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您的管家已下线

裴楚楠觉得,能被帝都那位看中派来**自己的小女人怎么都该有两把刷子,一定会在不经意间再对自己下药并强行发生那种关系。

他一直戒备着,然而,戒备了两天,叶梓涵也明明白白讨好了他两天,可就是一点没有投怀送抱的意思?

怎么突然就矜持上了?

明明那天晚上如此火热,教他欲罢不能,将珍藏三十年的精华都给了她,后来见面她也迫不及待地往自己身上蹿,甚至知道九号别墅不要女人,还不惜掩盖自己的女儿身来到他身边。

她费尽心机,处心积虑,结果就只是来给他打扫屋子给他做饭?

呃,难不成是要改走什么温情路线?

还是说这是欲擒故纵?

他默默点开手机,扣了一分,正在摆放餐具的叶梓涵听得系统提示,头皮一麻,抬眸看了一眼那个神经病男人。

此刻男人看起来相当平静,脸上毫无情绪可言,甚至手里还拿着早上的金融时报,那模样简直不能再正经了。

养过二哈的人都知道,主人和狗,最后总要疯一个。侍候神经病的道理也一样,她和这个男人,迟早要废一个,有得选择,自然还是保持本心为好。

“先生,可以用饭了。”叶梓涵面容温和,举止有度,越来越有管家风范了。

裴楚楠默默看了一眼,竟然一点没有为扣分而显露情绪,难道是自己扣得太少,于是,他再次拿起手机,当着叶梓涵的面,大方地扣了十分。

叶梓涵:……

“你对我是不是有意见,可以当面说。”裴楚楠忒不要脸地放下手机,看着叶梓涵,一副恩赐她一个抗议机会的模样。

叶梓涵一张小脸都扭曲了,特么的,到底谁对谁有意见啊?大清早就拿着手机乱扣分,你是神经病发作了么?

“没……不敢。”叶梓涵回答的声音都带着一股面瘫的既视感,仿佛不这样就会暴走似得。

“不敢?所以,其实还是有的……”于是裴楚楠再次拿起手机扣了十分。

叶梓涵:我勒个&%#¥@

但她是那么容易挑衅打倒的人么?

她脸上的笑容愈发温和,举止越发恭敬,挑不出一丝错漏:“先生快吃吧,饭菜要凉了。”

裴楚楠默默瞥了她一眼,“你的牙齿凉不凉?”

叶梓涵下意识闭嘴,将晾出的小门牙关住,笑容终于崩塌。

裴楚楠这回满意了,吃完饭,进书房,办公务,就跟个正常人一模一样。

叶梓涵看看自己这几天积累下来的负分,再看看A执部那些动不动就成千上万的积分,心里阴暗的小船飘飘摇摇,终于翻了。

拿出手机,照着菜单最贵的来了一份,她一个光脚的还怕穿鞋的不成,反正积分扣完她没钱,管她几顿饭也合情合理。

很快美味送上来,马勃菇、白松露等等,全是她还小有家资时,想吃却肉痛不敢吃的奢侈美食。

两个小时后,裴楚楠终于从繁忙的公务中抬起头,这才想起外面的小家伙,似乎,整个上午她都没出现在自己面前,莫非自己早上玩得太过火,把小家伙给伤到了?

随手按了铃,半天却没进来,裴楚楠突然坐不住了,起身,出门,刚进客厅,便看到满屋狼藉。

他的眉梢狠狠跳动了一下,他敢保证,自己活了三十年,这绝对是他见过最脏最乱的屋子。

然而,那个应该负责这个屋子一切事务的小混蛋,此刻竟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那小呼噜打得,岂一个香甜了得?旁边茶几上还摆放着她没吃完的糕点以及水果,甚至各种盘子残羹冷炙……

裴楚楠几乎看见了苍蝇在杯盘上萦绕不去,心头一股无名火蹭蹭往上喷涌,正想冲过去将那个不遵守职业操守的小混蛋拎起来,结果脚一动,吧唧一声,分明是踩到了可疑东西。

低头看,那是一瘫液体,黏黏的,腻腻的,似乎还散发着某种恶臭。

这特么到底是从哪里搞来的?

两个小时,绝对不至于让一个正常人将房间搞得犹如垃圾场,这个小混蛋绝对是故意的!

身为一个有点洁癖的贵公子,裴楚楠终于没压住心头那股邪火:“叶——梓——涵!”

