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三字经,两大儒震惊

大夏没有三字经,只有一本大夏版的论语,晦涩难懂,佶屈聱牙。

虽说其中蕴含人生至理,但那也要小孩子能读得懂才行啊!

三字经就不同了。

不敢说蕴含了多大的道理。

但胜在一个简单。

是真的简单。

“大哥,你说的三字经是什么书,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小老弟用词非常的精确,他甚至都没说自己从来没有看过,而是说从来没有听过。

的确。

闻所未闻。

别说他没听过了。

院长秦云和贾玄同样没有听过。

此时,他们两人都以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孙七天。

小友你在说甚?

“三字经是...是我闲暇无聊时所著,是很简单的一本书。”孙七天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解释三字经来路的好理由。

没办法,他只好将三字经强行安在自己的身上。

至于说简单。

那就不是他恭维了。

是真的简单。

全书一共就一千多个字,能不简单吗。

“小友还有著书?”闻言,院长秦云眉头一挑,看上去有些惊讶。

著书这种事情,向来是读书人的专利,武夫著书,从古自今都是罕见的事情。

不过秦云转念一想,孙七天诗棋双绝, 本身也是儒道九品境,能著书也就不奇怪了。

“三字经,名字听起来不错。”贾玄点了点头,虽也惊讶,但还不至于到震惊。

毕竟,孙七天的诗才放在这里,会著书有什么好奇怪的。

“大哥你什么时候写过书?”此时,反应最大的可能就要属小老弟孙家儒了。

做为几乎天天和大哥待在一起的亲弟弟,他何时见过孙七天写书。

他甚至没有见过大哥写字!

“二郎,来给大哥执笔!”面对小老弟的震惊,孙七天一点不解释,反而是指挥起他来。

这句话,孙七天说的豪迈,一如当日在龙河诗会时说的那样。

见之,孙家儒虽然震惊,但却也照着大哥所说来到桌案旁,伸手拿起了毛笔。

院长秦云和贾玄则是一脸希冀的模样,期待着孙七天的作品。

在他们看来,以孙七天的诗才,这本三字经虽不敢说有多么惊世骇俗,但也绝对是一本佳作。

接着,孙七天咳嗽一声,随即在书房之中踱步。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第一段十二个字说出,秦云和贾玄的身形已是怔住了。

目瞪口呆!

简简单单十二个字,朗朗上口,其中却也蕴含了深刻的道理。

没错,人出生之初,本性都是善良,之所以人会不同,完全是因为后天的环境不同。

想到其中所蕴含的深层意思,秦云和贾玄心里已是激动的扑通扑通了!

他们心中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那就是孙七天这本书如果足够完整的话。

当是一神作!

“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接着,孙七天就说出了第二句话,依旧是朗朗上口,依旧是简单易学。

而且。

是承接上一句的。

听到这里,秦云和贾玄两人心中更是激动。

既简单又蕴含人生道理的书...

是真实存在的!

同时。

他们看待孙七天的态度,进一步上升。

惊为天人!

“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

孙七天继续。

“这两句听起来似乎是两个典故…”

“世间之大无奇不有,或许是我们没听过的典故也说不定,不过这并不影响其中蕴含的意思。”

两个典故院长秦云和贾玄并没有听过,但却能从这简单的文字当中,体会到孙七天想要表达的意思。

厉害,太厉害了!

院长秦云思索着三字经里所蕴含的道理,全都是一些浅显易懂,能让幼童认识到读书好处的道理。

“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

为人子,方少时。亲师友,习礼仪。

香九龄,能温席。孝于亲,所当执。”

秦云这边正想着,孙七天接下来的话,直接将这个道理再次升华。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

秦云痴了,反复念叨着这十二个字。

同时,他也想到了一个可能!

三字经从目前来看,其中蕴含的道理虽然没有圣言那么高深,但也足够用了!

做为孩童的启蒙读物,不需要那么高深的道理!

三字经所蕴含的道理,足够用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三字经足够简单,简单到孩童也能读的朗朗上口!

想着想着,秦云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如果说…

用三字经替代圣言做为孩童启蒙的读物的话。

可以预见的是,启蒙成功的孩童将会更多!

两倍甚至几倍都是有可能的!

想象一下,天下的读书人突然多上几倍的话…

儒道该会是怎样一副昌盛的景象!

做为当代儒家执牛耳者,秦云毕生的梦想,就是看到儒道昌盛!

想到这里,秦云鼻头一酸,眼眶之中已是满含泪水!

“院长你什么情况,听三字经能听哭的,你也算是当今世上第一人了吧!”

见状,孙七天忍不住心中腹诽,扭头一看贾玄,也是满眼泪水。

贾玄慢秦云一步,但也察觉到了这个可能。

“你们两个…”孙七天心里一万个槽不知道该怎么吐,当即只好将三字经接下来的内容背诵出来。

听着大哥的三字经,小老弟奋笔疾书,并没有注意到院长和自己老师的状态。

他只是觉得大哥的这个三字经很不错…

浅显易懂,朗朗上口。

还很押韵。

待孙七天念完,待他写完,他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看到了热泪盈眶的院长秦云和老师贾玄。

“啊…两位大儒这是怎么了?”

看到两位大儒这个样子,小老弟孙家儒目瞪口呆,根本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是因为大哥这本三字经?

不应该吧…

身为小老弟,孙家儒虽然觉得大哥这本三字经写的相当不错,但他显然没有想到两位大儒那么远。

此时的他尚且不清楚,大哥的这本三字经将会对儒道产生怎样的影响。

秦云快步向前,激动的握住孙七天的手,想要说些什么,张开口却是发不出声音。

就在这时,天边轰隆隆响起雷声…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