了出去,但你还能不顾身份颜面坚决完成任务,辛苦了……”

陆曼听得懵了,完成任务?昨天?她?

她猛地意识到什么,抬头看向赵长赫:“昨晚你们追那个女人追到了九号别墅附近?”

赵长赫眯眼:“怎么?”这个女人开始算计了。

虽然没正面回答,陆曼却从他刹那的表情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终于露出一个微笑:“昨晚的事我自然不会说出去,同样,也请你们保密,两厢安好,不然,休怪我翻脸无情,鱼死网破!我想你们即便再有身份,对我一个影后做出这种事,家族也会蒙羞吧。”

九号别墅。

确定陆曼还活着,裴启凡才敢靠近别墅。小心翼翼趴在窗户边向里张望,并没发现任何危险气息,这才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去,然而他刚露了个头,一个古董花瓶便砸了过来。

非得是他反应快,不然脑袋肯定会被砸出血,惊慌失措地回头看过去,只见他的堂兄裴楚楠冷气森然地坐在沙发上,满面煞气地看着他。

“哥~”裴启凡的腿一下就软了,出口的声音更是颤抖出山路十八弯的既视感。

“我问你,昨天的人是你派过来的?”

裴启凡头皮麻了,冷汗出来了,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哥,我错了!我也是被逼的!”

“被逼?呵呵……”

这位堂兄的冷笑让他鸡皮疙瘩如海浪一样翻滚,为了不被暴君给生撕了,他赶紧过去抱住裴楚楠的大长腿,“我真是被逼的。你都三十了,还是个处,整个裴家都过不去啊!”

裴楚楠:……

“爷爷奶奶说,今年不找个女人把你睡了,就要把我送到国外去,你忍心我在异国他乡独自流浪?”

裴启凡自动忽略大伯父大伯母给他的承诺,只要他给裴楚楠找个女人,让这个儿子顺利脱单,就将这座酒店送给他当酬劳。

君豪酒店,那可是云城唯一一座六星级酒店,价值过百亿,他能不心动。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她是怎么给我下的药?”

裴启凡一阵心虚,接着勃然大怒:“她竟然敢给你下药?哥,你相信我,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讨回公道?他是那种弱小得需要别人讨回公道的人么?

裴楚楠冷漠瞥他,不说话,裴启凡差点给吓哭了,他做戏的样子很假吗?明明他演得很认真好吧。

“好、好吧,我、我承认,我的确告诉陆曼说,实在不行可以采取点特殊手段,但我也不知道她会选择下药……”就算你跳个脱衣舞也比下药强啊?竟然敢给裴家人施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估计这女人也是活腻味了!

“不是她。”

“啥?”

“我说的是另外一个女人!”

裴启凡懵了:“另一个?谁?”

裴楚楠蔑视他:“非得我给你说得够清楚明白才肯老实交代吗?”竟然还对他用连环套,裴启凡你能啊!

裴启凡觉得自己真的好冤枉,“哥,我真没有啊……”

“没有?呵!”

裴启凡差点在这一声呵中又给跪了。

见他不肯老实交代,裴楚楠说道:“昨天陆曼以送文件为名找过来,她下的药,我没吃,让她自食恶果。在我将她丢出去的时候,又来了一个女人,我只是刚碰到她,就被下药了……”

裴楚楠闷哼了一声,仿佛在压抑着什么:“你只要告诉我,她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下的药,昨天的事,我可以不跟你计较!”

裴启凡这回是真哭了:“哥,你一定要相信我!陆曼可是我们公司的头牌花旦,我自己都舍不得用,才敢拿来孝敬你。能比得过她的,我可不认识这号人。”

陆曼出面都解决不了的男人,他还能指望其他女人?请恕他见识浅薄,他真不认为有那种存在。

“真不是你派来的?”

“不是!绝对不是!”裴启凡赌咒发誓,“不过……”

裴启凡似想起了什么:“ 也许你说的人就是陆曼,你不知道她有个称号叫百变女郎么?由她扮演两个人,连我以及她的经纪人都未必认得出来。”

裴楚楠眼睛眯了起来:“你觉得,我像你一样瞎?”

裴启凡:……

被下了药你还能保证自己有那么清晰绝对的判断力?但显然,这话他是不敢跟这位堂兄说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