可惜,这声低吼并没有将那个熟睡的小家伙叫醒,叶梓涵像受到打扰,不耐烦地扣扣耳朵,翻了个身……

她本来就躺在沙发边,这一翻,整个身体从沙发滚落,裴楚楠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一个健步跨过去,下一秒,叶梓涵便落入一个温实的怀抱。

看到滚进怀里,睡得似乎更舒服的小混蛋,裴楚楠脸黑了个透,他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会去接住她?

此刻小家伙身上所有的气味像毒素一样往他身上蔓延,绵软的触感更是挑逗着他身上每根神经,血液飞速流蹿,像在身体里形成了一个漩涡,想把一切吞噬。

裴楚楠全身连带汗毛都僵硬掉了。

理智被强行拖拽回来,收手,叶梓涵噗通摔在地上,突然惊醒,整个人都摔懵了。

“谁?是谁要谋害朕?!”抬头正好对上裴楚楠半跪在地的脸,嘴巴抖了一下,默默爬上沙发,倒头,闭眼,继续睡,刚才一定是她起床的方式不对。

裴楚楠:……

他能让她就这样蒙混过关?

大手伸过来,提住叶梓涵的后衣领,叶梓涵瞬间跟块破布一样挂在男人手上,还被男人抖了抖。

叶梓涵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你高了不起啊?力气大了不起啊?

脸上挂出似笑非笑的笑容:“先生,您的管家已经下线,请充值!”

下线了是吧?

裴楚楠将人干脆从沙发拎下来,凌空又抖了抖,叶梓涵的脚在空中踢腾了几下,感觉自己再不妥协肯定得被衣领给勒死。

“充值已满,可以了……可以了!”

“哦,是么?”

“绝对是!我保证!”

裴楚楠终于肯将她放下来,叶梓涵赶紧摸了摸脖子,还好还在。

“收拾干净,我给你三分钟时间?”

叶梓涵眉梢一跳,三分钟?你这不是强人所难么?要知道我搞成这样都花了三十分钟!

“多一分钟,多扣十个积分!”裴楚楠开始掐表。

叶梓涵那个气啊,然而下一秒已经屁颠颠开始打扫。

看到小家伙忙碌的身影,以及敢怒不敢言那憋屈的小表情,裴楚楠神清气爽。他自顾自坐在还残存着叶梓涵余温的沙发上,拿了报纸,全程监工。

“十二点钟方向,遗漏了一粒花生米。”

“八点钟方向,有一根牙签。”

“三点钟方向,那应该是一块鱼皮。”

“九点钟方向……”

“五点钟方向……”

叶梓涵被这个神经病指挥得团团转,终于收拾干净,不留一丝灰尘,瘫倒在地上,男人还没忘记提醒她:“你今天的积分已经用完,明天再接再厉!”

叶梓涵:……

她现在是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着地上被自己制得服服帖帖的小家伙,裴楚楠身心愉悦,破天荒伸出了手:“起来吧,地上凉。”

叶梓涵有些恍惚地看着这个男人,男人竟然在笑。

是的,这个笑容非常之正常,融合在那张本来就俊美无俦的脸上,竟有几分动人心魄的魅力。

一时间,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累得出现了幻觉,小爪子不听使唤地握住了那只手。

大手紧握,将她从地上拽起,另一只手没忘记托住她的后腰,让她能够顺利站起身。

两人忽然之间近在咫尺,明明出了汗,裴楚楠依然觉得小家伙的气味好诱人,仿佛汗水将体内的香味都给熏蒸出来了,闻之心旷神怡,他不自觉地低头在她脖颈边嗅了嗅。

就这么一个动作,嘭地一声响,叶梓涵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好臭!”男人抬头,叶梓涵刚还躁动的心跳瞬间偃旗息鼓了,郁闷地瞪了男人一眼,退出两步。

裴楚楠忍住笑,说道:“过两天大唐御风负责项目招标的几位负责人会过来对你们进行当场评审,你准备一下。”

叶梓涵点点头。

这乖巧温顺模样看起来意外趁手,裴楚楠抬手想摸,但还是缩了回来,继续说道:“白筱筱是你什么人?”

叶梓涵猛地一怔。

裴楚楠也不是要她的答案,只道:“她的方案跟你的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不管谁抄袭谁。”

叶梓涵恍然大悟,妮娜跟她说的那句话原来竟然是真的!

门外,不请自来的裴启凡受到严重惊吓,刚才他堂兄那个表情……

他活了二十几年,从来没见那位暴君那样笑过,还有那只明显逗留在那个“小男人”腰间不肯离去手。

完了完了,裴家继承人竟然好男色?

这可叫他如何向裴家的列祖列宗交代?

抖抖索索拿出手机:“强尼博士,有没有让男人变成女人还能生育的方法……”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