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终于良心发现?

陆曼看完整个过程,人都惊呆了。

头一回她见到有人敢如此肆无忌惮整蛊裴楚楠的,而那位竟然没将人直接“发配边疆“,太神奇了。

看裴楚楠离开,叶梓涵撇撇嘴,回头就冲陆曼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陆小姐别介意,先生有些时候脑回路跟常人不同。我是你的粉丝,可是坚决拥护你的!”

陆曼本来就不蠢,她按铃,那位大少爷没理会,而自己被小管家放进来,小管家就被扣了分,这态度分明表示自己一点不受欢迎,却偏偏自己还舔着脸过来,面上哪有不尴尬的?

然而经过叶梓涵这一翻折腾,尴尬一下被缓解下来。

她丝毫不怀疑叶梓涵刚才的作为是在为她打抱不平,是在维护自己的偶像。

随手掏出一叠现金,道:“这是你的小费,但是被扣分的补偿。”

啧啧,这么厚一叠?自己那样待她果然是明智的决定!

叶梓涵喜出望外,笑容更灿烂了,但脸上端得还算规整,一边接过现金一边说道:“我会保密的,绝对不会透露一丝一毫你来过这里的信息!”

谁知陆曼却握住他的手,又将一枚戒指塞给她:“我们是正常男女关系,不必藏着掖着,泄露就泄露,没有妨碍的……”

叶梓涵一下就明白的,这位是想利用绯闻攻势逼那个神经病男人就犯么?

看看手里的戒指,红宝石配羊脂玉,造型简单大方,但选料上乘,只怕这一枚就价值几十万甚至百万。

这种厚礼她哪里敢收,恭敬又绅士地重新戴回陆曼手上,还恭维道:“这样的美玉只有陆小姐你的纤纤玉指。给我,怕是会糟蹋了宝贝。”

陆曼笑笑,不置可否。

不一会儿,裴楚楠换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脸上看不出喜怒。

陆曼斟酌了一下,小心上前道:“裴少若是不方便的话,我改日再来?”

来?

为什么还要来?

裴楚楠淡淡瞥了她一眼,“你有事?”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陆曼默默抹了一把汗,难怪连裴启凡都畏惧这位,实在是这位即便不发怒也太有威慑力了。

她说话越发小心:“是有点事,某个朋友托我问问大唐御风招标项目的事……”

叶梓涵的耳朵立马竖了起来。敢情这是来跟她抢生意的啊?枉了她刚才还替她解围来着呢!

裴楚楠瞥了她一眼,对陆曼说:“跟我进书房谈。”

陆曼默默捏了一把冷汗,乖乖跟过去。

叶梓涵在人进门后,也偷偷跟了过去,像上回裴启凡一样趴在地上试图从门缝里偷听。

属于小女人的独特气息从下面门缝传进来,完全冲淡了面前女人身上混杂的各种香精味儿。裴楚楠嘴角微微动了一下,眉眼似舒展了几分,语气不自觉就温和了些许。

“什么项目?”

陆曼清楚感觉到裴楚楠的变化。

难道方才只是在跟她做戏,怕被外面那个管家误会他们之间有什么,如今两人独处,态度也变了,她丝毫不怀疑裴楚楠的态度就是为自己而改变的。也许他还担心着她来私会他,会给她造成什么不利流言。

思及此,陆曼心神激荡,脸颊飞上一抹红晕。

“昨晚裴少睡得可好,我心里一直……”

“说正事!”裴楚楠完全没料到这个女人竟然会跟他扯这种话,口气又冷了回来。

陆曼赶紧言归正传,将赵长赫托他的东西交给裴楚楠:“这是一个朋友的项目方案,想请您亲自过目。”

所以说,不管大唐御风怎样坚持操守,但总会有人觉得有捷径可走。

“大唐御风的项目都是盲审,这样不合规矩。不过,也有像他一样试图走后门的人,我会酌情处理,或许会公开搞一次他们之间的评审。”

门外试图走后门的叶梓涵吓得一抖,哪里敢再偷听,默默回到餐桌前,将罗秋辞帮她做的美食一一摆上餐桌。

这边刚摆放好,那头书房门就像掐好点似的打开了。

裴楚楠径直坐到餐桌旁,陆曼想了想,也跟过来,很自然地陪在他旁边。

裴楚楠视线往她那方遛了一眼,但脸上始终没什么表情,直到陆曼拿起一块叶梓涵亲手为他做的糕点时,裴家神经病大少爷发话了:“演员需要严格的身材管理,你不应该随便吃甜食。”

他裴家大少是那种跟女人争甜品的人么?

当然不是!

于是,陆曼感动又兴奋地将那块看似很诱人的糕点放下,转而去拿旁边的鱼子寿司。

“这样一块的卡路里大概一千大卡……”

叶梓涵眼珠子都瞪大了,哪里有?分明不到一百……

然而那位新晋影后却信了,乖乖地放下寿司:“那……我看着您吃。”

这绝对是情人间才有的话,叶梓涵意识到自己似乎成了电灯泡,赶紧说道:“我去收拾楼上,先生慢用。”说罢,灰溜溜跑了。

裴楚楠瞥过去,所以,这是吃醋么?

“你先回去吧。叫你的朋友准备好,我要面试。”

裴楚楠能为她破例到这份上,陆曼感激涕零啊,这是不是也算她跟这个男人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这个男人不谈感情没关系,自己能成为他身边唯一能跟他沟通的女人足够了。

心满意足地离开,陆曼感觉心都要飞起来,仿佛裴家女主人的位置已经在向她招手。

普通客房,秦安华被徐博洋连夜请了过去,看到那份方案,秦安华愣住了。

“徐叔叔想投给大唐御风的是这份方案?”

徐博洋点点头:“安华,你大概还不知道,筱筱凭借这份方案已经入围了大唐御风的决赛,现在她是在与其他十七个团队争三个名额,我找你来就是商量一下,怎么让这个几率最大化!”

秦安华眸色冷了下来,回头看白筱筱。

白筱筱不敢跟他直视,只得低了头,做出楚楚可怜模样,还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

到嘴边的话就生生被她这可怜劲儿给堵了回去。

“既然已经入围等候结果就是,你们还想怎样?”

这语气分明透着压抑不住的气愤。

这份方案他当然记得,叶梓涵曾经给他看过,还让他把过关。可最后,这份方案怎么会成为白筱筱的?

没记错的话,叶梓涵的方案初审就给毙了,白筱筱又是怎么入的围?

“安华哥……”白筱筱可怜巴巴地走过来,牵住了秦安华的袖子,“入围的所有方案都是需要面试的,我虽然从初中开始就学的设计绘画,但比起你这位毕业于圣菲罗设计院的高材生来说还是差很远,我想你能辅导一下我,能让我顺利通过面试……”

秦安华听不下去了,顾不得两个长辈在场,甩开白筱筱的手,径直往外走。

房间里气氛一下尴尬起来,白筱筱冲母亲做了个手势,白心岚拦住不明所以的徐博洋,让白筱筱一个人追了上去。

“安华哥,你在生气吗?” 白筱筱小心翼翼问。

秦安华简直气不打一处来,“白筱筱,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头一回,秦安华直呼白筱筱的全名,白筱筱眼眶一红,大眼睛水汪汪地望着秦安华不说话。

秦安华正在气头上,却也受不了她这幅模样,撇开眼,继续斥责道:“你已经抢了叶梓涵的父亲,抢了她的身份,抢了我,为什么还要抢她的设计?”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