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域王朝

神元234年,建立了200多年的神域王朝面临着被推翻的危险,作为第九代皇帝的神羽面容憔悴,在下面站的众位大臣也是哀声叹气,本来神域王朝正值繁荣时期,神羽登基时也是荣光焕发,可是他这么也没想到他自己最亲的弟弟神远亲王,在他登基满一年后,带兵造反。

作为皇帝的他如今也无能为力,因为兵符在他弟弟的手里,他手里只有区区4万左右的近卫军,而他的弟弟却掌握着神域王朝一半以上的兵力,其余的虽然也还有多达几十万的军队,但是跟神远亲王的六大主力之一的王牌军神威军来说,战斗力却差了许多,其余五大主力也只比神威军差了一些,单对单没有一个军队是神威军的对手,可是即便神威赢了,也只是惨胜而已,可见这剩下五大主力的战斗力也非同一般,这是祖先神域皇帝建立神域王朝时留下来的,虽然人不是原来的人,可这是老一代军人传承下来的,是保留了最原始的训练方法,这是神域皇帝留下来最珍贵的东西了,正是这六大主力分别镇守边关,才有了神域王朝的今天。再加上神远亲王自幼就就跟老皇帝神历征战无数,即使比不了老皇帝也有他的一半功夫,所以老皇帝传位时根据两兄弟所长和性格决定由神羽继承皇位,而兵马大元帅由神远继任。这并不代表神羽不会带兵只不过比神远差了一些。但为了防止神羽继位后权力过于集中造成贪图享乐,不理朝政,于是将权力分散,神历皇帝却没有想到平时看似和睦的两兄弟尽然是这样。

可是他老人家这么也没想到,神域王朝没有倒在敌人的手里,却倒在了自己手里,正在此时神羽皇帝向着下面的众臣问道:“有谁愿意领军挂帅,解此危机啊?”这时神域王朝第一宰相吕之行站了出来,说道“陛下论带兵打仗天下能克制神远亲王的,只有先帝身边的兵马大元帅周天老将军。”神羽皇帝一听顿时站起来,说:“朕这么没想到,那好传周老将军。”

正当众人等待周老将军时,这时在周老将军府邸却发生着一件众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周老将军府邸门口站满近卫军士兵,这时传话的太监看见后走到跟前询问,士兵回答:“请大人进府就知道了。”当传话太监走进府邸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府邸一片混乱,满地血迹,一个个身穿将军服的大汉单膝跪倒在一个躺倒在地上身穿将军服的头发苍白并且一身血迹的老人旁边,并发出一阵阵的哭泣声。传话太监咋一看顿时愣在原地不动,心想这不是周老将军吗!想到这里立马转身往出奔跑,出门后立即骑上一匹快马向皇宫奔去,到达皇宫时,来不及停留向守卫出示令牌后立即向议政殿跑去,这时有守卫向神羽皇帝通报,传话太监已到,神羽皇帝顿时高兴起来抬起手来说:“快请”,可当传话太监进来时,他发现只有一个人,便问:“周老将军为何没来?”,传话太监顿时立马跪下痛苦道:“陛下,周老将军已仙去,通过小人观察是被贼人害死的”,神羽当时腿软就要坐下,被身边的太监扶住,向着天空望去叹了口气向着龙椅走去,扶着扶手说道:‘天要亡我啊!’,过了半个时辰向着吕之行说道:‘吕爱卿帮朕拟旨’,吕之行微微低下头拱了拱手说:“陛下请讲,”,神羽皇帝知道自己时日已不多,说道:“神域王朝自朕当政以来,百姓安居乐业,国库存银渐渐回升,兵马强壮,周边百国无不称赞,今遇奸臣造反,朕已无能为力,愧对先皇,愧对百姓,众位大臣可自找出路,所有城池若城破不可凭死抵抗,为了百姓受降者朕诉恕他无罪。”说完后,又对着身旁的太监说道:“告诉所有嫔妃若想离开者三日内离去,三日过后宫门紧锁,所有人不得离开。”说完后,摆了摆手向着后殿走去,太监喊了一声散朝,便跟着走了进去。

