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曲忠的无能为力

孙七天先是冲着曲忠微笑颔首,随后缓缓开口道:“不瞒曲大人,我在来见你之前,先去了城里问了一下百姓,你在百姓的口中,可是个难得的好官,我不相信一个百姓口中的好官,会做出贪墨赈灾粮的事情。”

闻言,曲忠笑了,却是有些自嘲的笑。

“看来我这么多年坚守本心没有被利欲熏心,在民间还是积累了不少的声望...”

曲忠笑了,是在笑自己..

他在嘲笑自己,做一个好官有什么用?

依旧不能抵抗天灾。

他已经竭尽全力了,依旧阻挡不了灾民饿死。

每一天,他都活在深深的自责之中。

看到曲忠这个自责自嘲的样子,孙七天一时并没有说话,而是给他留足了自己的时间。

俄顷,他这才开口问道:“曲大人,有两点我现在尚且搞不明白,原本朝廷规定一天施粥两次,你怎么给改成一天一次了?”

“我也不想这么做,实在是粮食不够...”曲忠无奈的摇了摇头。

“粮食不够?朝廷送来的赈灾粮呢?”闻言,孙七天眉头一挑追问道。

“赈灾粮是送来了,但还是远远不够,即便是我将施粥的频次降到一天一次,即便是我在其中掺杂了一半的沙子和麸糠...粮食还是不够!不够!”曲忠越说越激动,最后几乎是嘶吼着将话说了出来。

仿佛,他这是在咆哮自己的无能为力,也是对长时间以来郁垒的一种发泄。

看到曲忠这个样子,在场众人或多或少被他的情绪所感染。

他们能感觉的到,曲忠的无奈、无能为力以及无能狂怒。

许是注意到了自己情绪的失控,曲忠无奈的笑了笑,随后缓缓开口,像是在讲述一个故事。

“庆州旱灾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信心满满,认为朝廷不会放任不管,只要赈灾粮能及时送到,我就能带领庆州百姓渡过这场劫难。”

“可我万万没想到,朝廷送来的赈灾粮会如此之少,少到根本就不够施粥...当我看到成片成片、不计其数的百姓在我眼前饿死的时候,我这才想明白...”

曲忠说着说着,眼眶之中已然含着泪水。

而且在说话的时候,他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话说到一半,竟是一屁股瘫倒在了地上!

“曲大人你怎么了?”

“这是中毒了!?”

眼见如此,唐福禄,王德发还有独孤六三人顿时就慌了。

就在刚刚,听到孙七天的诸多分析和曲忠的说词之后,他们已经相信曲忠是被冤枉的了...

而就在此时,曲忠却是浑身颤抖瘫软在地,这让他们一时慌了神。

然,此时孙七天却是清楚,曲忠这并非是中毒,而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所引发的低血糖。

想到这里,孙七天当即开口道:“他这是低血糖了,快去冲一碗糖水来!”

“低...低什么?”

“糖水,我这就去!”

三人虽然不知道孙七天口中的低血糖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照做。

庆州旱灾,府衙之中物资短缺,但一碗糖水还是弄的到的。

很快,糖水被端来,孙七天打开牢房的门,将糖水给曲忠喂了下去。

一碗糖水下肚,曲忠颤抖的双手果然好了许多,整个人也显得有精神了许多。

“多谢孙小友。”

“曲大人不用客气。”

此时此刻,孙七天又多了一条相信曲忠的理由。

若曲忠之前的一切都是演的,总不至于要将自己饿成低血糖吧?

而且看他这个面黄肌瘦的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造成的。

这是长期吃不饱饭造成的。

看到孙七天用一碗糖水就解决了曲忠的异样,独孤六顿感自己的大哥无所不能。

想到这里,独孤六忍不住好奇问道:“大哥,你刚刚说的低血糖是什么?”

“说白了就是饿的。”对于此,孙七天并不打算详细解释。

低血糖这种现代词汇...

也解释不清楚啊。

接着,孙七天就看向了曲忠问道:“曲大人,你接着说,你想明白了什么?”

说实话,他现在更加好奇的,就是曲忠究竟想明白了什么。

“我想明白了...这场庆州旱灾,我要做的不是赈灾,不是靠着施粥让灾民吃饱,而是让他们...活下来!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所以我私自决定,每日只施粥一次,而且粥里要掺一半的沙子和麸糠。”

曲忠一番话说的心酸,说的自责。

他的这个决定,是自私的,并没有经过任何人的同意和允许。

只因他知道,这个决定在庆州...

只有他这个知州有权利做。

而且他在做这个决定之前就已经想明白了。

即便是因为这个事情朝廷要摘他的乌纱帽,要杀他的头...

他也都能接受。

死他一个人,能让千千万万百姓活下来...

值了!

听到此处,孙七天心中已经能够确定,贪墨赈灾粮的事情,绝对和曲忠无关。

他和百姓口中的那个他一样,是个好官。

彻头彻尾的好官。

而且最重要的是,之前孙七天怀疑他的两个点。

一个施粥频率问题,一个是往粥里掺沙子和麸糠的事情,他也都解释的非常清楚明白。

都是出于无奈。

若是粮食足够的话,他也不会出此下策。

听到这里,独孤六瞪着小眼睛,肚皮气的圆鼓鼓的,看上去似乎是在替曲忠打抱不平。

这样的好官清官,如今竟是被冤枉入狱,这着实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想到这里,独孤六忍不住开口吐槽道:“我听说朝廷下拨了一百万石的赈灾粮,竟还不够?”

闻言,曲忠无奈的苦笑一声:“一百万石?你在哪里听说的?”

“我是听田大人说的,他是户部的侍郎,他说的话总不会有错吧?”

“不可能,朝廷下拨的赈灾粮明明只有五十万石,每一笔都有登记入册,是我亲自登记的,绝不会有错!”

听到独孤六这话,曲忠变的特别激动,一方面不相信独孤六所说的话是真的,更另一方面...

朝廷派发赈灾粮的事情,本就归户部管理...

户部侍郎说的话,会有假吗?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