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酒后

“刚刚认识的,是薄承骁的朋友。”苏以夏有些不太走心地回答,何光洙出现地太刻意了,像是看准了时间来的,而且对语气脸色都不好,像是谁欠了他钱一样。

“虽然是薄总的朋友,但男女有别,更可况您已经跟薄总结婚了,还是希望苏小姐能跟别的男人保持距离。”

苏以夏听完,眼睛下意识地眯起,她有做什么事情吗?为什么何光洙要这样教训她?何光洙的话明里暗里都是在讥讽她跟别的男人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不明白何光洙为什么会突然警告她,苏以夏只是点了点头,至少目前看来,何光洙对她还算好的,说的话完全也是根据薄承骁的意思,所以苏以夏猜测,可能薄承骁跟这个梁灿不对头,所以劝她不要跟梁灿多接触。

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苏以夏还能接受,但要不是,苏以夏就接受不了了。

再次回到薄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他们七点出发,九点回来,就是去喝了一杯酒,苏以夏觉得自己的时间都被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了。

快速将妆容卸掉,抱着电脑坐在床上,苏以夏要再次将她的设计稿看一遍,大胆的上色可能会引起很大的争议,所以她得做到万无一失,搞砸了华绍的活动她也是要担责任的。

不过因为是华绍,娱乐圈小生,也是当红明星,这次的服装设计对苏以夏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跳台,要是华绍在这次活动中的服装获得一致好评,那对苏以夏本身来说也是一个开拓圈子的好机会。

看着看着,苏以夏便不自觉地趴在电脑上睡着了,穿了一天的高跟鞋,苏以夏已经受不了了,再加上喝了一点酒,苏以夏很快便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很久没有做梦的苏以夏,难得地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男生,靠在一颗樱花树下,手里拿着随身听,戴着耳机,不一会儿,有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慢慢地走过去。

女孩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黑色及腰长发,脸上满满的都是原生态胶原蛋白,素颜的两个年轻人,在樱花树下相视一笑,女孩慢慢挨着男孩坐下来,男孩将自己的一只耳机塞到女孩的耳朵里。

漫天的樱花飞舞,遮住了两人稚嫩的脸庞,但隐隐约约地能看见女孩脸上的笑容,还有男孩上扬的嘴角。

这大概就是美好的初恋的样子吧,苏以夏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外面漆黑一片的天空,她睡觉一直有个习惯,就是不拉窗帘,喜欢看着天空睡觉。

每天晚上的天空都是不一样的,有时候是星云密布,有时候是月明星稀,极少数时候会出现群星璀璨。

不管是哪一种的天空都是苏以夏喜欢的,她曾经几个晚上不睡觉,打开窗户,摆好画板,整宿整宿的画天空。

因为每天都是不一样的风景,所以要是当天晚上没有画完的话,是不可能拖到第二天画的,再画的时候天空已经昨天晚上的了。

看着头顶的这漆黑的一片,苏以夏已经没了想要记录下来的兴趣,自从来到薄家,来到薄承骁的身边,她觉得她的每一天都是一样的,每天晚上的天空也都是一样的。

苏以夏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已经是半夜两点了,这个时间了薄承骁还没有回来,估计十有八九今天是不会回来了吧。

苏以夏开心地抿嘴笑了一下,她跟一般的夫妻不一样,对于薄承骁的不回来,她比谁都开心,她还巴不得薄承骁永远都不要回来。

可能是因为苏以夏在心里念叨了一下薄承骁,就在她刚刚把电脑关好重新想睡觉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

还没看到人,苏以夏便闻到了一股很浓郁的酒味还有一股子香奈儿的香水味,女人对于香水的敏感是超乎想象的,苏以夏几乎是瞬间就辨别出来是香奈儿五号的香味。

因为这行香味实在是太过魅惑,所以当时苏以夏闻到这个味道的时候便果断拒绝了,选择了清新一点的第五大道雅顿的。

又一次,薄承骁直接不洗澡便上了床,苏以夏装作自己已经睡着了,一动不动地并不理会薄承骁,她现在只祈祷薄承骁已经喝多了,意识不清醒,或者倒床就睡着了。

但是,每次苏以夏的这种幻想总是被现实无情地打碎,薄承骁确确实实是喝多了,并且也有了睡意,但是回到床上,鼻尖充斥着清新的沐浴露的味道,瞬间薄承骁便清醒了很多。

这一清醒就立马意识到了床上躺着的女人,一想到晚上有那么多的男人盯着苏以夏看,甚至还有直接上前搭讪的,那个搭讪的还是他的朋友,薄承骁一想到这些就生气。

丝毫不怜香惜玉地撕扯着苏以夏的衣服,凭着习惯,薄承骁已经能在昏暗的环境中准确地找准位置,不停地宣泄着心中的不满。

即使在薄承骁撕衣服的时候,苏以夏都能装作睡着的样子,但是越到后面,苏以夏便越来越受不了,本来就意识清醒的她,怎么抵受得住薄承骁这样的攻势。

不知道是不是薄承骁喝多了的原因,这次的时间比平时都要久,当薄承骁停下来的时候,苏以夏依稀都能看见天都有些蒙蒙亮了。

苏以夏整个人无力地瘫软在床上,看着枕边的这个男人,每天晚上都是她噩梦的开始,薄承骁就是她的噩梦。

还好苏以夏一回来就睡着了,不然被薄承骁这么折腾,她今天肯定是要迟到的,眼看着天已经亮了,苏以夏干脆就不睡了。

从床上爬起来,浑身都像是散架了一样,苏以夏打开窗户,凉爽的微风一下子便吹走了苏以夏身上的疲惫,苏以夏懒懒地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筋骨,新的一天就从这美丽的清晨开始。

而苏以夏没想到的是,当苏以夏起床后,薄承骁也慢慢睁开了眼睛,要说不困是假的,但是薄承骁现在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只要苏以夏一离开他便会跟着醒过来的习惯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