散朝后吕之行命中书令立即草拟圣旨,传令各地,而神羽皇帝顺着宫殿走到皇宫后花园的一处紫竹林,在入口处停了下来。微微低下头拱了拱手,说道:“先祖,儿臣神羽求见。”,只见紫竹林的入口处自动散开,露出一条林间小道,神羽皇帝顺着走了进去,过了一会儿,露出一间小木屋,神羽皇帝走到一个石凳旁停了下来,屋内传出一道听起来非常苍老的声音:“羽儿先坐老夫一会儿出来”,神羽皇帝回了一声:“是,先祖”。过了半个时辰,听见吱的一声,神羽皇帝看见一道苍老的身影,从屋内走了出来,立马站了起来,微微低下头拱了拱手道了声“先祖”,这位苍老的老人慢慢的做了下来,说道:“羽儿,老夫跟你父亲几次谈话,还是没能改变你父亲的决定,要不是神域陛下临走时嘱咐老夫,老夫早就一气之下离去了,唉!”,神羽皇帝见此说道:“先祖,事到如今,多说无益,可有解决之法?”,老人说道:“事到如今,唯有避其锋芒,等待日后再战。”,神羽皇帝说道:“先祖连你也没有解决之法,你老可是功高盖世,世间少有敌手,”老人叹了一口气说:“老夫纵有千般本事也无济于事啊!羽儿啊这都是我神域皇帝的后代子孙,黎明百姓,老夫如何下手,再说即使赢了也是斩敌一千,自损八百,到时候邻国突然进犯我们如何抵挡。再说我们几个老家伙曾经约定不到最后不得插手啊!你以为这世上就老夫一个绝世高手吗?”,神羽皇帝低头想了想对着老人说道:“先租,为了我神域王朝,儿臣可以退位可必须借儿臣一样先租皇帝留下的东西。”老人一听顿时明白是什么了,老人对神羽说道:“羽儿,你城破之日可来。”神羽皇帝一听面色放松拱了拱手便说了声:“儿臣告退。”神羽皇帝转身离去,离开紫竹林朝着议政殿走去,到达议政殿后,走到龙椅旁用手拧了一下龙椅座下的旋钮,龙椅向左移动了几米,露出一个入口,人口处露出一段楼梯向着地下蔓延而去,神羽皇帝顺着楼梯向下走去,不一会儿,看见一个通道,神羽皇帝顺着通道来到一处石门,大喊一声:“神域危矣!请先祖开启石门。”只见石门缓缓开启,露出一个大殿,里面传出一道声音:“羽儿为何危矣?”神羽皇帝回到:“先祖儿臣之弟神远聚集神威军在内的六大主力意欲争夺皇位,儿臣手中虽有几十万兵马但与之相比既无良将,也无法与之匹敌,何况边关不能无兵可守啊”只见里面走出一个白衣老人,看着神羽说道:“羽儿跟老夫来。”说完便向着一个石台走去,只见上面插着一个令牌,上面刻着‘神域’二字,神羽看见后问:“先祖这是?”,白衣老人回到:“羽儿你可知神域陛下当初还没有六大主力立世,靠的是什么起家?”神羽回到:“先祖儿臣听闻乃是先祖亲自训练的月影幽灵”,白衣老人说道:“你可知他们如今可在何方?”,神羽摇了摇头,白衣老头用手拔出令牌抵到神羽手里,说道:“月影幽灵又名神域军起初只有不到一万人,现在估计快有四万之众了吧,羽儿切记神域军虽强可面对那六大主力也是相形见绌,只可保命不可硬拼。”白衣老人掉头向着另一间密室走去,走到门口说:“羽儿告知我那师兄神远虽错可毕竟是神域陛下血脉,切不可动手,只要我神域还在就好。”神羽一愣拱了拱手说道:“儿臣谨记。”说完白衣老人走了进去,神羽皇帝也顺着密道回到了议政殿。

