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河神作祟

罗辉选择加入妖怪调查局不为钱财和权力,完全是冲着让他觉得刺激的案子来的,有案子能让他发挥,他非常高兴,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蒲局说:“你到楼下大堂去等她,她会找你汇合了。”

罗辉告辞了蒲局准备离开,不过在离开前他驻足了,回头问:“老头子,我可是很能惹麻烦的主,你做好接受我的准备了吗?”

蒲局愣了下,突然哈哈大笑。

罗辉在酒店大堂里等着,春春很快就来了,这次她换了套干练的运动服,还背了个运动包,看上去就像个邻家姑娘,正常了不少。

罗辉主动打招呼,春春眯起眼睛问:“小哥哥,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罗辉点了点头,春春嘀咕道:“估计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吧......。”

罗辉好奇道:“你在说什么?”

春春回过神摇头说:“没什么了,我们只有三天时间处理这事,先说正事吧。”

两人边走边聊上了车,春春说:“我们现在去空军基地,局里跟空军协调好了,我们的专机停在那,直接坐到目的地。”

罗辉问:“有没有案子的文档?我想先看看。”

春春指了指脑袋说:“在这里,我们办的案子都是极度隐秘,为了避免留下痕迹被人察觉,大多数情况下都没有纸质和电子文档的。”

罗辉有些无奈。

春春一边开车一边说:“案发地在广南省的偏僻农村,这个时节的南方气候仍十分炎热,许多农村孩子都靠在河里嬉水消暑,这事就是跟孩童溺水有关。”

罗辉不解道:“这个时节孩子溺水的事很多,这也要出动你们调查,那岂不是忙死了?”

春春纠正道:“现在你要改口说我们了,当然有不寻常的地方案子才会被送到我们手上啊,根据常驻广南省的暗线调查员情报显示......。”

罗辉插话问:“我们还有暗线调查员?”

春春哼笑道:“那当然了啊,光靠我们几个怎么去了解全国那么多地区?我们局在23个省、5个自治区、4个直辖市、2个特别行政区都有一个暗线调查员,加上一个统筹部长,共计35人,是局里的地字号调查部,他们负责整个省以及下辖的市、县、镇、乡、村的情报收集,然后筛选出可疑的案件汇报上来,在由我们去深入调查和解决问题,他们跟总部的牵连不大,平时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有警察、环卫工、快递员、外卖员、甚至还有流浪乞讨人员。”

罗辉问:“那我们呢?”

春春说:“有地字号调查部,当然就有天字号行动队了,我们就是天字号行动队,这是两个核心部门,我们部门由蒲局直接领导,还有以十二生肖命名的小部门,负责研发武器、保障生活、打扫现场、沟通联络等等部门,这些小部门都是为了保障天地号部门活动而设的,矿场事件的善后蒲局会交给负责打扫现场的卯兔部去清理痕迹,不会留下任何关于相柳的线索。”

罗辉有些震惊,没想到这个民间组织这么庞大,成员遍布全国不说还遍布各行各业。

罗辉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转而问:“刚才你说广南省的暗线调查员情报显示什么?”

春春说:“显示这是一起孩童集体嬉水失踪案。”

罗辉拧眉道:“集体戏水失踪,这么邪门?”

春春点头说:“没错,一共五个孩子,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了,还派了蛙人下河打捞,但找遍了整个流域都没找到踪迹,几个孩子就像是在河里失踪了一样,村民盛传有河神作祟,几个孩子都被河神给吃了,村里一时间人心惶惶,负责沟通联络的午马部已经提前进行了沟通,我们过去后警方就不会介入这案子了,就像这次的矿场事件一样。”

罗辉摸着下颚问:“那这条河的源头在哪,下游又注入什么水域?”

“具体的我就不清楚了,要跟广南省的暗线调查员接触上才知道了。”春春顿了顿说:“再告诉你一件事吧,其实吉东省的暗线调查员你也认识,还很熟,矿场事件就是他汇报上来的,所以我们才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控制了局面。”

罗辉惊道:“谁?”

“你猜。”春春卖起了关子,罗辉回忆起了矿场事件的每一个细节,突然他明白了:“是老所长?!”

春春笑嘻嘻道:“你还不笨嘛,不然你以为老所长会泄露保密信息给你吗?他知道蒲局想招揽你,所以想快点把你这个刺头、麻烦、祸害、瘟神送走。”

罗辉不爽道:“你是不是在骂我?”

春春白了罗辉一眼说:“这可是老所长的原话,关我屁事。”

罗辉不作声了,没想到老所长也是妖怪调查局的成员,警察都能加入的组织,应该是个正义的民间组织,这让他放心不少。

说话间车子停在了空军基地门口,由于这车是军区的车,值守士兵直接放行了,春春开进了基地大院,朝着停机坪开去。

罗辉好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四处乱看,这是他第一次进空军基地,那些停在停机坪上的战斗机让他觉得很好奇。

这时春春说:“对了,差点忘了提醒你,给自己取个代号吧,方便内部彼此称呼,加入我们局你的真实姓名就不能用了,蒲局会将你过去的档案背景资料彻底删除,你会像人间蒸发一样,外面的人不会知道你是谁,甚至不知道你的存在,你的家人也收到的负责善后的未羊部的消息,你可能丧命于火灾、也可能是交通事故,总之要么尸骨无存、要么难以辨认,未羊部的同僚会处理好的......。”

罗辉惊呆了,大喊:“停车!”

春春没理会,罗辉大叫:“我叫你停车,停车啊!”

春春一脚刹车停了车,罗辉怒道:“这么大的事老头子怎么不事先跟我商量下,我爸妈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他们年纪大了,要是知道我死了还不知道会有多伤心,这个打击对他们来说太大了,你们怎么能这么做?不干了,我不干了!”

罗辉愤怒的去开车门,但车门已经被春春锁住了,他吼道:“开门!”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