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偶遇

叶梓涵看着空洞洞的大门,心里只剩下茫然,明明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可真等一切落幕,她却又控制不住心中的空落。仿佛这二十年的人生,无论亲情还是爱情,她从不曾拥有过任何东西。

她好累好困,可刚闭眼,噩梦也跟着降临,纠缠不清,衣服很快被汗水浸湿,她也在噩梦中惊醒。

明明她记不得昨天的事,可身体却很诚实地镌刻了那个男人给她造成的每一寸恐怖。她不知道自己是被谁丢弃在大街上的,但能将她一丝不挂地丢出去,这足够说明男人的冷酷无情。

起床,她准备犒劳一下自己,然而,在餐厅门口,她却碰到了先她一步进入餐厅的那两对渣男贱女。

徐博洋搂着白心岚看起来依然恩爱,而几个小时前还是她未婚夫的秦安华身边依偎着白筱筱。四个人看起来是那么和谐,仿佛以前那数年她本来就是个异类,本就不该存在。

叶梓涵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感觉这餐厅的空气稀薄的教人无法呼吸。

她正打算离开,迎宾却已经到了跟前,恭敬客气地询问道:“小姐,你有预定位置么?”

“没有……”

她的话刚出口,顺利地引得徐博洋、秦安华以及白家母女齐齐回头。

“梓涵……”

“姐,你也来吃饭啊?”

两朵白莲花站在原本她至亲至近的两个男人身边耀武扬威,还顺道装一下大度热情,而两个男人却眼神严肃冰冷地看着她,不发一言。

叶梓涵心中郁气一滞,没有理会他们,转而跟服务员说:“我要打包……”

“徐叔叔,我已经定好包厢,我们过去吧。”秦安华的手搭上了白筱筱的腰际,回头看了叶梓涵一眼,搂着人离开。

明知道不该在意的,叶梓涵脸色却变得煞白。

“叶小姐,你要打包什么菜?”

“你有钱吃饭吗?”不知道何时白筱筱折回来,轻蔑地看着叶梓涵。

叶梓涵看也没看她,随便点了两个自己喜欢的,掏出一张银行卡准备刷卡付钱。

然而就在下一秒,机器提示:此卡已冻结……

白筱筱笑出了声,“叶梓涵,你不是一直嘲笑我没有男人什么都不是,现在你自己的呢?”

“没有男人,你同样什么都不是!甚至吃不起一顿像样的饭……”

“滴——”

白筱筱的声音戛然而止,她竟然看见叶梓涵的卡刷出来了。

“怎么会?”

不,不对,叶梓涵是有钱的。除了那几张操纵在徐博洋手里的银行卡,她还有一张自己的卡,上面是她的奖学金和各种奖金,没记错的话,一周前,她才入了一笔价值十万的比赛奖金,就因为如此,她才提议要来这座六星级酒店庆祝避暑并过生日。

看着那张卡,白筱筱红了眼,从小到大,她得到的最多的奖励就是幼儿园的小红花和棒棒糖,什么奖学金比赛奖金跟她完全绝缘,而这个叶梓涵,轻轻松松就能得到最高额度的奖学金和各项奖金,成为圣菲罗这个华国屈指可数的高等贵族学校的高材生。凭什么?

“别怪我没提醒你,圣菲罗一开学就要交十五万的学费。没有爸爸的支助,就算你能挤出学费,你也没能力支付其他费用!”白筱筱恨得磨牙。

“那就不劳你操心了。”刷完卡,叶梓涵大大方方收起并签字。

白筱筱气得一滞,手握成了拳头,她正想做点什么事,却蓦地发现不远处秦安华正看着这边,而此刻他一手捏着钱包,一手捏着卡,但却因为什么原因突然停止了动作。

此刻他看的正是叶梓涵的方向,而完全忽视了自己的存在。

天热,叶梓涵就要了两个现成的凉菜,饭菜很快打包好,转身时她也看到了秦安华。而秦安华这才像醒过神来,恢复了动作,将卡装进口袋里,冲白筱筱道:“回去吃饭。”

叶梓涵离开,当什么也没听见没看见。走出这边餐厅,兀自挑了个安静的地方吃饭。什么秦安华,什么白筱筱,都见鬼去吧!

糊里糊涂被人睡了的裴楚楠心情非常郁结,沿着湖,溜达了半圈,忽然看见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心里某根弦毫无征兆地突然颤动起来,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打开了身体上的某个神秘机关。

他不动声色地靠近那个小女人。没错,就是她!昨晚被他扔出去的那个女人!

小女人此刻穿着休闲衫和运动裤,即便包裹再严实他也认得这幅躯壳,尤其是那张在阳光下艳光四射招蜂引蝶的脸。

他眯了眯眼,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若昨晚遇上是偶然,在他把她扔出那么远之后,她还能找回来,在这里继续勾引自己,那么这必定是有计划有预谋的。

裴楚楠冷蔑地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女人,叶梓涵清楚感觉到身后那道剜人的视线,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站在自己侧后方,斜阳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俊美无匹的五官被度上一层金色,只是这个男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露出不善,十分嫌弃排斥。

叶梓涵观察四周,她是知道这座酒店有豪华别墅租住,但这里可没任何提示表明其他客人不能来。

不就是有钱吗?犯得着这么鄙视别人吗?

现在出门都刷卡,叶梓涵兜里就只有两百块现金,全都掏出来,递给男人:“我就待十分钟。”

呵,还跟他装不认识,果然来意不纯。还有你那两百块钱是怎么回事?总裁文看多了吗?这种伎俩,试图爬他床的人用了不下十次。

“你脚下这三尺地,价值五百万。” 男人不阴不阳地说道。

叶梓涵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男人看着人模人样的,性格怎么如此恶劣?

“五百万除以七十年产权,再除以三百六十五天,再除以二十四小时……”她重新掏了掏口袋,拿出八块零钱来,郑重说道:“本来打算待十分钟的,但十分钟的钱实在不好算,勉为其难我就待一个小时好了。”

说罢,将八块零钱放在地上,自顾自吃起来饭来,完全当这个男人是空气。

裴楚楠头皮似炸了一层,这是欺负谁没上过小学么?小女人竟然在跟他做算术题?

向来不喜欢多话的裴家大少本来想拎了小女人直接丢出去的,但靠得近了,看到小女人如脆弱花瓣一样的粉嫩红唇就在他面前肆无忌惮地蠕动着,他甚至依稀嗅到了昨日残留的芳香,记起了撬开她红唇打开她身体那一刻的销魂滋味,某根神经像被突然点着了,猛地在脑中炸出花来。

这是药性未除啊!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