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牺牲的队员

春春无动于衷,罗辉揪起了她的衣领,怒道:“我叫你开门!”

春春一改俏皮可爱模样,冷漠道:“蒲局早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只要你选择加入妖怪调查局就不能有正常生活了,但你一定要深入矿井,是你自己造成了这样的局面,未羊部的同僚已经在处理这事了,你爸妈八成收到你的死讯了。”

罗辉痛苦的抱着头,他掏出手机打算给父母打电话,却发现手机根本就打不出去了。

春春说:“你现在用的号码已经停了,局里会另外提供一个手机,接受现实吧小哥哥,你一步登天直接成了天字行动队队员,应该感到荣幸才对啊,局里其他部门的人想进都不让进呢。”

罗辉怨毒的瞪着春春,春春耸肩道:“你瞪我也没用,我也没招,未羊部的同僚会处理的很好,不会让你家人发生意外,甚至会像子女一样安抚你家人,定期去探望他们,直到你家人慢慢从阴影中走出来。”

罗辉泄了气,拽着春春的手哀求道:“既然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能不能让我见父母最后一面?求你了。”

春春一字一顿道:“不、可、能!”

罗辉痛苦不已,握拳到处乱砸。

“发泄好了吗?发泄好了准备出发了。”春春开动了车子。

罗辉靠在座椅上无奈的傻笑,这事太难接受了,早知道这样就不加入这该死的妖怪调查局了,如今自己的警察档案被删,已经不可能回去了,一想起蒲局那张笑脸他就恨的牙痒痒,该死的老头子太阴险了,居然故意诱导他加入妖怪调查局,却不将所谓的“正常生活”范围言明。

事已至此罗辉也没辙了,只能接受现实了。

两人来到了停机坪,停机坪上停着一架支线客机,这种小客机只能乘坐35-100人左右,罗辉进了机舱发现里面只留下了六个座椅,这种座椅一般只在头等舱出现,非常舒适,其中一个还被白布盖上了,机舱的其他部分都被改造成了休息区域,摆放着茶几、沙发、冰箱等物件,罗辉暗暗吃惊,没想到这民间组织不仅庞大,还这么有钱,居然有自己的飞机!

春春指着白布盖着的座位说:“这个座位本来属于我们另外一个队员的,但现在属于你了。”

罗辉想起了蒲局提过的事,问:“是那个牺牲的队员吗?”

春春吃惊道:“蒲局把这事也告诉你了?”

罗辉掀开白布坐下去试了试舒适度:“老头子提了一嘴,说招揽我是顶他的缺,其他的没细说,对了,这队员是怎么牺牲的?”

春春摇头说:“我不太清楚。”

罗辉诧异道:“不会吧,这可是我们的战友,他怎么牺牲的你会不知道?蒙谁呢。”

春春拧眉道:“我确实不清楚,蒲局只说是执行任务牺牲了,连遗体我们都没见着,小蛮还找蒲局打听,结果把蒲局给惹恼了,关了他一个月禁闭,我提醒你一句,局里有很多禁忌,不要试图打听不该知道的事!”

罗辉暗暗吃惊,心说蒲局这老头子也太不近人情了,并肩作战的战友打听死因是人之常情,又没犯什么错,怎么还被关禁闭了?突然他愣了下,他干了八年刑警,职业觉悟很高,这事像极了卧底的情况!警局领导也是对下属保密卧底的情况,不让打听、不让调查,有时情况特殊还会找个借口说人牺牲了,甚至会举行葬礼,以此来欺骗罪犯的眼线!

难道这座位原来的主人还没死,只是被蒲局派去卧底了?可妖怪调查局是抓怪物的,抓怪物还需要卧底,怎么卧底法,难不成戴个怪物头套去卧底?这不是扯淡嘛,还是说人确实已经死了,只是蒲局没有对下属说明,否则又怎么需要自己顶缺呢?

罗辉觉得这事很古怪,本来想告诉春春,但春春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想想就作罢了。

飞机起飞了,罗辉好奇道:“谁在开飞机?”

春春不耐烦道:“是局里其他部门的人员,机舱跟驾驶室隔着一道密码金属门,有规定不能见面,总之会有人送我们到目的地就行了,你别问东问西的,很吵啊,我要睡觉了,你也赶紧休息,飞过去还要四五个小时呢。”

罗辉只好闭嘴了,这妖怪调查局真是神秘的可以了,组织严密、各部门互不相干却又互相联系,还有种种规定和禁忌,他感觉自己上了一艘贼船,等待他的不知道会是什么,心中叫苦不堪。

想起父母此刻正在为失去儿子难过,罗辉从手机里翻出全家福,看着看着不禁红了眼眶。

......

飞机上响起了中英文的女声广播,提示到达目的地了,春春把罗辉叫醒,两人钻出了舱门,罗辉发现飞机停在了一个超大的封闭库房里,整个库房里空无一物,死寂一片,但却透亮无比,到处都亮着灯。

“这是什么鬼地方?”罗辉好奇道,他这一说话都能传出很大的回声,吓了他一跳。

春春说:“山里,我们局的丑牛部门是工程部门,他们在每个省份都找了一座合适的山,在山体洞穴里秘密修建了跑道和这个停机库房,以便我们尽快到达事发地,矿场事件需要跟军方接触,所以直接停空军基地了。”

罗辉吃惊道:“这工程可不小,投资很大啊,我们组织是不是特有钱?是哪个土豪建立的妖怪调查局啊?该不是马爸爸吧?”

春春都快火了,厉声道:“小哥哥,你真是个话痨!我快受不了你了,蒲局怎么把你安排给我带,我要疯啊,我最后回答你一个问题,你听好了,我们局的历史悠久,资金来源很复杂,我们解决官方解决不了的事件,有一部分是赚的官方的雇佣金,有一部分是历代成员遗留的财富,还有一部分是成员们自发捐献的,当然还有其他多种资金来源渠道,但不管是哪种来源都是合法的,明白了吗?!”

罗辉嘟囔道:“这么凶干什么,我是新成员,好奇嘛,难道还不让了解情况了,那我怎么展开工作?对了,在矿场的时候你是怎么发现我躲在车底的,我现在都还不明白啊?”

春春垂头丧气,放弃了抵抗:“你疏忽了那辆二八自行车,没有藏好,瞎子都看到了啊。”

罗辉“哦”了一声适时的闭嘴了,飞机悬梯下停着一辆越野车,两人上了车,准备去找暗线调查员接头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