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五十万

夜色如墨。

苏以夏躺在床上,看着手机里的日历发呆。

今天是她和薄承骁结婚一个月纪念日。

只不过,这场婚姻的开始,却是一个错误……

正胡思乱想,床畔突然一重,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苏以夏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心中有些紧张,薄承骁突然回来了。

窸窸窣窣的脱衣声在耳边响起,在静谧的夜色里显得格外清晰。

苏以夏咽了咽口水,正准备说些什么,便察觉一双手游走在她的身上,扯开她的睡裙,激起一阵战栗。

她有些抗拒,下意识的挣扎了两下,浑身每一根神经都瞬间紧绷。

“苏以夏,是谁下午打电话求我回来的?现在你又装什么纯洁?”

薄承骁薄唇微启,声音冷冽,透着毫不掩饰的讥讽和不屑。

月光透过落地窗,在他的脸上覆上一层寒霜,将那张俊美的面容衬托的越发清冷出尘。

苏以夏的心一颤,脑海中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她贝齿紧咬,猛的摇了摇头,声音嘶哑,“我……我…..没有。”

她话音落下后,薄承骁的嗤笑声便响起,“也对,你这种女人,有钱怎么会不愿意做?”

苏以夏还没来得及反驳,后脑勺倏地被一只有力的大掌扣住,薄承骁高大的身躯蓦地笼罩过来,温热的气息洒落。

男人霸道强势的吻让她几乎难以呼吸,苏以夏大脑一片空白,

身体被狠狠压在床上,男人像是一只野兽,动作凶猛,在她身上攻城略地。

“疼……疼……”苏以夏被动的承受着,痛的双手死死抓住床单,眼眶湿润。

薄承骁却没有丝毫怜惜,疯狂的要着她……

事后,薄承骁一言不发的掀开被子,毫无留恋的起身走进了浴室。

苏以夏浑身酸痛,她拿起被扔在一旁的睡衣,默不作声的穿好

浴室稀里哗啦的水声传入耳中,苏以夏的脸色有些发白,她早就知道,这段婚姻的开始就是一个错误,薄承骁更加不可能对她产生感情。

可是为了利益,她的家人却逼着她嫁给了薄承骁。

恐怕薄承骁也以为,她是那种为了钱可以出卖一切的人吧。

正想得入神,浴室的门突然被推开,苏以夏下意识的抬头。

薄承骁腰部裹着一条浴巾,缓缓走了出来。

他身高一米八,透着一股摄人的压迫感,肤色是健康的麦色,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腰间八块腹肌结实矫健,水珠沿着他腰腹间缓缓滑落,看起来性感无比。

苏以夏脸一红,触电一般低下头。

似乎察觉到她的反应,薄承骁唇角溢出一抹讥讽的笑意,不过是个为了钱可以出卖一切的女人罢了,装什么清纯。

想到这,薄承骁转身便欲离开,像是多待一秒都觉得厌恶。

见状,苏以夏心中一紧,想也不想便脱口喊道:“薄承骁,你等等。”语气带着一丝急迫。

薄承骁眉头微皱,有些不耐烦的转头看她,俊美的脸庞在夜色中,显得有些清冷不近人情,“今天你又想要多少钱?”

苏以夏握紧拳头,小脸在灯光下显得惨白一片,她鼓起勇气看着薄承骁,声音有些颤抖,“薄总莫非忘了刚才自己说过的话?你能给我多少钱?”

不得不说,薄承骁真的长得很好看,他的肤色很白,眼睛漆黑深邃,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古井,嘴唇薄凉,浑身都散发着清冷矜贵的气质,是天之骄子,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

和她简直是云泥之别。

薄承骁听到她的话后,脚下步伐微顿,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神情,“呵,果然是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出卖的人,五十万够不够?”

薄承骁脸上的鄙夷,像是一根针,扎进了苏以夏的心里,她眸中流露出一丝悲哀,自嘲一笑,“够了,多谢薄总。”

“你最好不要爱上我,只要你安分,薄太太的位置永远都是你的。”

薄承骁薄唇微启,面无表情的说出这番话,紧接着,扔下一张五十万的支票,便扬长而去了。

房间复又恢复了寂静,苦涩一点点在心头蔓延开来,苏以夏捡起支票,自嘲一笑。

为了钱,她已经彻底失去了自尊,这样的她,连自己都觉得厌恶,更何况是薄承骁呢?

翌日清晨,苏以夏一大早就接到了她妈妈白梅的电话。

“苏以夏,让你问薄承骁要的五十万块钱拿到了没有?你要是再拿不到,你哥哥就要被剁手了,到时候,你也别想好过!”白梅刺耳尖锐的声音传入耳中,刺激着苏以夏的神经。

苏以夏眼底黯然,攥紧了手机没有说话。

他的哥哥苏文星欠了别人五十万的赌债,如果还不清就得被剁手,家里拿不出这么多钱,白梅便将这个难题丢给了她。

想到这里,苏以夏自嘲一笑。

其实,她早就该习惯了白梅重男轻女,对于家人来说,她只是一枚可以获取利益的棋子罢了。

那么苏以夏,你究竟还在期待着什么?明明早就明白你在那里个家什么都不是,为何心还是这么痛呢?

“死丫头,你听到我说话没有?钱拿到了没有?要是再没有拿到的话,小心我剥了你的皮!”见苏以夏一直没说话,白梅的语气渐渐变得不耐烦起来。

“妈,我拿到了。”苏以夏闭了闭眼睛,心底一片凄凉。

从小到大,她的父母,根本就没有在意过她。

她的妈妈,重男轻女,眼里只有她那个哥哥,对她动辄打骂,甚至可以将她当成一个换钱的筹码。

而她的父亲则软弱无能,白梅打她的时候,从来都没有站出来替她说过一句话。

她压根就没有体验过什么是亲情,可是现在,为了那个家,为了她的赌徒哥哥,她却牺牲了自己的尊严。

何其可笑。

“既然拿到了那还磨蹭什么,赶紧把钱送过来啊,你想看着你哥哥被剁手吗?”白梅在电话那头气急败坏的喊道。

“哦,知道了,我等下就回家。”苏以夏冷淡的应了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