神羽皇帝回到议政殿,向着背后喊道:“召回神域军。”,只见墙角处传出一声:“是,陛下”,然后向着门外喊道:“来人传吕之行”,说完后,神羽皇帝回到龙椅处坐了下来,闭目养神起来。过了一段时间,听见门外喊道:“微臣吕之行求见”,神羽皇帝睁开眼回到:“传”,只见宫门打开,吕之行走了进来行跪拜之礼后问:“不知陛下传微臣有何事?”神羽皇帝回到:“吕大人神威军到了何处了?”吕之行回道:“回陛下神威军已行至距军都城三百里外的石林城,正在城下与石林守军对峙。”神羽皇帝一听面色顿时憔悴起来,低头想了下抬起头来说道:‘吕爱卿告诉石林守军只要守住三日即可,三日后退往距军都城百里外的龙山关,圣旨可通告全国?’,吕之行回到:“已办妥,陛下可召回边关守卫军回都”神羽皇帝摆摆手说道:“不需要了不能白白牺牲我神域将士之命,按照朕先前说的办吧!记住待六大主力会师龙山关时再行开朝.”,吕之行低头拱手回道“微臣谨记,微臣告退。”,神羽皇帝摆摆手继续闭目养神起来。时间匆匆而过,三日后的议政殿,神羽皇帝已在龙椅上静静的坐了一个时辰,忽然问:“神威军现在何处?”,吕之行回道:“回陛下已到龙山关三十里外,昨日下雨山路被堵,估计到达龙山关下需七日后。”神羽又向身后的太监问道:“后宫可处理妥当?”太监回道:“回陛下除了吕皇后和贾贵妃还有苏妃等九位皇妃外其余均已遣送回老家。”神羽陛下对着太监说道:“告知九位爱妃七日后随朕前往紫竹林”太监答道:“小的记住了”,神羽皇帝对着吕之行说道:“吕爱卿替朕拟旨,十日后举行退位大典同时举行传位大典。”吕之行一听顿时跪下说道:‘陛下不可啊!’神羽皇帝回道:“朕的皇位固然重要,但是先祖皇帝留下的基业更重要,我神域王朝的百姓更重要,吕爱卿可明白”吕之行说道:“陛下之心我等无法与之相比,臣尊陛下之意立刻拟旨”神羽皇帝说道:“吕爱卿留下其余人等均退下吧!”朝堂之上大臣离去后,神羽皇帝对着吕之行说道:"吕爱卿替朕传旨给所有边关守军,无论是谁当皇帝你们守护的都是我神域王朝的百姓是自己的亲人,而不是我个人或者神域皇室,七日后封锁皇宫,吕爱卿可自行前往紫竹林。"吕之行回道:“是陛下,微臣告退。”七日后在皇宫后院的紫竹林入口处的空地上,站着一群将士,神羽看着这些将士喊道:“神域回归”只见这些将士顿时跪下喊道:“参见陛下”,这时只见一个身穿布衣后背背着一把剑的中年人拿出一个令牌交与神羽皇帝,并对着神羽皇帝说:“陛下神域军共四万将士已经在皇陵入口处等待”,神羽皇帝对着这些将士喊道:“神域军统领何在?”只见一个身披将军战甲的中年人走出来跪下说道:“微臣神勇拜见陛下。”神羽皇帝回道:“神勇听旨任命你率领神域军三万将士守护皇陵,其余一万将士回归月影幽灵隐与世间神域不灭不可出世。”神勇听后回道:“是陛下微臣遵旨”神羽皇帝对着布衣中年说道:“神影这一万人就交给你了”神影听后眼中流下泪水回道:“陛下日后但愿再能相见”说完只见中年人施展轻功瞬间无影无踪,神羽皇帝对着神勇说道:“先随朕前往皇宫”说完便朝着皇宫走去,神勇率领一部神域军跟随而去,神羽皇帝站在皇宫城门楼看向军都城城门方向,这时在龙山关城墙下几十万军队严阵以待准备攻城,这时一个跟神羽长得很像的将军骑着马走出来喊道:“见本亲王还不速速开启城门迎接”这时吕之行走了出来看着他说道;"神远亲王微臣传陛下御旨传你一人见驾"神远听后笑道:“吕大人你以为本王会去吗?”吕之行听完大笑起来说道:“王爷连这点胆量都没有何以统领三军啊”神远一听回道:“那好本王随你走一趟”过了半个时辰,皇宫城门楼上神羽与神远这对亲兄弟四目相对,神羽皇帝率先来开口:“神远你置神域王朝百姓性命于不顾朕本想与你决一死战可朕不想看到兄弟相残,亲人相杀,我神域先祖创立神域王朝至今,真不想断送在朕的手里,”神远笑着说道:“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而已”,神羽回头对着吕之行说道:“命龙山守将开启城门欢迎神威军回家”,说完对着神远说道:“随朕来”说完朝着议政殿走去,议政殿中群臣而立,神羽皇帝坐在龙椅上一挥手,身后的太监立马站出来宣读圣旨:“朕为神域百姓着想,为神域王朝继续传世,特于今日宣布退位,并传位于朕弟神远年号顺德”神远听后一惊问道:“神羽你这是为何?”神羽皇帝只是笑笑说道:“希望你善待百姓不然你那几十万军队也无法保你因为先祖一直在”说完便走下龙椅朝后门走去,就这样第二天军都城外军旗降下,神羽的御林军退下城门楼跟随神域军朝着皇陵退去,当所有人认为会有一场大战时,没想到神羽皇帝却选择了这种方法,此城破非彼城破。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