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温柔的捧杀

晏倾城一路畅通无阻的回到将军府,进了自己的院子。

“小姐!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刚进门,便有小丫鬟哭着跑上前。

晏倾城一个闪身,避过小丫鬟的双手,凝眉注视着她,脑海中自动跳出有关这个小丫鬟的信息。

玉儿,晏倾城的贴身丫鬟,是晏老将军亲自挑选送来伺候晏倾城的,也是这个院中唯一一个真心对她的。

接收完信息后,晏倾城微微松了口气,捏了捏作痛的额角。

“我没事,先给我准备桶水,我需要沐浴,其他的事情不要往外乱说。”

“好好好,奴婢这就给您去准备。”

玉儿慌忙走出去,没一会儿就准备好了晏倾城沐浴用的东西,晏倾城褪去衣物,将所有人打发下去,一人泡在浴桶里理着思绪。

现在她可以明确的一点就是她穿越了,死于药物试验爆炸,意外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传到这副跟她同名同姓的身体里。

晏倾城有些惋惜,她可是出了名的鬼医圣手,同时还是世家继承人,有着一身出神入化的古武术,还没来得及发光发热呢,就来到这陌生的地方。

这具身子还是个可怜的主,从小便没了父母,现在当家的是她爷爷,也就是晏老将军,但晏老将军已出征三年未归,现在府中事务都是她的二叔,晏止峰在搭理。

晏止峰这人心眼极小,嫉妒心强,一向不太喜欢晏倾城,两人一见面就掐,但晏止峰的正妻,也就是她的二婶吴玉莲却是一个‘温柔’的人。

一个‘温柔’到试图捧杀晏倾城的人,晏倾城能变成现在这幅样子,这位二婶可是付出了不少的功劳。

这两人一人唱白脸一人唱红脸,没少让晏倾城误入歧途,再加上还有个白莲花妹妹…晏倾城的所处环境可以说是很惨了。

这府中唯一真心待她的人也就只有晏老将军一人了,那简直就是将她放在心尖尖上宠。

对了,差点忘记,这将军府里还有位主子,她的三叔,晏止青,只是却不住在府内,住在西郊的忘安寺,带发出家。

这一切都是因为晏止青早年上战场的时候伤到了双腿,不良于行,从此便彻底堕落下去,已有两年的时间未曾踏入将军府内,也不见将军府的任何人。

说到这位三叔,晏倾城倒是有点印象,因为小时候这位三叔待她极好,而且记忆里这位三叔是个极为风流倜傥的人儿,极其不喜欢舞动弄枪,最后上战场也是受晏老将军的逼迫,现在不愿再见将军府的人,怕也是因为这点吧。

理清所有思绪的晏倾城幽幽叹了口气,现在的处境还真不算好啊。

桶中的水渐渐转凉,但晏倾城却不想起身。

“小姐,您洗好了吗?需要奴婢进去给您加点热水吗?”

门外传来玉儿小心翼翼的声音。

晏倾城睁开眼,眼底一片清明。

“进来吧。”

晏倾城起身,随手拿起一件外袍披上,湿着头发便走了出来。

玉儿推门而入,一见晏倾城身着如此清凉,立马就急了。

“呀,小姐您怎么不等着奴婢进来伺候就起身了,若是冻着了可怎么办?小姐您坐好,奴婢帮您擦干头发。”

玉儿给晏倾城披上一件厚袍,领着她在梳妆镜前坐下。

晏倾城刚好借着那有些模糊的铜镜看清这具身体的相貌,当看清那眉眼后,她微微惊讶了一番。

这具身体的相貌居然跟她一样,细眉如柳,上挑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如玉的肌肤,拥有完美唇形的嘴巴微启,组合在一起,美的张扬,美的艳丽。

而玉儿也早就习惯了玉儿偷偷透过镜子瞄了一眼晏倾城,一向她冷言冷语的大小姐,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晏倾城正微眯着眼,刚沐浴后的她双颊晕红,整个人都散发着慵懒的气息,平添几分诱人的姿色。

玉儿脸色一红,连忙收回视线。

小姐生的可真好看。

主仆两人刚安静没一会儿,外面又传来了声音。

“倾城,倾城你在吗?”

温婉的嗓音,着急的语调让晏倾城微微睁眼。

“小姐,二夫人来了。”

玉儿在晏倾城耳边轻语。

“嗯,我这前脚刚回来没多久,二婶婶就寻上门了,这消息倒是挺灵通的。”

晏倾城笑的有些讽刺,她这珍宝院里可是住了不少心有他主的好奴才啊。

很快,一名身穿浅蓝色银纹绣百花,头戴玉钗摇的妇人推门走了进来。

吴玉莲在屋里左右观望了一番,寻找晏倾城的身影。

玉儿屈膝行礼。

“奴婢见过二夫人。”

吴玉莲循声看去,这才看到屏风后的晏倾城,一脸着急的走过去道:“倾城啊,二婶听说你受伤了,你这孩子怎么这般不小心,没事吧?可有请大夫?”

“无碍,一点小事而已,多谢二婶挂记,说起来,还要多谢妹妹舍身求太子殿下,不然倾城今天还真不能毫发无损的回来。”

晏倾城回以微笑。

听到晏倾城如此礼貌又带着一丝阴阳怪气的回答,吴玉莲有些惊讶,看向晏倾城的眼中多了丝疑惑。

“那不孝女呢!躲哪儿去了!捅出这么大的篓子还敢回来,简直不要脸!现在整个帝都都在耻笑她,连着我们将军府的颜面都被败光了!今日我一定要好好收拾她!”

带着一身怒气扬言要教训晏倾城的晏止峰大步走了进来。

“老爷息怒,倾城还小,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必定是受了他人的挑拨,您万万不可冲动啊!”

吴玉莲挡在晏倾城的身前,一副慈母的姿态。

“你给我让开!都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我看她就是冥顽不灵!今日我若是不好好教训她,改日指不定还要捅出什么更大的篓子来!”

晏止峰直接将吴玉莲给挥到一旁,怒气冲冲的走到晏倾城的面前,抬手就要教训晏倾城。

晏倾城自然也不会站着白白挨打,一个闪身直接躲了过去,现在的她还没有完全跟这幅身子融合,原本的古武术连十分之一都发挥不出来,实在不易跟晏止峰动手。

更何况,一向废柴无能的大小姐突然懂武了,这传出去怕是会引起被人的怀疑。

“二叔这是想教训谁?我爹娘虽然去世了,但爷爷尚在,恐怕教训我这种事还轮不到二叔您吧。”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在线客服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